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 他山之石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

诗/茨维塔耶娃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

一起饮用那无尽的黄昏

和连绵不绝的钟鸣。

在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的钟敲出渺茫的响声

像轻轻嘀嗒的时间。

黄昏,偶尔有人在顶楼的某个房间

倚着窗子吹笛。窗口盛开着大朵大朵的郁金香。

——此时如果你不爱我,我也不会介意。

屋中间有一个瓷砖砌成的炉子

每块瓷砖上都画着一颗心,一艘帆船和一朵玫瑰。

自我们唯一的窗户张望,

全是雪。雪。雪。你躺成我喜欢的姿势:

慵懒。淡然。甚至还有点儿冷漠。

你划了两三回刺耳的摩擦声才把火柴点着。

手中的香烟火苗慢慢由旺转弱,

烟的末梢颤抖着。烟蒂短小灰白

——连灰烬你都懒得弹落

香烟被飞舞着扔进火炉。

茨维塔耶娃(1892-1941; 俄语名:Цветаева Марина Ивановна),生于莫斯科,她的诗以生命和死亡、爱情和艺术、时代和祖国等大事为主题,她一生都在追求爱情,渴望心灵之爱。《我想和你一起生活》是她的代表性爱情诗之一。

一首小诗

3ecc1692ly1ffct25k3zfj20fj1nxdls

他们的声音

@arthur369 :这几天内地各个SNS上都是65年洗脑成果大展览。你说生在一个google服务全被干掉、奶粉要代购、空气能拿勺舀着吃、天天打开电视报纸看狗屁的国家,这俯瞰世界的优越感是哪来的。

@rediantoday:说新华网造谣不专业的人,往往对新华网的读者群并不了解。谣言的关键是看效果,而非其专业性。手法粗糙,风格粗暴地直指目标,在没有沟回的大脑里驰骋起来,未必不是一片坦途。(@破破的桥)

@chuhan:在墙外SNS上,一群拿了绿卡和正在那绿卡路上的熟人遥祝祖国生快。对此我是这么理解的:外国的空气和牛奶再好,也就只能解决马斯洛所谓的底层需求,而老大哥利用的那面民族旗帜解决的可是他们最高层的认同的需要。所以海外的爱国者也不完全虚伪,无非是还没独立和强大到可以在民族之外寻找到认同感。

@damyata · 看够了志满意得的脸上的愚蠢,开始觉得愤世嫉俗带来的边缘化,没有什么大不了。

@Dharmasong · 港股下跌是意料中事,但下跌的动力究竟是占中还是镇压占中?换个说法,能提供优质奶粉的香港是占中成功的香港还是被镇压的香港?所以说为了奶粉反对占中恐怕是最幼稚、当然也是最支那的想法。

@cxiaoji  非我自己选择的东西,包括我的种族和性别,不成为我身份认同的一部分。我承认我作出的选择很难不受到它们的影响。认识到这些影响何在,是我成长的一部分。拿血统作为共识底线的人,和在火车上认个老乡就能拐走的姑娘,于我同样的不可理喻。

@isaac 香港占中的大战略有合理性,只会对中国和香港的未来有巨大好处,几日的博弈已经看到了是非曲直。占中不是一时尿急之需,而是香港未来危机在当下的投影推演, 聪明的投资人,应当为香港年轻人的奋进而下注。此后香港的起飞并平衡中国的不足,无不将得益于这个战略。

青春的屎

好久没转欢乐的文章了,这次转一篇,虽然到最后故事情节看上去有点儿杜撰的成分,但还是架不住那屎尿屁所独有的喜感。特拿来与诸位分享。


 

这段时间过的特别充实,每天做题复习,准备高考,距离高考还有40天,一模二模三模考的都还行,都过了往年江苏省一本线,我的目标是东南大学,之前一直信心满满,现在连学校都不想去,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没什么心思看书,来逼组吐槽吧

事情是这样的
我的女朋友是高二的学妹,学文科的,我们在一起快两年了,虽然偶尔也会闹矛盾,大部分时候都挺开心的,我们一起上学一起下课,晚自习一起去吃宵夜。她是那种比较乖巧的女孩,白白的高高的,有点儿婴儿肥。我知道年级里有不少男生打她的主意。老实说,这方面获得的虚荣心挺让我满足的。

