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矫情的说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我从曲江搬到了北郊这边。西安人都知道,这一南一北两个方向,房价是天差地别。 曲江是所有人眼中的「富人区」。这里…


历史的转折点

现如今人们都喜欢宏大的叙事,动辄就是时代如何,历史如何,从 2008 年那时候,各路媒体各路宣传都是极尽了世间…


A New Start

跟羚羊过二人世界,在曲江这边住了将近四年的时间。今天,我们叫了一辆货拉拉,把两条泰迪的笼子,家里的植物,孩子的…


路还长,我和你一起成长

孩子落地已经 10 天时间了。这样一个新生命,在偌大的榻榻米上四肢晃动,挣扎,哭喊,排泄,脸憋的通红,时不时地…


火车到站,下来了一个小人儿

终于,火车到站了,从火车上下来个小人儿。那是我的儿子,换句话说,我当爸了。 羚羊这几天吃了不少苦,之前尽管她看…


七月

今天正式進入 7 月,2018 年已經過去一半。仔細思考一下自己想做的事完成了幾件,還有多少東西只是淺嘗輒止而…


盛夏

电风扇吹着,自己光着脊背,电脑放在腿上写日志,崽崽趴在身边酣睡,羚羊坐在不远处的地上,给叮当剪毛。很安静,除了…


必见辽阔之地

流行音乐是怎么来的呢?刚开始欣赏音乐那是相当高端奢侈的事情,达官贵人要身着华服去现场聆听音乐。后来,唱片,留声…


买了两本书

一本是梁欢写的《我说的不一定对》,一本是李诞的《笑场》。 说实话,记忆中我好像就从来没买过当下娱乐圈,演艺圈,…


五岁头马,生日快乐

我自从离开少先队,绝望地得出一个结论:世界上再也没有哪个组织能像少先队一样给我归属感了。 共青团不行,他们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