我们为什么要上学

我们为什么要上学,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曾经有一篇获得超高转发量,令无数人点头称是的文章。什么 90 后的宣言,里面的槽点无数,但最刺眼的莫过于这样一条:

念大学,读书只是一种个人选择,不意味着赚钱,社会地位。

在市场经济浪潮中,那个寒窗苦读,改变命运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读书不应该被赋予改变命运,甚至赚钱的职能,这仅仅是一种个人选择。一个人初中数学不合格,与打德州扑克输钱是一个性质,只要不影响正常生活即可。读书不意味着任何事情,受教育程度高并不代表赚钱多,更不代表社会地位高,早点接受这点,能让不少年青时期以为自己是知识分子的人好受不少。心里不好受,就去看看第二点。

读书是一种很好的爱好,仅此而已。

这句话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如果一件事,无法让你赚钱,让你获得所谓的“社会地位”,那么这件事就不应该成为必选项,而是可选项。他竟然说:”读书不意味着任何事情“!我恰恰要说:”读书意味着任何事情!”

所以,在这个国家,哪怕是在年轻人的心目中,教育、学习,这些东西已经在金钱的号召下慢慢淡化掉了。

我们为什么要上学呢?是否有人能给出除了“赚钱”之外的第二个理由?如果你能望向“钱”之外的地方,接受教育这件事,就一定是个必选项。

接受教育,意味着你接受信息的门户大开。你再也不是依循周围人的经验,照猫画虎地去生活,你会从更加宽广的世界中,找寻到更加稳固的指导性原则。举个例子吧。

我身边的一个好朋友,他的妻子,89 年的一个女孩子,创业,之前没有上过班,中学之后就再也没有上学了。她创业的思路很简单:快速地组建起一支团队,这个团队人手配备要齐全,要体面,开业的时候一定要大张旗鼓,总之,一切都要风风光光。这样才能在外人面前有“吹嘘”的资本。她不管钱,往来的流水一概不知,公司没有制度,全部靠人情,底下的人挪用公司的钱赌博也就赌了。

缺钱了,就去借。借了还不上,就再借。当别人跟她说这一切行不通的时候,她给出的理由就是:“我爸爸就是这么把生意做大的啊~!”

在这里充分能够说明的是,她的视野是狭窄的,她可以参照的对象,是有限的。如果想要从 A 点到 B 点,她能借鉴的对象就是身边的人。于是她对创业的理解是:这是一个比拼魄力、勇气的游戏,作为创业者,其他事全部都放心交给下面人去管,你只需要在外面筹各种钱来,然后往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黑洞砸,一旦砸中,就立刻借此吹出更大的泡泡。

我承认,确实有这样的人成功了。但是它是否是一个具有普遍适用性的指导性原则呢?不是的。而真正有用,最基本的道理藏在哪里呢?藏在书本里。

好,咱们说了赚钱的事。咱们再说说不赚钱的。

假设,你凭借着“运气”、“胆识”、“人际”混起来了,获取到了“名声”、”财富”、“地位”。在酒桌上吃的面红耳赤,发出猪一样哼哧哼哧的声音。刷微博,咔,一水儿的地图,上百万的转发,这个时候的你热血上涌,一股豪气从丹田涌了上来。

你动情地摸着身边的 U 型锁,望向了窗户外边,路上跑着的美国车、日本车……

当然你是赚了很多钱,但是如果你不接受教育,很有可能(请注意我说的是很有可能,而不是“一定”)你就成为了盲从的庸众。你是可以锦衣玉食,但是你走在街上,总是会引来一些人的掩鼻,指点,还有讪笑。

当然你肯定不服啦。老子赚那么多钱,不就是为了今天不让你们看不起吗?他们说了一些你没能力搞清楚,也不屑搞清楚的原因,然后你怒了,你指着他们的鼻子喊道说:”你们装逼!”