最近学习压力很大,然后我就跟身边的同学学会了抽烟,一边抽烟一边做题效率挺高的。
然后我的女友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她其实对烟草过敏,挺反对我抽烟的,可能看我做题熬夜比较辛苦吧,也就没好说什么,一直开导我。
她问我是不是压力挺大的,劝我不要把考试看的那么重,好好发挥就行了之类的话。
我觉得被一个高二的小屁孩这么开到挺扯的,说几句应付她的话就走了。 

上周六下午的时候(我们周六下午开始放假),我正在收拾书包准备去跟朋友踢球。我的女友C来我们班找我。
我当时还挺意外的,因为高二的周五就放假了。
我问她什么事儿,她在我们班门口挺害羞的,还有那么多男生起哄,就拉我边走边说。
反正就是说想放假陪陪我,让我不要因为高考太有压力,也不要抽太多烟,对身体伤害很多。
我随便对付了几句,一心想着赶紧去操场踢球。
然后高潮来了,C说她爸妈今天不在家,问我要不要去她们家。说话的时候都不好意思看着我,脸上一阵一阵红,弄得我有点儿心里痒痒的,总之大家应该知道。。现在是春天啊。。


我们虽然在一起这么久,其实那事儿一次也没有做过,顶多晚上没人的时候打KISs,或者摸摸,她帮我kou过一次。
去她家的时候也没打算要干点什么,就在客厅看了会电视。后来靠的太近摸了摸就有了感觉。


她说要不要帮我吃,由于他们家客厅窗户太大,容易被对面的楼看到,我就抱着她走进了一个卧室,,,后来才知道那时她父母的房间。。。

然后C就帮我口,一直弄来弄去,我就把她衣服扒光了。。。
中途C说了一句肚子不舒服,,我情急之下也没有当回事听进去。。。
基本后来我俩的姿势就是69.。
然后我亲到C的小菊花的时候。。。
就看到她的小菊花来回收缩几下,,,一下子喷了~~~~~~~~~~~。。。我一脸

我他妈一惊吓就尿。。。尿了
C说了句次奥,就去洗脸了

我都不知道后来是怎么用床单擦去脸上的shit的。。。!


C跑进卫生间洗澡了,我只好在她爹妈的卧室里面洗脸 ,清理床单。。。
刚拿纸巾擦了一半Shit。。。她妈就回来了,还有她二姨。。
然后当天就打电话给我们班主任和我父母,说我在她家床上拉屎。。。说我变态……&%¥&*%……&¥之类的,现在特么全年级都知道了。。。

确实想笑的话,我再说一点。她妈盯着我拍照的时候,我惊吓过度,一紧张,没忍住,放了个婉转的屁还。。。

她妈是怎么给我爸打电话的:你好~请问是xx爸爸吗?
:你儿子跑到我们家床上拉屎来了!!崩的到处都是!吓死我了,以为来了个变态!你快过来看看!再不来我可就报警了!

她妈还要把我扭送派出所,,幸好二姨拦着说可能有误会。。。我也不想解释。。。这个过程我的傻逼女友都在卫生间洗澡,也不出来。。。
后来我是被我爸开车接回家的,路上他都没有看我一眼,到现在都没跟我说话。
我妈就问了我一个问题
她家没有卫生间吗?


下午踢完球回家洗澡,我爸很严肃的找我谈了一次。问我有没有痔疮以及一些肛肠科医生才会问的问题。
我说没有。
我爸又问我怎么会出现在C家卧室。
我说我去帮她补习数学了。
我爸问我补习数学怎么发生了后来的事情。
我说她学了一半去洗澡了,我想上厕所,结果他妈卧室的厕所门打不开,然后我就坐在床上思考了一下人生。
我爸说事情不是什么大事,你们这个岁数男女同学之间有些感情,我们做父母的都能理解(知道个屁)。可是你是怎么弄到自己脸上的,我去的时候脖子里还有。
我。。。。
我当时真想告诉他,想知道真相就去刷豆瓣吧,你儿子在那里已经很火了。。。 

我确实想过自杀。。。想想 如果这么死了,墓志铭上该怎么写。。
因在女同学家父母床上拉屎,畏罪自杀?!次奥!


