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 冷静的想

厄运转盘

landscape-1454543257-wheel

2017 年的 11 月 23 日(感恩节),真的是一个非常操蛋的日子。

好吧,让我们面对面坐在餐桌的两边。把感恩节的装饰品,比如蜡烛,餐盘,比如火鸡,全部推到地上,空空的桌面上就放上一个手机,划动屏幕,来看几则新闻。

肇事司机赖账的新闻出现,受害者的儿子无助的求援,几年前,上大学的他还曾意气风发的跟母亲合影,周围的景物,身上的穿着,跟我是何等的相似,然而今天的他蓬头垢面的出现在镜头中,他的老父亲植物人两年多,家里被医院的巨额账单拖垮了,肇事司机,一个中年妇女,操着一口天津话,将无耻演绎到极致。由于没有一个正常规范的索赔机制,司法体系,原本一个小心翼翼经营生活的家,就此坠入地狱;

曾经的无产阶级已经成为了必须清理出门的“低端人口”,帝都那磅礴大气的景象下,你可曾听到有多少无助的哭泣和沉默。星辰大海,宏图大业,你那点儿家当会被当成垃圾一样的扔出门去。人们默默地打起背包,拍成长长的一列,走出那个曾经让他们做了梦的陋居。

对了,还有孩子,那些懵懂无知,呀呀学语的孩子。他们的手攥成拳头是那么的小,你的掌心能包裹住他们的两个小拳头。他们的眼神清澈,声音明亮,然而却面对来自社会深处,最不可言说,最让人发指的污秽。家长们呢?除了在幼儿园门口,带着充满疑惑和恐惧的眼神,在寒风里望向如今变得有些诡异的教学楼之外,还能做点什么呢?

也许你会觉得我矫情,觉得这无非是一个概率极低的事件,你相信这一切都离你很远,更关键的,是这样一句内心独白:“别人家的事,那就是别人家的事,别人家的孩子,那跟我没半毛钱关系。” 这个时候我就特别好奇了,我不太清楚你是有何等的底气,保证别人家的事不会落在你的头上。我当然不会要求强迫别人需要表什么态,但是我想在这里指出一个事实,一个名叫”厄运转盘“的概念。

小的时候我们都听过这样的故事,在一个古老的村落里,民风淳朴,大家的生计有一半是靠天。如果一年里有段时间天气影响了收成,又或者夜里莫名其妙的丢了牛羊,甚至小孩儿,总之大家想不明白原因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巫婆给大家说:”这是河神不满了,我们现在需要将一个女人献祭出去。这样我们大家才能继续过上岁月静好的日子。“ 大家欣然同意,然后采取一种非常随机的方式,把那个不幸的女人挑了出来,她被五花大绑,架在牛车上,她的家人哭哭啼啼,村民们兴高采烈,一年又可以风调雨顺的过过去了。

我之所以说这个故事,就是想引出”厄运转盘“。平日里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国家,但是前提是你得确保你不能遇上事儿。所谓的”事儿“,就是行走社会时所遇到的大大小小的冲突。你有可能被商家欺骗,有可能在路上遭遇交通事故,有可能在医院发生口角,有可能是你的孩子,或者是你的父母遭受了陌生人的挑衅和攻击。任何一个小小的事件,都会立刻将”厄运转盘“的指针拉向你这里,而一旦它的指针逐渐停下,针尖正对向你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周围人看你的眼神变了,笑里面有了一些陌生,大家虽然还是跟你打招呼,但是一边笑着说,一边倒退着走开,给你腾开一片空间。这个时候你孤立无援。

这个时候你就是那个祭品,把自己交付出去,大家抹上几把同情的泪水,日子不还是得过么?所以这个委屈你去承受着吧。这也是现在为什么那么多的人,发了疯一样的要将自己的资产,家庭转移出去的原因。这里你所能凭借的,就是在江湖上闯荡所勾织的那一套盘根错节的关系,而你所最终要达到的目的,就是在这套盘根错节的关系彻底将你吞噬之前,成功的逃出去。

所以说,这里是冒险家的乐园,但冒险家,毕竟是少数。

当然,这毕竟是我的一家之言,肯定会有人觉得我看法偏激,小题大做。但是在这个充满不确定,让你无所凭借,只有一身”好运气“傍身的江湖里,你是不是得多一层更加清醒的认识,做出某些决绝的,义无反顾的决定?