看,这就是不接受教育的第二个例子。你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虽然你能在这个社会上通过各种方式捞到钱,但是你不知道很多事。大到这个社会是怎么运行的,经济、法律、政治这些制度都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运行的;小到你的钱是如何被一些人骗走的,你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喜欢在每一篇 10W+ 的文章后面点赞,转发,将自己的身影融入到波涛汹涌的人海中,因为你是如此的渺小,你需要站在人多的那一边,将自己幻化成为民族英雄,时代传奇。

然而你不是,只是一个心灵上嗷嗷待哺的孩子而已,一个出场后就被对面的人一刀砍死的散兵游勇而已。

我这里没说任何有关兴趣的事儿,只是出于让你的人生不要充满太多的风险、变数、不那么轻易地就跟着别人的屁股后面走,而想出来的保障。

当然,现在的大学其实从某种意义上也已经不是大学了,但这并不能说明教育无用,读书无用。

而当越来越多的人不明白生活为何如此的不如意,想来想去都不明白,只好归结于”命数“。

 

 

园游会

今天奇葩说谈生死,场上的辩手,场下的观众,一个个都泣不成声。大家都能想到生命中至亲至爱的人最终告别的情景。自己也动了感情,看着看着眼泪也掉了下来。

我想,没事儿多去想想生死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儿。正如马东所说,我们这个民族没什么宗教在精神后面做靠山,宗教总是通过让你如何看待死,教会如何更好的生。我们在面对生死这一块儿的内容一直都是缺失的,这一课不补上,临了临了,自己关于生死的观点无非就是:“好死不如赖活着。”

过去的林语堂就说过,所谓过好一生,无非就是选择去度过一个周六周日,又或者是一场园游会。总有假期结束的时候,你总得争取在有限的时间里,多玩儿几个游乐设施吧?你总得多换几个地方,照几张相吧?如果哪个游乐项目,嗨,就比如说是打枪的游戏吧,你特别擅长,让自己的名字登上记录榜,那就更棒了不是吗?不过登不上去也没关系,这场子里有那么多好玩儿的,非指着这一个活儿也不至于。

在很小的时候,“游戏人生”这四个字是专门形容那些吊儿郎当,不学无术的闲散青年,在那个年代里,你他吗非得奔着全人类解放的事业去的才可以,我们一个个都是从雷锋的手里接过枪,怒目圆睁,形象如潘冬子一样的革命小将。人生怎么能像游戏一样度过呢?

后来越活越发现,原来曾经的混账事,混账人,其实才是最明白的活儿法。认认真真把每天过好就是最正经儿的事情。

HOW?

前段时间看了些《爱情保卫战》,一边吃饭一边看,就当下饭的精神食量。其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当小情侣闹分手,其中一方总是会说出这样的话:其实我也不图他(她)什么,只想着两个人一起好好打拼奋斗出我们自己的家来。

经常会有人这么说,每次提出这样的愿景,我的内心都会打出一个大大的问好:How?!

我们这个民族是浪漫的,富有想象力的民族,我们听到的最多的寓言故事是:精卫填海、愚公移山、夸父追日、飞蛾扑火,它们强调的是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英雄浪漫精神,无时无刻不传达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道理。但是,如果说把一件事情的进度以时钟转盘上的分针走一个小时来代表的话,所谓精诚,其实只是分针从 12 的为之挪到了 2 而已,剩下的从 2 点到 12 点的距离,全部都是“HOW”的部分。

回归到刚才的问题上,年轻人往往憧憬的是一起打拼吃苦日子里面所折射出来的浪漫、温馨、与幸福,但是究竟它通向哪里,其实很少有人知道。在大部分人的眼中,工作只是能够让自己在这个世界有个落脚的地方,一种必不可少的社会身份,我曾经看到过多少的工作者,他们在自己的岗位上眸子中已经失掉了本应存在的光彩,去看一看停车场收费站的收费员、火车站候车大厅里面卖着各种来路不明充电器的销售员、以及从超市出口出来,不停地将购物推车收回,归置在原处的工作人员吧。

从 A 点到 B 点,是需要路径的,在我们的周围,太多人将分针拨到了 2 这个地方,接下来就没有下文了。所以,不管是情侣之间的承诺、许愿、还是老板在大会上神采飞扬地描述出五年后的未来,亦或是自己在设想 10 年后的自己是什么样儿,多问一句 How ,错不了的。

在这里,诚意推荐Ray Dalio 的《Principle》这篇长文。英文版的,希望大家都能啃下这块生肉,会很有益处。我也是通过解释系主任的推荐才得知的,在此向他致谢。

巨型魔幻

所谓魔幻,就是从常理来说,现实生活中不太可能出现的一些东西。比如盘旋在城楼上空翱翔着的巨龙,又或者从洞穴里面钻出来的,长着尖尖耳朵,一身绿色皮肤的地精,再不然就是如汪洋大海一般的半兽人方阵,山呼海啸一般的要踏平世界。