她妈确实拍了 扬言留作给公安部门证据,当时我拿着手纸 光着膀子 蹲在一坨屎的旁边

周一的时候,我们班主任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这几天可以在家自己复习,不用急着去学校。
我不知道该感谢还是骂娘。
话说女友C才高二,假如我说出真相显得太犹大了吧
傻比秃头班主任还劝我,说人有三急,你也别太自责了。
还问我怎么出现在学妹父母的卧室了,我想想还有一个多月就高考了,说了句关你鸟事就挂了

不好意思 一模二模三模都过东南线了,要不是不接受专业调剂你爷爷我可以保送的



刚看了眼,次奥,说什么的都有。居然有人说我追C不成彻底变态了,跑到人家里到处拉屎!次奥!!次奥!!次奥!!次奥!!次奥!!次奥!!次奥!!次奥!!次奥!!



你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次奥!!
这才是开始好吗!
我特么都不忍心把后面写出来。。
这帮惨无人道的畜生。。。。在微博排队给我留言。。。王粑粑。。我次奥!

我有没有讲过我爸带我跟他爸道歉的事。。。次奥他妈一群粑粑。。。


微博就不给了,没啥好看的,这两天打开微博就要崩溃。

一群傻逼排成队每天留言,叫老子 王粑粑。几个逗比在里面打情骂俏,A邀请B吃粑粑,B说A的脸像粑粑。。。总之这帮傻逼现在的形容词只有粑粑。。。吃的是粑粑,衣服是粑粑黄,长得是粑粑脸,连他妈考差了都叫粑粑分,都他妈闲的像粑粑。

下午去踢球的时候,俩傻逼翘课的同学来找我,给我带来学校的最新消息。

我现在彻底火了,看大门老头都特么知道我们学校出了个王粑粑,没事到处拉粑粑,差点被警察抓。


晚上我爸揪着我耳朵去饭店,给C他爸赔礼道歉。
反正都这逼样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C爸是东北人又高又壮,部队里工作,刚从南京赶回来,估计是被他妈叫回来的。
饭桌上我也没啥好说的,闷头玩手机,刷豆瓣,看逼组群众的强势围观。

我爸说了一堆孩子还小,控制力差,没成年,难免犯错之类一堆拐弯抹角的话
搞的C爸紧张了,以为我把他女儿弓虽女干了似的(她妈好像也没告诉他爸怎么回事儿)
C爸一口一个问号,他俩小孩到底咋的了?
我爸支支吾吾半天
最后我听不下去了,说我没憋住,在您卧室拉了坡屎。。。
虽然可能只有0.01秒,我还是注意到了C爸身后服务员上扬的嘴角,和颤抖的肩膀。
我爸让她出去的时候,我差点脱口而出:你特么笑个粑粑。

C爸到底是东北人,知道没什么大事儿,就痛快了,说老哥,你快吓死我了,不就孩子拉泡屎嘛,多大个事。
拍拍我说:大侄子没事儿,别往心里去,年轻人嘛,难免有时候失控。
我。。。。
我爸。。。。
C爸见我俩无语接着调侃:到底年轻人身体好啊,我说前两天进屋咋那么大味儿,差点儿给我熏一跟头,她妈还不跟我说,你说这有啥的。
我。。。
我爸。。。
他爸拿起筷子给我夹菜,来年轻人身体好,多吃点嘛。
然后就是我爸给他爸倒酒一通客套&*()&(……&&*(……*(&……
我。。。。闷头吃菜
C爸还问了问我功课咋样之类的,听说我是帮C补习功课,还谢谢我什么的,让我以后常去他们家。
我一身冷汗。。。。常。。常去。。。
(PS:老**头子要是知道真相还不把我打出粑粑来。。。)


老实说我比我想象中的要淡定。
在家这几天想了很多,也接到过不少强忍笑声打过来安慰的电话,虽然有几个说着说着还是没忍住笑场了,但起码我还是保持了一份宽容和大度,没有骂他们傻逼,并且假装他们不傻逼的说下去。