这个时候就愈发显现出方向感的重要性。

今日感恩,我就感谢一下上天的眷顾,让我成为祭祀典礼上人群当中那个冷漠的看客,他只会在网络上的某个无人角落里 BB 来 BB,然后开始低头盘算着如何照顾好身边的人。

你们对中年人的要求可真多

最近,网路上掀起了一场批中年人的热潮,刚开始那会儿自己也饶有兴致的参与到声讨队伍当中,可是再到最后就觉得索然无味了,尤其看到各个革命小将自告奋勇的跳到舞台上,活灵活现地模仿中年人的神情和状态,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就更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为什么觉得没意思呢?我也说不好。我总觉得这里面藏着亟待释放出来的某股子积怨。如果我们回归到现实生活中,大家口中声讨的“中年人”,无非在社会关系上是我们的长辈、领导,在社交上,他们永远有更多张嘴说话的机会,以及更多约束年轻人行为的能力。毫无疑问,他们的审美、以及价值观在年轻人的内心是遭到鄙夷和唾弃的,而年轻人又无法正面硬刚,于是就在互联网这个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吐吐槽,抱抱团,取取暖。

于是有年轻人就要叫屈了,说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已经这么惨了,为什么在网路上连嘲讽发泄的权利都要让你给没收,或者遭到你的质疑呢?

这就逐渐谈到重点了。在网路上,我们将太多对生活、工作的无奈,全部转化成为了一些段子,那些不甘,全部消解成为了娱己娱人的佐料。当然,在娱乐致死的环境里,它能让你觉得自己还不孤独,原来不是自己一个人这么惨,又或者……自己的日子其实过的还不算赖?

写着写着似乎都觉得自己严肃正统,不近人情了起来。是啊,年轻人当下的娱乐有什么呢?除了将自己当娱乐的素材打发的之外,还能做什么呢?他们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社交,无非是每天晚上在客厅里拿起手机打王者荣耀,又或者跟异性说上几句话就变成了聊骚,寂寞夜里陪着自己的永远是那个懒的不能再懒的肥猫,朋友圈和马桶台将大把时间燃烧……

好吧,眼前有一道选择题。要么,就这么全身松弛的滑入澡池的底部,在裹杂了各种阴阳怪气笑声的蒸气里,你和其他人的脸都模糊起来。

又或者?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抹去镜子上那一层厚厚的雾气,稍微收拾一下自己的表情?正一正自己的衣领?

多少事,不值得。

好的生活,应该是站在通往未来的延展线上。

 

当 Hotdog 变成了 Jolin

最为可悲的一件事:有一天你从床上醒来,在洗手间,对着镜子一看,你竟然已经变成了你最讨厌的人的样子。

1999 年是一个非常魔幻的年份,那一年,大家的神情里面总是难掩一种对末日的期待,所谓的“千禧虫”,“末日论”不绝于耳。商家们也极尽所能造势,估计 2000 年生下来的孩子非常多,因为很多年轻人都想着在末日来临之前放纵一把。可惜了了,那时候的我正在上高中,天天跟同学猫在他家,把黄碟放入 DVD 机,盘腿坐地上看的那种。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从同学那里,还有网路上听到了哈狗帮的音乐作品,第一首歌《韩流来袭》就直接彻底颠覆掉了我的整个音乐世界。WTF!音乐还能这么赤裸粗俗的表达?CNMGB 这五个字如此轻巧地吐出来,粗口和性,第一次如此奔放地用音乐表达出来,我从音乐中找到了一种和 MC Hotdog 同为年轻人的那种躁动。接下来当然一发不可收拾。什么《西门町老人》,《1030》、《九局下半》,这些歌直到现在,只要音乐一响起来,我就能跟着热狗一起点着头,开始 Rap 起来。

