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火·西安

我记得大话西游里面,牛魔王和至尊宝决战的时候,牛魔王拿着芭蕉扇,把一座城市扇向太阳。那座城的茅屋着火,大地崩裂。如果让我从现实中选择一个地方来比对,我相信那座城市,就是六七月份的西安。

六七月份的西安,空气隐隐有火苗在窜动。有些时候你甚至能闻到一股子不知道哪儿被点着的焦味儿。

西安的解放路之前曾经葱葱郁郁,现在马路拓宽了之后,整个街道像是被扒了衣服一样,大大咧咧的接受着日头的炙烤。人们小心翼翼的靠边儿行走,身子的左侧是呼啸而过的汽车,身子的右侧是不断拆除的废墟。他们以手遮阳,眉头紧皱,忍受着高温。

流火的西安,自早上起床后,就已经寻觅不到清晨独有的清爽凉快。跨出家门的第一步,就迅速被粘稠炎热的空气包裹住全身。日头最盛时是下午两点左右,那时候西安各大院校的篮球场上如果还能见到有人在执着的站在三分线上投射篮球,那他想必是立志要成为流川枫一样的奇男子吧~~等傍晚将至,日头偏斜,学生们和上班族们开始逐渐往篮球场和足球场上汇聚。那个时候人们可以赤裸着上身,大汗淋漓的在场上来回跑动。当你已经不在乎那团无处不在的火的时候,汗水已经遍及全身,就像是自己凭空洗了个澡一样,背心已经贴在了身上。打完篮球后,最应该去的是地方一个是小卖部,在那里你坐在小马扎上,喝着运动型饮料,然后猫进黑漆漆的厕所,打开简陋的水龙头来洗把脸。等出来的时候听着心脏砰砰直跳,看着女孩子们背着书包从寝室走出去上自习,然后会发现自己还是非常、非常年轻….

当太阳逐渐离城市远去,华灯初上时,人们才像是躲了一天的动物,纷纷的走上街头呼吸刚刚褪去炙热的空气。我记得过去人们还喜欢搬着马扎,坐在家属院里与街坊邻里拉扯着聊天寒暄。那幅大大的蒲扇和男人们穿着的破着洞的白色背心儿总是会浮现在眼前。现在似乎这样的场景越发少见,街面上更加容易见到的。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摊贩迅速铺开的夜市。那种迅速的程度就像是一个巡游各地,经验老道的马戏团。人们找着马扎坐下,点上冰峰九度,然后开始呲牙咧嘴的咬起串子上来历不明的肉。这又让我想起了电子正街上经常去的三宝烤肉,在那个能够容纳上百人的蓝色大棚下,我曾经在那里留下了许多许多故事。我和朋友都觉得那里的味道正宗,然后忽然有一天我发现摊位上摆满的生蚝和肉串上面,被密密麻麻的苍蝇所覆盖。我在倒了胃口的同时,不禁也在问自己:难道三宝烤肉之所以能够区别于其他烤肉摊的美味秘诀就是现在匍匐在肉品上的那些可爱的会飞的小精灵吗?

所以说,西安的可爱和魅力,是从下午5点以后才逐渐流动起来了。人们在这个流火的季节,女人们尽情展示着曼妙的身材,北方女生也更加愿意坐在小马扎上,豪爽地与男人们一同喝着啤酒。男人们大着嗓子,吼着地道的陕西话说道:“老办,以罢腰子!以罢肉!!”等午夜将至,或失意、或得意的男人们相互搀扶,在醉意浓浓的空气中逐渐散去。你会发现,性感、活力、还有热情,全部被活在西安的人们展现的淋漓尽致。

流火的季节里,希望你我都能够充分的去享受凉席、冰镇西瓜、空调这些美好的事物,当然啦,还有走动在街上的,像双汇火腿肠一样笔直修长的白色大腿。

西安的火车站

火车站是一座城市的门脸,而西安的这张门脸,着实难看了一些。在我看来,与其它是一个功能性的,承载过往乘客的交通枢纽和广场,还不如说它是一个非常别致的历史博物馆。因为它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坚持,保留着岁月的痕迹。就算这个时代进化的速度已经可以用风驰电掣来形容,但是这一片区域,还会让人恍惚走进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那些门面店卖着假的矿泉水和饮料的小贩们,那些站在街头不停问着旅客要不要姑娘的老鸨们,那些神色焦灼易怒的随意停靠的出租车司机们,还有流浪汉、冒泡儿的,擦皮鞋的,一起向所有人展示着这个城市的顽固和沧桑。每逢节假日人一多了起来,你坐在603双层公交车的第二层,放眼望向火车站广场,海一样的人群蔓延在广场每个角落地方。他们衣着破旧,面容苍老,以各种方式打发着等待火车到站的无聊时间。地面上无数的痰渍和垃圾告诉着远道而来的朋友们,西安,还有多少人躲在历史的深处,不肯走出来。