Godfather说过Women and children can be careless. But not men
虽然之前已经粗心大意过一回,但我还是希望能坦然的面对接下去的一堆事情。

我妈早上送我去的学校。
我在车上又看了遍王小波的《一直特立独行的猪》,算是喝了瓶大红,给自己打打气。
调整差不多了,到学校门口我准备下车的时候,这个笨蛋老太太把车上的一盒抽纸随手递给了我,让我带。。。。带上。。。
老太太假装和蔼:带上吧,不时之需。
我一脸黑线,心中跑过一万只草泥马。。。
老太太说:你别给我嘀咕脏话,还英语,外国的脏话打小都是你妈教你的,比你溜,你还s还委屈,谁不委屈了,你的事儿刘建娜(我同学,我们邻居,隔壁肥胖脑残八卦妞)早帮你传遍我们小区了,你妈开车带过墨镜吗,今儿为什么带这么大墨镜来啊,你妈现在上菜市场买菜一买买三天的,我都不好意思出门儿,你怕同学嘲笑,我们小区那帮老娘们背后指指点点你妈就好受啊,shit。
我。。。。
我妈,行了行了,上去吧,别苦瓜脸,有点儿老爷们样儿。来跟你妈笑一个~王粑粑~、
我。。。你在我微博潜伏多久了。。
我妈:你微博注册多久了?
我。。。。
老太太笑的花枝乱颤
我被老太太气乐了:您慢点笑,粉底掉一地。。。
我妈:鸽乌恩滚。。


很多人问我以后会不会对69有阴影,请你用屁眼儿想想,你说呢魂淡?!
路过9(6)班教室门牌的时候我还打了个激灵!!

刚进教室就听到几个傻逼在唱新编班歌:

在你妈床上~自由的飞“翔”~
灿烂的小“翔”~永恒地徜徉~
&*……&*%……(*¥)(%*&%……)……

彼时我站在教室门口,杀人的心都有。

《what’s gone wrong with democracy》编译

译者注:《The Economist》这本杂志在最新一期中,开了个专题,回顾了民主百年来的历程。结合目前好些国际事件,谈一谈为啥民主这个金灿灿的招牌,现在不好使了。为啥那么多选择民主的国家现在身陷混乱?而我们又该做些什么,来让它重回正轨。这篇文章太长了,今天花了一定的时间阅读完毕,本来想着逐字逐句全部翻译完放上来,后来觉着没必要。按照我的理解和归纳,把它总结凝练到最短。老外有时候挺烦的,他为了把话说的滴水不漏,总是把话的重心往左放一些,好似又怕被人扣了帽子,然后一个转身,又往右靠一些。对于热衷于急切想要找出结论的读者来说,通篇看下来觉得屁都没说。今天试着总结一下,两相对比就觉得老外太能唠了。

《民主为啥不好使了?》 (原文: The Economist , What‘s gone wrong with democracy)

最近乌克兰民众挺猛,把政府给掳了。但是老少爷们儿都挺担心,说会不会重蹈覆辙,走起伊拉克的剧本。民主是挺好,不太可能打仗,也能让每个人钱包鼓起来,还能让每个人想说啥就说啥。自己投票嘛,可以为自己和你的子女们的未来做点儿主。

可是为啥现在不好使了呢?

咱先说那些老牌的民主国家。艾玛这一天天的吵啊,两边人相互攻击,半天啥意见都拿不出来。这帮政府透支未来透支惯了,为了赢得选民支持,瞎几把许诺。然后借钱来供奉选民老爷们。现在可好,金融危机来了,没钱花了。当初的诺言都兑现不了了,还得让选民老爷们多干几年退休。卧槽这让成天喜欢开性爱派对的欧美洲人民如何面对?不成,得上街闹一闹。举个牌子吼一吼。更可气的是,他妈的每个月我交的税,你竟然拿老子的钱是补贴那些银行家。银行家啊,把银行搞砸了他妈的照样喝香槟上美女,这能忍?海一般的屌丝们普遍对政府失去希望。目前《纸牌屋》电视剧的走红,就挺能说明问题。政治嘛,无非就是利益的相互博弈,台面上都装的人五人六儿的。谁也不傻,老百姓们越来越不相信这些光鲜亮丽的人物。所以,只要旁边有个人,哪怕是家旁边卖袜子的詹姆斯老汉振臂一呼,就整出来个草根政党,想要自己的那一份利益,不过一般这些见识比较短浅的老百姓最容易被财团啊,由受过教育的人组建的政党利用了。然后国家治理上就更加乱七八糟了。