那时候,他们是纯粹的地下歌手,就是那种随时能够从大裤兜里面掏出一把枪,脖子上闻着乱七八糟图案的社会渣滓。那时候也确实因为他们的出现,饶舌这种音乐形式开始逐渐走红。凭借着我模糊的记忆,依稀记得似乎在大陆和台湾之间曾经发生过一次 Rap 的 Battle,大陆的这边好像是来自四川的,名字记不清了;台湾那边派出来的是饶舌歌手“大支”。

现在想想,对比一下如今的网络环境,你都会觉得不可思议,台湾和大陆竟然会在互联网新兴之时,被拉的这么近。这就像是两个冤家被塞入了一个黑漆漆的房子,两个人都很痛恨对方,但是都确信这个房子里只有自己。忽然,房子的灯给打开了,两个人猛然发现自己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大脸,就差亲到一起去了,双方同时向后跃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衣着和神情,最终开始你推我一下,我搡你一下,嘴里念念有词:“你想怎样?!”

啊,说远了。说回 MC 热狗,我记得当时是一个团体来着,如今成了他一个人顶着这个牌号。当时他们喷韩国团体真的很凶,还有台湾明星蔡依林之类的。他们作为地下玩儿音乐的,看不上台上那些衣着光鲜亮丽的,觉得他们都是加把式,没有任何自己的态度和立场,碰到广告商、赞助商,碰到大把的钞票之后就乖的跟条小狗一样。他们这些 Underground 哪能干这些事!是吧!我们虽然穷,但是我们穷的有骨气!骂了隔壁的我们就是要把地球戳一个窟窿的人,不要惹毛我,因为我生起气来我自己都会觉得害怕!总之就是这样的吧。

然后呢?我现在如果能穿越时间,回到 1999 年的那个夏天,我会给正在读高中,听哈狗帮磁带如痴如醉的我说:“听听这些歌就好,千万别把这些人当回事。他们自己站在了鄙视链的最高处,只不过是因为他们现在还比较穷罢了。”

这就是我看《中国有嘻哈》里面最大的感触,现在接商演,广告,做各种秀,这些姿势难道不是曾经的你最为鄙视的么?当然,我也不是想踩到高处来去鄙视他,仅仅是想说明白一个事实而已。所谓鄙视链,其实毫无道理可言,有些时候,高举出的“情怀”大旗是假,对“别人拿高收入”的愤恨是真。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就是现在,很多地下的 Rapper 也在取笑着中国有嘻哈的这些人。

这让我想到了前不久国内举办的一场音乐节,某歌手公开鄙视李宇春的粉丝,称李宇春为“春哥”。看,这又是一个鄙视链。玩儿地下的鄙视天团偶像,玩儿PS4的鄙视玩儿手游的,上推特的鄙视玩儿微博的,看美剧英剧的鄙视看国产剧。再别说成天推这个柏林墙那个墙的,问问自己是不是已经在心里挖了很多的战壕,竖起了很多的堡垒,一天天的战火纷飞,弹坑遍地。

输入法与口语

标题谈了两个东西,其实说的就是一回事。

先来说输入法。我是上个世纪末的时候学会上网的。说来最为惭愧的一件事是,从那个 Zmud 文字网路游戏开始风行,连图形网络游戏都还没有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深深地感受到了互联网的美好。当时连百度都还没有,我记得,在那个拨号上网的时代里,我第一次知道的网络搜索其实是搜狐。坐在电脑跟前,叼着个烟嘴的社会哥很轻描淡写地给我介绍,你想了解什么内容,去什么网站,就在这个搜索框里输入内容就好了。

所以你看,我接触网络如此之早,但是我永远心安理得的安坐在比特海的最底层,欣然地当一名数字技术的消费者而非构建者。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为这个环境填上怎样颜色的一块砖,好吧,也许自己是想过的,但也仅仅是想过而已。我当了 20 年的数字消费者,既没有成为这个世界的架构者,参与者,也从来没有想过在资本世界里一起享受财富的飞速增长。