不过,我后来发现我们就生活在魔幻中,一种巨型魔幻。它就像是地球上撕裂开来了一个异次元空间,一种由社会主义的皮肤与资本主义的血液相结合的产物。

我身边的很多年轻人,在岁月静好的日子里,他们看美剧,吃洋快餐,喝可口可乐,追各种好莱坞的明星,玩儿世界上最火爆的游戏,逛淘宝,玩儿自拍,从外表上来看似乎跟一个美国年轻人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一种很酷的自由主义,将自己塑造成如 Apple 一样闪闪动人的名牌。

但与此同时,他们也从来不介入公众事务,公众话题的讨论,他们很清楚自己的言论红线在哪里。然而,总有那么一个时刻现实会将他们从云端拽下来,狠狠地砸在地面上。

而且,当他在生活中走得越远,越深,他被轮番扔在地面上的频率就越高。因为,出于自己生存发展的需要辗转于大小机构的时候,那些窗口柜台前的斜视、嘲讽、不耐烦、会提醒你不是美国人的事实,于是你得赶紧收拾起打落到一地的尴尬,带着愤懑不平回到住处,上网,倾诉遭遇,当然这一切注定泥牛入海。

这种“转角遇到它”的模式已经成为了一种套路,这也是魔幻的核心所在。

所以你会看到,《奔跑吧兄弟》的明星们多么能疯能玩儿,到了最后,也得老实巴交地钻进电视屏幕,嘴角上挂着一点点蛋蛋的微笑,对着 CCTV 的话筒说一些虚头巴脑的套话;

所以你会看到,曾经拿着把吉他对着天空大喊要操翻整个地球的摇滚青年们,到了最后,也得老实巴交地围坐在一个长桌子周围,严肃讨论社会主义的摇滚应该如何谱写;

所以你更会看到,当一个人拿着点儿年轻人当下的小聪明和幽默,吸引到资本市场的注意之后,一只大手从天而降。一个星期之后,她的名字仿佛从来没有出现在人们视野中。

所以你还会看到,当日本发生地震之后,西安的大街小巷兴高采烈的挂起来祝贺的标语。无论这里面的恶意有多么浓烈,但我目前还是非常确信,当一个真实的日本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那原本只是他冗长乏味人生中最为平淡的一天,会因为这个日本人的出现而会成为一个节日,那发生在几分钟,甚至几十秒里的相遇,会成为转头跟朋友津津乐道的话题。

三个月,酒足饭饱之后起码能吹三个月!

所以亲爱的朋友们啊,如果出国,请做好被外国人奚落、嘲笑的准备,怎么可能不被人指指点点呢?你们愿意被这么玩儿,这么搞,一个个原本都是核爆级别的公共事件陆续石沉大海,在指挥棒下亿万人的目光统一向别处看去,你怎么可能让别人尊重你呢?

其实我也没把自己往外摘,我也怕被别人指点,捏着鼻子在一边说:“咦!你看看这个愤青!生活中的失败者,月入不到两千的屌丝,赶紧去搬砖吧你在那儿 BB 什么呢?”  在大多数时候,我也汇入到人流当中,低头不语,视而不见,盯着的是脚底下缓缓铺展开来的石砖路。

然而我跟绝大部分人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对这个魔幻的本质认识得还是比较清楚的,起码不会在饭桌上伸出手来去捂某个人的嘴,不会情绪激昂地在网上捍卫它的荣誉,更不会将兴高采烈建立在某些生命的逝去上。

这本来是最起码的东西,完全不值得写出来,上面这段话搞得好像我在吹自己多能行似的,但是在贵国,我已经是少数派中的少数派了。

所谓魔幻,大抵就是这样。

那平静的一天又一天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一个人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杀鹌鹑的少女》

前几天看到这段文字,颇有感触,人生走过三十多个年头,往后看,迷雾越发厚重了一些,后前看,光影交错间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时间的指针被无形的手拨的越来越快,现在总在思考的是五年之后,十年之后我在哪儿?是谁?干着什么?