另外,屌丝们忽然发现自己去不起的奢侈品店,多了一些黄皮肤的人。男男女女的排队买东西的架势,跟那店里卖的东西不要钱似的。一个叫詹姆斯的问了一下邻居叫金克斯的:“哎老金,你说这咋回事儿?” 老金啃了一口火腿说道:“好像从一个叫拆那的地方来滴。”

于是,拆那的名字越来越响亮了。据说那地方的人以前普遍挺穷,之前不知道脑抽抽了还是怎么地,自己干自己人死了好多,现在都知道赚钱啦,一个个猴精猴精,里面一些人富的流油,跑到国外来把好东西都买没了。

就是啊,那地方就不民主,人为啥都那么富有。还有旁边的俄罗斯,普京大帝上台后,那也是把国家搞的像回事儿,甭管人家是不是靠卖国家资源(石油)发家致富的。然后身边一溜溜小弟都跟着学啊。

然后就是老美这边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刚开始说的好好儿的,萨达姆那儿你别装了我知道你有内什么武器,赶紧交出来不交出来我削你。这也怪萨达姆那时候装逼,说我不交不交就不交。老美说好我就开削。叮叮梆梆一顿砸,结果,没有。卧槽,这让小布什情何以堪,只好说是为了给那里的人民带来民主。从03年到现在。伊拉克成天蹦蹦蹦的炸弹袭击就没消停过。你不说民主好么?就这个好法儿?

最后还有埃及。当时把穆巴拉克拉下台,人们那个兴奋啊,不过到最后一选举人民都傻逼了。原来选出来个穆斯林兄弟会。更加极端更加保守。老美也傻逼了。你说埃及以前独裁的时候,独裁者还和美国关系挺好。你不说支持民主么?人们把穆巴拉克撸掉后,结果上台了一个更加反美的。打脸啊!都在感慨阿拉伯之春的人们不知道,叙利亚、利比亚到现在都在自家人杀自家人。你不说民主好么?就这么个好法?

那为啥民主现在搞的国家鸡飞狗跳呢?以下是几个主要原因:

1、首先是自上而下的全球化进程,让国内政党们不断交出手中的权力。当初给选民们吹过的牛逼都得落空啦。国际性的大组织的势力不断干预到国内政策,尤其是贸易、金融领域。

2、其次是自下而上的草根逆袭。当初设置的民主体制,里面的各种机构,现在在一个不断移动互联网化的时代里,越来越落伍啦。现在谁都能在互联网上发起一个活动或者投票。汹涌的民意,让声音更加的庞杂。民主的体制还未能接受这一切改变。

3、最重要的是普通中间阶层民众的心态。成天被好酒好肉伺候惯了,透支未来的福利把他们养的肥头大耳。更何况,老龄化的问题越来严重,会让选票越来越多的握在老不死的手里。老人在选票中比重假如多数,那还不是让现有的能干活儿的多干,来养着那些老骨头们?

那咋办呢?

1、首先是改革政府机构。 做到与时俱进。现在是数字革命时代,政府要有这个意识,来适应民众的需要和诉求。

2、其次,对于那些新兴民主国家来说,不能光依赖选举本身。民主并不光有选举就算完事儿。它有很多重要的构成部分。刚开始搞民主的人们都图样图新破,觉得民主就是个“少数听取多数”的事儿。而真正的民主,不仅要做到选举,还要做到尊重个人权利,尊重少数派权益,以及保护言论自由。这些玩意儿没有,光有个选举,那就是小孩子过家家。