说偏了,我要说什么来着,噢对了,输入法。正如上面所言,这将近 20 年时间的故步自封,已经让我有了一个很舒适的,壁垒森严的城堡,这是一片面积从未拓展过的舒适区,这里面铺满了我所钟爱的信息渠道,以及我自己的信息输出方式:也就是习惯了将近 20 年的全拼输入法。

爸妈曾经无比羡慕地看着我的手指如此飞速地在键盘上面跳跃,甚至于我完全可以把目光从键盘上拿掉进行盲打。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在打很多字的时候,其实误打率是非常高的。如果平时聊天的时候还不觉得,毕竟聊天的时候用的都是高频词汇,而且也不会很累。但是,一旦进入到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你会发现这样的全拼输入方式真的非常低效。20 年的习惯,已经深深地缠绕在了我手指上面,当我的双手平铺在键盘上的时候,我就会习惯性地去打一些字,完全是下意识的操作,而当我开始工作的时候,频繁地退格就会出现,其实我的工作量无形中增加了一倍!

于是我就做了个决定,选择使用鼠须管输入法中的小鹤双拼来进行打字。我很明确的一点是,这样的打字方式,每个字只需要输入两个字母即可完成。它无疑是准确,高效。但前提是,你必须走出舒适区,彻底地砍掉近乎于你身体一部分的习惯,从头作起。

幸运的是,我做到了。也就是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已经将小鹤双拼的输入速度不断地提升。从一开始每打一个字都要对照着键盘字母表来打,到现在可以近乎于全拼的速度,而我知道这并不是我速度的极限,它还可以有更大的提升空间。

然后说第二件事:口语。其实,口语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肌肉记忆。你之前是怎么练习输入法的,现在你就应该如何练口语。键盘上的打字是在培养你的指头的肌肉记忆,而口语就是在培养你嘴巴和舌头的肌肉记忆。你应该在社交场合具备下意识的反映。那么提高口语能力的途径简直呼之欲出:多说。这是唯一一条路,你没有其他路可以选。正如你每天逼自己写任何东西的时候都用小鹤双拼一样。

所以,这里需要的只是你需要展示的一种态度:你到底愿不愿意去走出舒适区,是否愿意为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去跟过去的自己说再见。

而我很欣慰自己能实现这样一个转变。

写给小侄女的一封信

小侄女心思澄明无暇,刚刚高考结束,猛然抬头发现了不一样的世界。于是就有了这样一封信。

丫丫你好:

你刚刚高考完,从书山题海中解脱出来,想必经历了这样的心态转换:从刚开始的如释重负,雀跃不已,逐渐心情的箭头开始向下调转,因为很快你会发现你即将迎来更多的不确定。

那天跟你聊完之后,又看到群里家人的讨论,作为你的一个朋友,而非什么小叔的长辈身份,跟你聊聊接下来的路。

你站在一个人生崭新的起点上,事实上,我们所有人都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才真的开始找寻自己人生的方向。从这一点上来说,真的值得开一次隆重的 Party,站在楼顶手里挥舞酒瓶,对着整个城市上空,对着美丽的川流不息的夜景,大喊:「老子终于自由了!」

但,这种自由只是从某个角度上来说是成立的,你还得不断的从父母那里争得更多的决定权。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有摩擦碰撞。我之前从某个心理学家那里看到一句话:人的成长过程就是不断地面对,调整跟自己原生家庭关系的过程。其实所谓的原生家庭,其实说白了就是亲生父母而已。为什么那么多的人在面对父母的时候会有抵触情绪,其根本原因在于:每个人都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而父母是一面镜子,会照出你最不想看到的样子。这面镜子会告诉你:嘿、别傻了,你还是那个过去的你。你从小到大的每一件糗事,每一个弱点,我全知道。

而我们为什么会在接下来交朋友,谈恋爱的时候,更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呢?那是因为他们能告诉你未来的样子。

而当你再逐渐的开始成熟,你必须用行动和现实去证明给父母看:你们对这个世界运作规律的理解,远远不及我。我会做出一些你们完全想不明白,无从理解,最后只有鼓掌的份儿的事。只有这样子,父母才肯放手。