这大底也算不上什么恐慌焦灼,只是人生的镜头对焦时更准了一些,周围的景象变得模糊,只有中间区域的图像变得锐利而清楚。这让我想到了大张伟曾经接受采访时的感言,他操着大京片子的口音,头忽然望向天花板,说道:”哎呀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蹭的一下,你知道该干嘛了。也没啥外部的突发事件,好像事件就到那儿了。然后就恍然顿悟。“

我现在就是这么个状态,越来越习惯于一个人的工作与生活。我想,这无论对于谁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挑战。曾经心态上的恐慌,焦灼,如四处奔流无法找到出口的洪水,如今平息了下来。很多时候你只有顺应一些安排,才能在接下来做出更加合理的事情来。

不敢再倒什么鸡汤了,一直提醒自己,每个人的局只有自己能解开,每个人的体悟不同,谁也没资格给谁上课。只是意识到自己已经好久没写点儿给自己看的东西,将很多想法更加系统的整理出来。

以后要给自己上个弦,在 Twitter 上、 微博上、 Facebook 上的内容全部归于此处。别再往汹涌的人群中凑啦,嫌这个世界上的噪音还不够多么?

计算中的上帝

自从Google从中国大陆退出之后,我们与这个世界就再次渐行渐远了。咦,我为什么要说“又”?

曾经在《科幻世界》里看到的剧情,没想到在我30岁的时候就一一闯进了生活里面。也许诸如虚拟现实、无人汽车这样的玩意儿只存在于媒体报道和我们的想象之中,我们无法直观地去体会其威力,但如今“阿尔法狗”的出现,以棋盘上的决斗,让我们看到了人类手心上,站着一位计算中的上帝。

在一个具有规则以及变数的环境中,设置好一个目的,计算机会经过大量运算,设计出来从A点到B点的最佳路径。一开始,这个环境很简单,目的也很简单。无非是数字之间的运算,最后求的一个结果。计算机(计算器)以最快的方式完成。然而,当这个环境的规则越来越复杂,变数越来越多,计算量越来越大的时候,计算机的能力也相应有了飞速的提升,窥破世间的那只天眼就此睁开。

假设,如果把世界当做一个运算环境,每个民族、社会、制度都能化作一些变量,计算机是否能够经过运算,将每个民族所面临的各种结局以概率的形式体现出来?又或者,我输入一个想要的结果,它能够设计出从当下到未来的路径……

这样的说法是不是有些耳熟。没错,这就是阿西莫夫科幻小说系列《基地》中的场景。哈里谢顿就通过这样一套分析,预测到了几百年后帝国的覆灭,生灵涂炭,历史倒退,为了避免这个结局,他将帝国中知识型资源抽调到了精心挑选的极星上,让它成为改写未来的关键砝码。他看穿了他死后世界的种种可能,并预留了一个又一个“锦囊妙计”。至于到底他的目的是否实现。你们去看这部小说就好了……

美国人就是如此欣赏理性光芒的民族。曾经有一部电影,布拉德皮特出演的《点球成金》。当时棒球大联盟赛事中,各个队伍在挑选选手的时候,往往有着一套通行的标准,市面上的转会价格,媒体关注度,甚至是一些绯闻炒作。然而,布拉德皮特所饰演的角色七拼八凑出来了一支团队,以小搏大、力抗其它薪资总额比他们多上数倍的大球队。其中的成员完全是大家都看不上的角色,但在布拉德皮特的眼中,每一个人都如同珍宝。因为他是通过数据说话,在对阵的时候,上垒率等一系列指标,这才是左右比赛的关键。

前几天我看到一个人的签名:“如果你无法用数字来表达事物,那么就说明你还没有理解它。”

深以为然。

熬制的鸡汤

1、在考虑收益之前,必须考虑风险。在做投机交易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应该是止损位,而不是它能涨多少。在生活中处理其他事情上要多考虑风险。

2、永远不要让自己的收入局限在一个渠道,收入渠道的多元化应该跟人生兴趣探索,不断尝试新鲜领域的过程吻合起来。

3、投资的时候永远围绕着复利来做,把财富放到时间的长河里让它缓慢稳定的发生,而不要妄图建立在自己对智慧的自信幻觉上。

4、想要让时间慢下来,那么就应该多去尝试新鲜领域。时间变快的主要原因是”新鲜刺激“的大幅度减少,一成不变的单调生活会让人麻木。还是30岁生日时对自己说的话,时刻保持好奇心、想象力,求知欲。

5、逐渐远离与赵国有关的一切新闻,一切讨论,将自己的身份回归成一个单纯意义上的人,不被国籍、民族、家族等莫须有的概念所绑架。意义、荣誉、价值是建立在自己付出和努力的基础上,而不是依赖于祖先、父辈、政府、军队、国家运动员。