3、宪法是治理一个国家的基石。它应该雷打不动。然而窃国者往往是在寻求机会,去把限制他权力的某些条款给更改了,而且往往是以人民的名义。人们应该明察秋毫,外国领导人应该勇于发声。

4、政客们少吹牛逼,少给民众画大饼。政府应该多构建一些相互制衡的机制。不能老是做超出能力范围的承诺,或者发起一个自己打不赢的战争。对于特殊利益团体的利益得做更加严格的限制。

5、自下而上的代表(直至技术官僚和王公贵族),和自上而下的授权(直至平民草根),这两股作用力如果利用的好,那就能加强民主。还有加强电子化民主。目前还在实验性阶段。对于任何网上超过50000个签名的请求,议会必须考虑做出答复。

总之,千言万语一句话,民主可能不是最好的体制,但它绝对不是最坏的体制。当它在萌芽时期,应该勤勉精进,当它成熟时,应该如履薄冰。

 

simple rules

BgpDHe7CAAAZ738

读书摘抄《和我们的女儿谈话》

人之为人,个人都是一种成分构成,分歧都在表面。在一口气。一心与一心都是相携的,惺惺惜惺惺,你粉碎了别人,自己也就顿然粉碎了。之后的你只是扮演你的皮囊。所以方言说千万不要相信自己,自己就是自己的神明。千万不能做对不起人的事儿,内心都给皮囊一笔笔记着账,最后的审判是自己审自己。你以为你是石头,神经比铁丝还坚强,从不做噩梦,从不为做过的事后悔,不畏天,不怕鬼神。有那么一天,最迟就是至死的那一刹那,这一切全被翻了出来,陈列在一列长廊上,一天一个房间,房间里是发生时的原现场,原光线,原人,你要从这条长廊走过,少看一眼都不行。

 

为什么恶人死的时候面容有恐惧?这时他已经不是那个气壮如牛的坏人了,只是一张卑微的人皮,参观自己的一生回顾展,在自己犯下的罪行前瑟瑟发抖。

然后呢?

然后你听到节奏,心跳砸地的那种节奏,接引空荡荡的你去向一个放射光芒的地方。你哪里也不敢去,你怕那是一个威严的场面,怕那是一台红磨,怕那是一座榨汁机,怕那是一口高压锅,是一个漒水池。你还是身不由己的上了传送带,立刻感到高温大风和强大的离心作用。瞬间压过的疼痛将你的每一寸扬刀天上去,天上依旧是洁净的,透明的。你飞溅出去的部分皮不见渣血不见滴就气化了。没呈现一点划过的痕迹。你还在,你不再是你自己,你的名字叫恐惧,是恐惧的全部和恐惧本人。你再也不会有其他情感和其他存在。这时你才发现这是真相,你的本来。你的核心。你发觉这个传送带其实很熟悉,过去无数次被这样运送经过这里,你的真正生活就在这条恐怖的传送带上,反复循环。前面看到尽头,是一个白色看上去既冰冷又密封的核反应炉,如果你不认识核反应炉,对工业时代的情景更熟悉,那就是一个冒着熊熊烈火的敞着口的炼钢炉。如果你是农业时代的人,那就是个滚烫的打铁跕子,仿佛有铁匠的胳膊和大锤在空中举起,你送上去,像被送上手术床,骤然一缩——砸金钉!

金字塔原则

这是冯唐先生在《活着活着就老了》一本随笔集里面的一篇文章,其主旨竟然和我《理解世界的三个入口》中的第二个不谋而合。当然在他的描述中,不可能用我所谓的“分类”这种老掉牙的吐捶词汇,美其名曰:“金字塔原则”。以下是全文,以飨读者。

进了麦肯锡公司,我被训练的第一个玩意儿是金字塔原则。后来证明,这也是之后诸多训练中,最宝贵最有用的玩意儿。

阐明金字塔原则的是一个叫Minto的外国老太太,面容慈祥,金头发金链子金镯子,言语唠叨。她啰里啰唆写了一大本书,其实,我用一百字就能说清楚。Minto没学好自己阐明的金字塔原则,或者是故意啰嗦,充字数印书卖钱得版税,不用再在麦肯锡每周工作八十小时,当苦力加速身体折旧。