说完了这些,谈谈你的专业和职业规划。看到大家在选专业时所透露出来的紧张气氛,我能理解,但另一方面我是想笑的。支撑未来社会的到底是什么?如今的技术发展的这么迅猛,几年之后该从事什么工作,其实真的没人能说得清楚。

因为我一直以来都跟科技圈,IT 传媒界的一些朋友打交道,还有一些自由职业者,所以我可以给你谈谈我的看法,你可以在接下来的时候以此作为准绳。

不管未来怎么变,技术如何冲击,你要确保有下面的几种能力:

1、首先是卓越的表达能力。这不仅仅是母语的表达,而且也关乎多门语言的掌握。千万,千万别扔了英语。事实上,一门外语对你整个思路的拓展,世界观的建立,思维模式的创新,太有帮助了。这几乎能决定很多事情。

2、对数据的掌握能力。学会用数据说话,让它为你服务,不管是技术上的数据,还是财务上的数字,你需要通过数据来理解这个世界的运作机制和规律。你有可能成为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数据分析师,这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3、判断趋势的能力。其实上面两点的存在,就保证你不会在未来饿死了。但是第三点是让你能成为优秀的投资人,创业者的必不可少的素质。你要能在战略尺度上打败时间,看穿时间。并将结论付诸于行动。

4、做一个有趣的人。言语乏味,面目可憎的人实在太多了。你要保证自己是个有趣的,新鲜的人。这其实也是一种能力。

其实,在你的面前,如何简而言之,是存在两条路的。无非是体制内和体制外。家人们所关心的,紧张的,就是希望你能通过高考,大学、研究生,走进体制内。体制包括但不限于下面几种:银行、国企、机关单位。一般来说,进去了之后,家长的心就安稳了,就该愁你结婚生子了。另外一条路:体制外,一切建立在自由市场经济规律下的工作环境都属于这种。

这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前者安稳、富足、很轻松就能达到某种很稳定的生活状态。后者风险大,也许会手头拮据,也有可能非常富有且有尊严。至于你选哪条,在你自己。

我相信你是清楚的,所谓大学无非是给了你一个更加自由的学习环境而已。这里会遇到一些朋友,你从中去寻找接下来更加适合你的谋生方式,仅此而已。所以,Take It Easy,Keep your mind open。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最后,祝你未来的四年大学生活一帆风顺,遇到有趣的朋友,发生精彩的故事。

最后的最后:无论什么时候,保证好奇心、想象力、求知欲,这比什么都重要。

所谓“认命”

前几天,我一朋友在网络上很认真的写下了这样一篇文章:《为什么不选择在舒适区里当一枚咸鱼》。洋洋洒洒数千字,其实讲的就是一个词:认命。

他说:一个成天拿腔拿调的小资,最后费劲心力住进了北京燕郊的房子,忍受交通堵塞,而作为北京土著的他,仅仅是因为出生背景、资源禀赋等一系列的条件,坐拥北京几套房子,在北京二环里租住一套超大面积的复式房子,前后的差别使得他觉得:后天的努力真的不再那么重要,出生的那一刻已经决定有些人在云端,有些人在泥塘。

同样他还说:高中时候的他游戏动漫一个没落下,成绩从来没有跑出全班前三,而另一个女孩儿天资普通,其他女生知趣地选择职高开始燃烧自己的青春,而她选择费尽一切努力去够一个根本摸不到的本科,最后毫无意外的,三年下来,落榜了。前后的差别使得他觉得:天资也是先天就决定的,为什么不选择一份原本属于你的生活,老老实实地在自己的阶层里安静的生长,像一朵花一样的绽放和枯萎。

我绝对相信他所说的这一切全部是出于善意,当然善意的旁边还站着一个身形巨大的“优越”,很容易被人们吸引走注意力。但他真的是想让每个人少一点挣扎、痛苦,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对啊,是幸福。幸福是什么呢?幸福是一种“虽然比上不足,但是比下还有余”的满足与安逸;幸福是一种“知道自己能力边界,在边界处明智的止步,将视野锁定在视野之内”的自知;而他给出所有建议的前提,是人生是追求幸福的,不是么?