6、自己还是说的太多,羚羊就差拿”嘴子“(陕西当地方言:指代一个人光说不练吹牛逼撂大话)来跟我打招呼了。有些时候自己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能力,有些时候思维上还是有东方浪漫主义色彩,这个时候就得呼唤西方的时间管理,金钱管理等工具的介入。诚意向大家推荐两款APP:”多多记账“管钱,”Hours“管时间。

7、过年现在于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压力。以血脉维系的家族概念正在年轻一代的心里分崩离析,很多时候过年只是大家吃一下饭,有些时候像是交手多年,心照不宣,绝不主动出手的剑客,在”彼此的提防和距离“与“社交上应该有的礼仪”之间取得了非常好的平衡。

8、一个有爱好的人是值得让人羡慕的,如果他能沉迷于一件事,那简直是太值得庆贺的大好事了。

9、这个国越来越荒谬了。

如何面对拥有相同“血脉”的家人?

我们这个民族现在看上去似乎越来越像是遗落在历史角落的“原始部落”,如今我们还是一个对“血脉”狂热,迷醉的民族。

往大了说,我们都是“龙”的传人,炎黄子孙,骨子里面延续着先祖辈的荣耀与耻辱,血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A型、B型、O型的区别,归结成为了一种血,中华民族的血。

否认这一切的人都会被打上叛徒的烙印。“逆子啊!”老父拄着拐杖伸起手指气的颤颤巍巍的说道!所以,当我们还沉醉在《我的中国心》的旋律中,为世界上唯一还没有灭绝的古老文明而沾沾自喜的时候,当我们还在为莫名其妙“龙”的血脉而骄傲的时候,美国人以一部宪法为骄傲。汤姆汉克死在美国主旋律电影《间谍之桥》中 ,借由主角多诺万的嘴说出。当他在为一名间谍进行辩护,遭到CIA人员的威胁时,他说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都是美国人吗?你爷爷辈肯定不是美国人,我是有爱尔兰血统,但为什么我们都是美国人呢?原因只有一点,只有这一点,请听好了,因为我们都认同宪法里面的内容。”

这就是区别,美国人以一部宪法为骄傲,我们以一种血脉为骄傲。

往小了说,那就是家庭的繁衍与传承。过年,一年不会联系一次的人们因为拥有一个共同的姓氏围坐在桌子跟前,相互能够打探比较胁迫的,就是结婚生子。在老人眼中,生孩子是一个重大且神圣的事情,即便我多少隐约捕捉到这种想法的逻辑:即生孩子会延续我们家族的血脉。但我依然无法理解这么多长辈在这件事情上所表现出来的狂热与执着。生孩子似乎是一件理所应当,天经地义的事情,世间怎么可能有不要孩子的想法?这应该都是异类和怪胎,传统中国人要么会唾弃不屑,要么自动忽视他们的存在,也不愿意尝试去了解他们的想法。

所以问题来了,我们在面对亲人的时候,应该有怎样的相处之道?

朋友有可能是因为相同的兴趣爱好,志向理念而聚拢在一起,而家人是没得选,老天在你一出生就往你手里面塞的牌,那么你该如何打好这样一副牌呢?

我觉得还是宽容二字,大家相互不要窥探对方的生活,不要去逼迫对方做任何在自己眼中天经地义的事情。美剧《摩登家庭》里面的家庭成员关系够复杂的了吧,它强调的不正是跨越年龄、种族之间的一种包容么?

赵国人在理解“宽容”以及“多元化” 上面实在还有太长的路要走,也许等你我逐渐成为家里面的长辈,多多少少让这些字眼亮起来一下吧。

 

努力!!奋斗!!!

事实上,我是不愿意再黑罗辑思维的。在2013年的11月10日,我写下了《喷一下罗辑思维》这篇文章,并且同步在了简书上。文章的结尾是:

独立意志不是拿来贩卖的商品,不是嘴里天天念叨的标签。它需要雕刻一颗钻石的耐心,需要静下心来远离人群去亲手翻每一本书,去读懂每一句话。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更重要的是,请不要迷醉于互联网给予你的某种身份,那只不过是在五光十色、震耳欲聋的夜店里,某位憨厚可掬的大叔为你送上的摇头丸。

这篇文章似乎成了反向指标,从此罗辑思维社群开始不断壮大,在全国线下四处开花。而最近我又听到李笑来老师搞了一个交2555元才能入会的支付宝群,我一直按耐着吐槽的冲动,觉得人家毕竟是身价上亿,从爱情到事业360度无死角闪耀成功的人生赢家,自己何德何能对人家评头论足呢?