用一句话说,金字塔原则就是,任何事情都可以归纳出一个中心论点,而此中心论点可由三至七个论据支持,这些一级论据本身也可以是个论点,被二级的三至七个论据支持,如此延伸,状如金字塔。

这些事情可以很复杂,如:我们是什么,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世界经济五年的走势,以及中国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等等。这些事情也可以很简单,如:小贾见到姑娘为什么会脸红,老妈每天喝半斤白酒是不是很危险,以及当高中时候的梦中情人问你:她现在该不该带着三岁的女儿离婚,你如何回答等等。

对于金字塔每一层的支持论据,有个极高的要求:MECE(Mutually exclusive and collectively exhaustive),即彼此相互独立不重叠,但是合在一起完全穷尽不遗漏。不遗漏才能不误事,不重叠才能不做无用功。

金字塔原则看似废话,但确实是一个伟大的原则,一个伟大的方法论。

伟大用途之一,解决问题:当你尝试解决问题时,你从下到上,收集论据,归纳出中心思想,从而建造成坚实的金字塔。有了这个大致的目标,问题解决起来最有效。

伟大用途之二,管理手下:如果你是领导,有经验,有手下,对于某个问题,你根据经验提出假设,迅速列出第一级三至七个支持论据,分别交待给不同的手下。两周后,手下提交报告,你汇总排列,从而建造成坚实的金字塔。有了这个原则,管理起来最有效,领导做得最轻松。

伟大用途之三,交流成果:问题已经解决,金字塔已经建成,需要交流的时候,你从上到下,从金字塔尖尖向领导汇报。过去皇帝早朝殿议,给你三分钟,现在你在电梯里遇到领导,给你三十秒,你只汇报中心论点和一级支持论据,领导明白了,事情办成了。如果领导和刘备一样三顾你的茅庐,而且臀大肉沉,从早饭坐到晚饭,吃空你家冰箱。你有讲话的时间,他有兴趣,你就汇报到第十八级论据,为什么三分天下,得蜀而能有其一。有了这个原则,交流起来最有效。

作为中国人,需要小心的是,我们传统上日常生活的交流,不是从金字塔尖尖到金字塔基底的,而是相反。比如我们通常这样对小王的妈妈说:小王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打瞎子骂哑巴,挖绝后坟敲寡妇门,小王是个坏蛋。我们通常不这样对小王妈妈说:小王是个坏蛋。然后看看小王妈妈的反应,再进一步提供证据:小王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打瞎子骂哑巴,挖绝后坟敲寡妇门。纯用金字塔原则交流,在中国,容易找抽。

作为中国人,可以骄傲的是,我上国文化博大精深,外国人所有的一切都是偷我们祖宗的,所以不是毕得格拉斯百牛定理而是勾股弦定理,所以阴阳盂是最早的计算机,所以不是Minto的金字塔原则而是老聃金字塔原则:孔丘在春秋时代开了一家有三千个咨询顾问的管理咨询公司,帮助各个野心邪跳的诸侯通过加强基础管理而提升业绩。孔丘请教老聃如何培训新招的咨询顾问,老聃说,告诉他们,第一个要掌握的原则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数。

春晚拿弱势群体开涮道德吗? BY 南桥

今年春节联欢晚会上,蔡明和潘长江的小品中,有很多嘲笑他人生理特征的台词,如嘲笑长相:“长的跟闹着玩似的。”“长的一表人渣。” “长得难看的可以留下。”嘲笑矮个子:“你觉像你这种站起来都像没站起来的人都站起来了,我还有什么理由坐着啊!”“人是微缩的,内心是猥琐的!”嘲笑单身的: “你不也单身么!”“你怎么知道啊?”“看长相!”嘲笑老年人的:“管谁叫阿姨,满脸褶子还卖萌。”这些话说起来酷是酷,不过经春晚这个平台一传播,长得矮的, 单身的,老迈的,压力山大。