是么?

如果人是生而追求幸福的,为什么有螳臂当车,为什么有飞蛾扑火,为什么有夸父逐日。这一切的行为背后有着比“追求幸福”更加重大的意义:不甘心。或者用更加通俗易懂的话来说,就是三个字组成的反问句:“凭什么?”

很多人不是为了追求幸福而活着的,他们年少时因为穷的叮当响,看着自己的女友前一秒还在自己的怀里呢喃低语,下一秒就迈入了富二代的豪车里。望着车子绝尘而去的背影,少年的心里燃烧起怒火,暗暗攥紧了拳头:“凭什么?”

辛苦的加班三年有余的小张,看着刚刚进入单位的小李什么都不用做就平步青云,傍晚时分他在办公桌前还埋头于堆积如山的资料,看着小李一边打着电话约着妹子一边轻松走出办公室,而自己无奈地打开手机在饿了么上订了餐,心里忿忿地喊出:“凭什么?”

他们不是不知道原因,无非是我们一出生就已经决定下来了的差异。而所有让我们动容的故事背后,都是那句耳熟能详的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所以,不是每个人都奔着幸福而去的。周润发所饰演的小马哥在《英雄本色》里面曾经说了这么一段台词:“我忍了三年,就是想等一个机会,我要争一口气,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我是要告诉人家我失去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回来!”

而这一切,也许才是活着的最大意义,拒绝成为舒适区里咸鱼的真正理由吧。

一次小小的敲打

这两天,CP 开始加大力度查封整顿娱乐文化行业,让我没想到的是其涉及面之广。如果说卓伟这种靠销售艺人明星隐私的工作被查封了,也还能说得过去,但没想到连“毒舌电影”这种介绍电影文化的微信公众号也要被封,而此前,据报道“毒舌电影”已经在资本市场上被估值 1 个亿。

这就是一次小小的敲打,给所有投资人即将升腾起来的欲望上盖上一顶锅盖:内容创业,文化产业,不是谁想玩儿就能玩儿的。

似乎之前有人天真的以为,自己能够掌握好尺度,绕圈走,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九年义务教育以及这么多年闯荡社会所构建起来的纵横关系都会告诉我们充分的信息。这是无法写到纸面上的道理,规矩。鉴于贵国广大人民的精神生活犹如荒漠一般,所以无需销售纯净水,随便抖落几滴眼泪、汗水,他们都会蜂拥而至。

然而,眼下发生的一切告诉你:不要尝试进入到民众的脑子里,什么都不行,娱乐、科普(徐晓冬被封杀更是一例)、统统不行,更别说什么独立思考自我思辨。所以在这个时候,我就会难以自持地将同情的目光投向马东老师的米未传媒。

于是所有刚刚在海面上起落跳跃了几次的鱼儿再次知趣的潜入水面下,海面上无风,一丝一毫的波澜再也没有,宛如一面镜子。

 

所谓意义

Stocksy_txp57783bean3H000_Small_229407-620x372人跟动物的区别之一,就是寻求那看不见、摸不着的意义。很多人自打降落人世后,一直被追寻意义的问题所困扰着:“我来到这个世界到底有何安排?既然每个人都是要走掉的,这么来人间一遭到底是图了什么?为了什么?”

针对这个问题,不少人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有的人说:“是为了体验,为了经历,享受,感受爱啊这那的。”;还有的人说:“是为了建立自己的王国,征服更多的人,让曾经被别人收割的尊严,被曾经的收割者双手捧着,毕恭毕敬递还回来,顺带还得加上他们的尊严。”;还有的人说:“这本来就没什么意义,不要再自寻烦恼,太阳底下没有什么新鲜事,所以没有什么好苦恼的,还不如先想想如何养活自己为好。”

关于这个问题,我倒是有一个自己的看法。我认为,人活下来的意义便是不被时间所打败。

你知道时间能够打败很多东西么?它真的很阴霸,它以静默的力量,摧枯拉朽般的摧毁一切。也许你会听到这样的说法:“当你老了的时候,一切都看开了。怨恨啊什么的,都不值一提。”