2015年的12月31日,电视上放着央视的跨年晚会,笔记本里放着优酷黄金会员才能看的罗胖跨年演讲直播。央视的晚会我当个背景音,笔记本中罗胖身着白衣,站在一个硕大的舞台中间,底下黑压压一片,灯光打在他一个人身上,仿佛置身于宇宙的中心,他言必称扑面而来的大时代,眼前即将升起一个巨大的天幕,天幕上会写满我们这些人的名字。他激昂的话语,配合着间或显现出来的严肃表情,微微抬起的下巴上都写满骄傲,滔滔不绝地描绘着属于未来的壮美蓝图,而我则听着越来越心生疑窦,这个跨年演讲不是一次脱口秀,更像是一次大型史诗般的跨年课堂,曾经在学校里没有过完学生瘾的人们在台子下再次圆梦。

五分钟后,我将鼠标移到窗口右上,点击确认。

2013年的11月,两年前,我曾经把逻辑思维每天早上的语音比喻为准时投放到嘴里的糖豆儿,吧唧一下,不错,全部都是关于商业历史波澜进程的总结,对社会分工大势上的把握,移动互联网即将成就千万富豪而我即将成为其中的一员。

如今看来,糖豆的比喻没有过时,别在每个人衣领上的“意识勋章”也到了收割阶段。罗辑思维的B轮融资为13.2亿人民币。在罗辑思维会员前期招募过程中,它预留了悬念,说是有好处,但不明说是什么,先入场者在后续会员的不断入场缴费的前提下开始坐享各种好处,这个不断依靠发展下限来回馈上限的过程有没有一些耳熟?

同理,李笑来的2555元红包群的玩儿法也是一样,先入场者的价格是基本价2555元,缴费随着会员数量增加而升高。至于购买到怎样的产品和服务却非常暧昧朦胧。

对于会员来说,选择缴费入场是基于这样两个假设前提,而这两个假设前提也对应着两种人:

第一种是真正想要走出人生困境的人,他们相信一个人单打独斗实在太难,他需要在互联网上获得精神鼓励与扶持。他们不再相信自律,更愿意通过某种决绝把自己逼上背水一战的境地。

第二种是投机者,他们虽然不知道幕后藏着什么礼物,但是他们相信未来的好处会随着社群的壮大而呈现指数级的增长。作为精英社群的奠基式、元老级人物,未来的地位肯定会扶摇直上。

写到这里不得不声明一点,我没有嘲笑那些交钱进群的人的意思,现在大家的生活各有各的难,有的人更相信借助社群的力量能将自己托起来,他们起码有着自己愿意改变人生的意愿,我也相信肯定会有一部分人会就此迎来人生的拐点,但我更想指出潜藏着的,被人们所忽视的更大的一种可能:你成为了别人的拐杖、石阶、台子下亿万欢呼的微不足道的一个分母,当然场上的人会说你们一个个绝对都不是分母,你们下一秒就能并肩与我站在一起成为分子,恰恰就是因为这样一番鼓舞,让场下的”分母“们更加热烈的涌动着,鼓噪着。

成功学从西方传过来,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有读过卡耐基,后来是安东尼罗宾,之后是陈安之,我还曾经亲眼看到陈安之的学员于千百人面前痛哭流涕的承诺:我今年一定要完成这个目标如果达不到就会裸奔!那个学员的脸像是被人打碎了一样,五官移位。

无论是他们中的什么人,抑或是现在的李笑来,他们的成功学都是基于以下的前提:

成功是可以总结出来的,可以复制的,是有迹可循的;

一个人的生活模式、成功轨迹是可以成为范本的,经验是可以拿来分享的;

所有的成功学规避开了具体问题的具体解决办法,围绕着“大时代” 、“大势”、“目标”、“实践”、“时间管理” 去做文章,在每一个读者的脑中激荡起多巴胺之后,这些洋洋洒洒的碎片,终究还是得落到现实层面,落到你的困境当中。