“春晚不倒翁”赵本山离开春晚之后,在江苏卫视搞了个封山之作,里头是拿精神病人开涮。赵本山拿精神病人开玩笑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不如成人之美,封他为荣誉精神病人。我过去很喜欢赵本山,他早些年的小品,有的还有点意思,比如有部小品,说的是什么霸王别姬的腐败宴席,宴席最后还给整了几个王八蛋串一起,叫“扯蛋”,至今印象还是很深刻。牛群过去有一相声,说的是单位巧立名目吃“烤鸭”的“腐败”,也颇经典。

赵本山现在的小品,没有了这种“扯蛋”的讽刺,但是笑料比过去更扯淡了。可能也是当上了娱乐大佬之后,赵本山自己脱离了实际,没有那么多料了。连私人飞机都有了的赵本山,也从弱势群体的一个代表,暴发为强势群体的一员。

当然这也不全是文艺界的问题,而是我们的整体环境缺乏宽松,条条框框太多,创作人员和艺人都在自我阉割。拿残疾人、精神病人取笑的幽默,是一种没有牙齿的幽默,咬不着社会上真正丑陋的人,因而能一路绿灯登堂入室。这也是没有心肝的幽默,势利而怯懦。没种去嘲笑权势,却借助纳税人支持的公共平台,嘲笑弱势群体,实在不仁不义。拿弱势群体取笑的行为,经春晚类高影响力节目的传播,成了一种恶俗传统。赵本山还在节目里,借小偷、精神病人之口,嘲笑他人对他不雅的指控。我没有想到他是用这种破罐子破摔的方式来告别舞台。

在美国,脱口秀和类似于我们单口相声的喜剧表演,是一个很大产业。我观察到,他们嘲笑的多为“强势群体”,而不是弱势群体,除非弱势群体自己嘲笑自己。在Comedy Central的节目里, 也有人嘲笑无家可归的人,或是其他弱势群体,不过这些表演者都是不怎么出名的小谐星。这些玩笑廉价而讨巧,相当于我们的三俗玩笑,公共媒体里不好播出。 有的踩了红线播出来,会导致丢饭碗,丢赞助,吃官司。前些年美国有家电台节目,取笑华人外卖餐厅,结果该节目主持人丢工。谁要敢拿弱势宗教团体开玩笑,搞不好会引发抗议闹出人命。

 

要想像David Letterman、Jay Leno这些晚间节目主持人那样走红,还得走嘲笑强势的“上层路线”。他们取笑的是小布什、金正恩、老虎伍兹之流。2月16日的美国公共电台的《等等你别说》(Wait wait!  Don’t tell me.)的电台每周娱乐节目,还请来了前美国副总统戈尔,主持人拿他的乏味、呆板和总统竞选的失利开了很多玩笑。戈尔也配合。有处地方,戈尔介绍其新书的时候,说的一段话过于严肃,主持人说你怎么听起来又像一个政客了?戈尔说:“这还不是赶紧推销新书吗?”再后来戈尔参与抢答,答对了三题,赢了,主持人暗讽他的竞选失利,说在他的节目上赢了可是无可争辩。戈尔也说:“也不用重新数票。”戈尔毕竟当过副总统,得过诺贝尔奖、奥斯卡奖,对于这种自嘲或者嘲弄,他伤得起。我们好多强势人群的段子,在饭桌上或者微博中传播着,上了电视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们的强势群体为什么就伤不起?还有一个原因,是其中一些人龌龊太多,其人生的现实,远比玩笑更荒唐。

E·B·怀特曾称:“分析幽默,就好比解剖青蛙。没有人对这种分析有兴趣,最后还把青蛙弄死了。”不过,年复一年下来,春晚嘲笑弱势,我们嘲笑春晚,都成了年度固定节目。各位创作人员和相声小品艺人,难道世界上没有比精神病人和残疾人更好笑的话题吗?老整这一套,就别怪大家操刀解剖了。我们就是想把只势利的青蛙弄死。

载于《羊城晚报》2013年2月21日

棒妹们的舞蹈

第三个视频貌似最近非常的火,歌好听,舞好看,A站的点击已经破了70万。现在正值各大单位年会召开之际,要是有几个女孩能把这个舞蹈学下来,肯定会让众人眼前一亮,拍手叫好。

2017年十二月
« 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