哎每当我看到这里我就 Cao 了。为什么非得要学着放手?人们总是要洒这样的鸡汤,放过别人,也是放过自己。但关键是,你放过这,放过那,连自己都放过了,你最后留下来的还会剩下什么?在时间的面前,一切都是那么不值一提,曾经那咬牙切齿的恨,浓烈炙热的爱,在光阴的维度上慢慢变的稀薄,直至虚无。那么我想问:最后你还有什么东西是不被时间所瓦解的?你在这个世界上走了一遭后,最后留下来的岂不是也是虚无?

我想,我们所有人其实都是为了一件事而活:为了不被时间所打败。我们要证明:曾经那些爱也好,恨也罢,永远能够与时间分庭抗礼,历久弥新。曾经在自己的爱人面前所许下的诺言,要爱她一辈子,是要算得了数的。有些人一辈子结好几次婚,还有人戏谑地称之为“人生赢家”。其实当你的婚姻失败后,不断地更换自己的伴侣,走到人生尽头想必也是一片虚无吧?因为时间总是能够不断地将一切亲密的关系撕扯开,原来人与人之间的那种亲密,永远是如火花一般转瞬即逝,没有什么能够恒久不变的。

所以我更倾向于这样的爱情观:一辈子,一个人。你要为了坚守自己的诺言而活下去,是要赌着一口气,跟时间来死扛的活下去,不管你信奉的是哪种价值观,你总得要为了它,为了你身边那几个重要的人将自己交付出去。交付出去你懂吗?就是像一段柴火,扔到火堆里,就为了让火焰更加明亮炙热一些。

而最后,你的言行往小了的说,家人,朋友会因此而被影响,开始继承、延续你的思想,行为;往大了说,很多素不相识的人也许因为知道你的事迹,开始将你视为某种先锋,偶像而永远加以铭记。于是,你打败了时间。

有可能是写一本书,有可能是创办一家企业,有可能是经营好一个家庭,有可能是创办了一个品牌扭转了很多人的命运,有可能是选择当一个优秀的老师,不管怎么样,你永远是在打败时间的路上行走着。

浅见

今天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汉语和英语上在某个疑问句的回答方式上面存在着的不同,决定了两个国家很多事情,甚至于影响了它们各自截然不同的历史轨迹。

在汉语环境下:
提问者:“他不应该偷钱,是吧?”
回答者:“是的,他不应该偷钱。”

在英语环境下:
Questioner:“He should not steal money, should he?”
Answerer:“ No,he shouldn’t。”

你可以看到,同样是认可对方的回答,中文语境下是肯定,而英文语境下是否定,从中体现出来的是思维路径的不同。中国人认为我回答你的话,我是针对你说的,我的视野中,是以“眼前的你”作为锚点;而美国人认为我们是在讨论一件事情,我们双方是围绕着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来讨论,所以我的视野中,我们都站在“客观”的两侧。

所以你可以看到,中文使用者他们在思考时永远是以眼前的人为思考准绳,评价事物的标准、尺度、是完全可以依照眼前人的不同而不同。如果打个形象的比喻:中国人的生活就像是在玩儿“FPS”,比如守望先锋,反恐精英,而外国人的生活是在玩儿第三视角,比如“暗黑破坏神”、“传奇”、“英雄联盟”。

所以接下来你就可以拿着这个结论去解释很多事情。比如一朝天子一朝臣,比如识时务者为俊杰,比如指鹿为马的典故是什么。我们渴求的是紧紧依附在某个权力之上。因为在我所谈话的语境中,我更重视的是“你”,而不会去管我说的具体内容。

所以你会看到中文互联网上出现了多少的信息垃圾,企业在做对外宣传的时候,竟然套路跟一个小学生写的文章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他们更在乎的是规整、平稳、力图取悦眼前的人,合乎规范,而不用去考虑自己真的说了些什么。

于是,久而久之,潜移默化中,人们的表达能力也就越来越弱了。

2017年十二月
« 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