这终究是一个需要你自己亲手解开的局,有些时候你会因为自己的不自信而步子迈的迟缓,于是导师们就趁虚而入,他们会告诉你:

嘿,我这里有一些密不外传的法子、工具、甚至是人脉、能够助你一臂之力,如果你对自己没信心,你甚至可以往我这里交上一笔可观的费用以示你的决心,等你到了对岸,你成为我光环下的一个案例。届时,掌声如暴雨一般,鲜花从四面八方投掷过来,你会成为如今的我,看到现在我所获得的崇拜了吗?你也可以的。

2016年了,自然每个人都 有自己的活法,可以选择自己的精神偶像,加入心仪已久的”精英社群“,其中当然也会有人脱颖而出,只是希望大家在新年里,人格上面更加独立一点,思想上更加清楚一些,也更相信自己一些,你完全可以独自翱翔在天空,而不用成为时而排成一个”S“、时而排成一个“B”的大雁队列中的一员……

冯小刚告诉我的几件事

76b19fb31dcfcb9

《老炮儿》讲了个一个有血有肉的故事,在赵国如今闹剧一般的电影业中一枝独秀。网络上有太多人就着冯小刚的表演延伸开去,感慨老一辈人的青春,怀念起北京城过去顽主和大院子弟之间的斗殴,感怀现在规矩没了,全认钱了。这些情绪上的反复品砸已经有太多人做了,我也就不添乱了。我是在想其他的几件事情。

首先是年老。也许二十刚出头的时候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一旦到了30岁,感觉时间空间塌缩,全向自己积压了过来。你会觉得10年就像是一根锐利无情的箭矢,Sou的一下,狠狠地把你自己的一部分身体钉在了靶上,那部分东西就留在那儿了,不动了,死了。

所以,当我看到六爷前一秒勇武地将话匣子按在身下,下一秒悻悻地把裤子系上,自言自语道没动静儿的时候,我感到恐惧。一个你国五十岁中年男人的命运真的要沦落到如此境地么?厚棉衣裹着,缩着头,拢着手,喉头时不时有痰液滚动的声音,牙齿手指泛黄甚至发黑,整个人像是从命运的铁炉中捶打过了一样,身型都小了一圈。

在你国,真的所有男人都无可避免地被岁月推向这般田地么?最后引来女人摆在床头的一阵讪笑?

片子最后,六爷在冰湖上举起长刀,声嘶力竭。这种壮怀激烈当然会让人热泪盈眶,但这也终究是精神上隐忍多年的一次爆发而已,我们完全可以选择另外一种虽然看起来不怎么酷,但确能跟时间角力厮杀的事:平日里的锻炼与保养。我们在岁月面前并非由它揉捏的玩物,我们完全没有必要上演同样的剧本:十八岁觉得自己的鸡巴能够把太阳射下来、二十岁出头整日的喝酒熬夜,二十六七岁开始感叹顺风尿一鞋,三十岁的时候携家带口,目光低沉,看着街边呼啸而过的年轻人主动让到一边。在QQ群同学会上不断感慨老了老了,然后就跟六爷一样把年轻时候没羞没臊的那点儿破事儿翻来覆去的说了。

这就引来第二个思考,那些曾经的流氓行径真的是什么光荣的事吗?我在推特上看到一个人这么说道:真正在什刹海冰场茬架拍婆子的人才能理解这片子透着的那个年代特有的荣光和浪漫。

曾经有一部电视剧叫《血色浪漫》,身体被刀扎进去,血花飞溅出来的那一刻真的是浪漫的么?被荷尔蒙催动,年轻人化身一批批野狼,狂风一般地席卷城市的每个角落,这就是人生中勇武、热血、刚毅的全部真实写照了?二十多岁的人生走完,所有人无可避免地顺流而下,时间空间加速坍塌。

要我说,“回忆”是有毒的。事实上,所谓的回忆只不过是你的大脑自编自导,自发感动的一出戏码而已。任何东西只要被盖上了厚厚的灰尘,被封存在记忆深处的时候,总是会被人们篡改加工,将其赋予最夺目的光芒。人就是这么会自欺欺人,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总得给自己的存在找点儿主角的意思不是么?

过去,回忆、它们没有不浪漫的。

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说,别活在幻觉中,也别钻在记忆里,人生的每一节都有其意义,生活中的勇者,应该有更加真实具体的写照,那些萧瑟、落寞,只是随波逐流的人最终去向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