所以当你在火车站上待上几天,你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每次反日,西安人总是能够第一时间将愚蠢抗在肩上。那些打着“宁要华夏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的目光阴狠的中年男子们,像狼群一样疯狂的扑向私家车的社会渣滓们,我确信在下一次风潮来临之时,他们会再次准时出现。我相信这个城市的顽固,正如我相信这个火车站不会变化一样。

但平心而论,西八路附近那一长串的发廊店算是彻底取缔了。我记得有次夜幕降临,整条西八路都笼罩在一长串暧昧的粉红灯光下。一个外国人骑着单车路过,车忽然停下从身后变出一个单反照相机,去拍那些坐在发廊店门口脚趾上挂着拖鞋,袒胸露乳的半老徐娘们。女人们刚开始还不好意思,但转念一想似乎也觉得这个机会未必不是自己冗长灰暗的日子中的一抹别致的色彩,顿时个个在镜头前搔首弄姿起来。这些站在门口,做着皮肉生意的女人们,在每个夜的深处,大大方方的呼唤着路过的男人们。也许是呼唤的次数太过频繁,就像是饭店门口的迎宾服务员喊着欢迎光临一样,极度的欠缺职业精神。每次喊着“过来,帅哥”的声音,都没有一丝一毫妖娆和妩媚,相反,倒像是唤着自家的狗儿一样。那些民工兄弟们,每次投射到她们身上的目光就像是进店行窃的贼,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却又那么留恋不舍。

以前西安的火车站是新疆人的地盘,他们成群结伙,在街道上光明正大的尾随在游客身后行窃。路人们见着都目光惊恐,因为在这身材瘦小年纪不大的贼的身后,有数个眼窝凹陷,膀大腰圆的成年男子尾随其后。还有那些一手抱着孩子,一手胳膊上搭着衣服的新疆妇女们,目光精准的盘算着哪辆公交车上的人最拥挤,然后也一窝蜂的跟着凑上去。现在火车站附近新疆人的行踪几乎绝迹,不知道他们又去哪里施展这门自古以来都薪火相传的“手艺”了。

除了窃贼、妓女,那些在路边摆着摊位擦皮鞋的中年妇女你也不能小觑。她们热情的招揽着顾客,我起初也觉得她们是做着小本生意的本分人,直到有一次我远道而来的舅爷在那里擦了一次皮鞋。我才知道,擦皮鞋是2元钱,但是在未经你同意的前提下打了鞋油,这价码立刻就不一样了。还有火车站广场附近的那几家快餐店,默不作声的瘦小女孩儿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猛然在你手腕上绑上蝴蝶结,然后以慈善的名义卖给你。总之,在这片鱼龙混杂的地面上,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落,毫不起眼的人物身上,都有着不容你小觑的伎俩.

望着城墙外的火车站,总觉得它是那么的古老和沧桑,像是一个性格固执守旧的老头,守护着很多早已经被时代淘汰的东西,有时候很希望在城内开启地毯式拆迁的队伍,能够将战火烧到这里,让很多阴暗且终年不见阳光的腌臜角落,重新见得蓝天白云。让那里的人们,能够彻底摆脱狡诈欺骗,重新经历市场力量的冲击和洗礼,而不是靠着那既得利益小团体的垄断关系,在这即将成为”国际化大都市“的城市的门面中,苟延残喘。

 

推特官网打开是乱码的原因是?

 

 

在我所待的各处地方都散播这个信息了,甚至是知乎我都发了求助信息。谁知道这个问题怎么破?

挂了VPN,在好几个电脑,甚至是新的笔记本上登录,官网上都出现这样乱的排版,无法发信息,也无法查看图片。记得以前都好着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彻底天天大姨妈了。谁能帮我解决下?感谢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