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默默的走

Create your own reality and other words

有太多人从自己的经验出发,告诉你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你需要达成什么目的,需要经历怎样的过程。什么事情是可能的,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太多的人从四面八方给你意见,有的声音如同汇总的河流,磅礴的声势压倒一切,有的声音相互抵触,你不知道哪个才是正确。

现在,是时候去创造属于你自己的现实。而当你走完这一切后,只会让树叶落下,掩盖住走过的路径。因为我清楚,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道属于自己的难题,这个世界的导师实在太多了,也不差我这一个。

今天晚上据说北京等地电闪雷鸣,这个时候是每个人都抬头望望天花板,感受一下气场,是不是有一种大于人类的存在是在默默注视着我们的。

曾经,我在各种电影里面看很多悲剧且伟大的角色,觉得他们也只不过是笔头下作家乍现的灵感,而如今我才知道,这样的人就在你的身边,而且他今天晚上已经交出了自己的答卷。最让人动容的地方在于:他向这个沉默的世界证明了:人,不仅仅是只有那种趋利避害,只管苟活的动物,他还可以凝视黑暗,对峙黑暗,甚至于主动走进黑暗当中。这一点足以写完“伟大”这两个字所有笔画。

睡去了,希望他一路走的安稳。


Freedom

maxresdefault


写给小侄女的一封信

小侄女心思澄明无暇,刚刚高考结束,猛然抬头发现了不一样的世界。于是就有了这样一封信。

丫丫你好:

你刚刚高考完,从书山题海中解脱出来,想必经历了这样的心态转换:从刚开始的如释重负,雀跃不已,逐渐心情的箭头开始向下调转,因为很快你会发现你即将迎来更多的不确定。

那天跟你聊完之后,又看到群里家人的讨论,作为你的一个朋友,而非什么小叔的长辈身份,跟你聊聊接下来的路。

你站在一个人生崭新的起点上,事实上,我们所有人都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才真的开始找寻自己人生的方向。从这一点上来说,真的值得开一次隆重的 Party,站在楼顶手里挥舞酒瓶,对着整个城市上空,对着美丽的川流不息的夜景,大喊:「老子终于自由了!」

但,这种自由只是从某个角度上来说是成立的,你还得不断的从父母那里争得更多的决定权。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有摩擦碰撞。我之前从某个心理学家那里看到一句话:人的成长过程就是不断地面对,调整跟自己原生家庭关系的过程。其实所谓的原生家庭,其实说白了就是亲生父母而已。为什么那么多的人在面对父母的时候会有抵触情绪,其根本原因在于:每个人都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而父母是一面镜子,会照出你最不想看到的样子。这面镜子会告诉你:嘿、别傻了,你还是那个过去的你。你从小到大的每一件糗事,每一个弱点,我全知道。

而我们为什么会在接下来交朋友,谈恋爱的时候,更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呢?那是因为他们能告诉你未来的样子。

而当你再逐渐的开始成熟,你必须用行动和现实去证明给父母看:你们对这个世界运作规律的理解,远远不及我。我会做出一些你们完全想不明白,无从理解,最后只有鼓掌的份儿的事。只有这样子,父母才肯放手。

说完了这些,谈谈你的专业和职业规划。看到大家在选专业时所透露出来的紧张气氛,我能理解,但另一方面我是想笑的。支撑未来社会的到底是什么?如今的技术发展的这么迅猛,几年之后该从事什么工作,其实真的没人能说得清楚。

因为我一直以来都跟科技圈,IT 传媒界的一些朋友打交道,还有一些自由职业者,所以我可以给你谈谈我的看法,你可以在接下来的时候以此作为准绳。

不管未来怎么变,技术如何冲击,你要确保有下面的几种能力:

1、首先是卓越的表达能力。这不仅仅是母语的表达,而且也关乎多门语言的掌握。千万,千万别扔了英语。事实上,一门外语对你整个思路的拓展,世界观的建立,思维模式的创新,太有帮助了。这几乎能决定很多事情。

2、对数据的掌握能力。学会用数据说话,让它为你服务,不管是技术上的数据,还是财务上的数字,你需要通过数据来理解这个世界的运作机制和规律。你有可能成为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数据分析师,这也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3、判断趋势的能力。其实上面两点的存在,就保证你不会在未来饿死了。但是第三点是让你能成为优秀的投资人,创业者的必不可少的素质。你要能在战略尺度上打败时间,看穿时间。并将结论付诸于行动。

4、做一个有趣的人。言语乏味,面目可憎的人实在太多了。你要保证自己是个有趣的,新鲜的人。这其实也是一种能力。

其实,在你的面前,如何简而言之,是存在两条路的。无非是体制内和体制外。家人们所关心的,紧张的,就是希望你能通过高考,大学、研究生,走进体制内。体制包括但不限于下面几种:银行、国企、机关单位。一般来说,进去了之后,家长的心就安稳了,就该愁你结婚生子了。另外一条路:体制外,一切建立在自由市场经济规律下的工作环境都属于这种。

这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前者安稳、富足、很轻松就能达到某种很稳定的生活状态。后者风险大,也许会手头拮据,也有可能非常富有且有尊严。至于你选哪条,在你自己。

我相信你是清楚的,所谓大学无非是给了你一个更加自由的学习环境而已。这里会遇到一些朋友,你从中去寻找接下来更加适合你的谋生方式,仅此而已。所以,Take It Easy,Keep your mind open。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最后,祝你未来的四年大学生活一帆风顺,遇到有趣的朋友,发生精彩的故事。

最后的最后:无论什么时候,保证好奇心、想象力、求知欲,这比什么都重要。


朋友一生一起走?哪些故事不再有?

辩论场上感觉随时能从嘴里抽出一把倚天剑来的马薇薇老师曾经这么教育我们:朋友的意义要远大于父母、伴侣。因为父母是血缘关系,你没得选没得挑,不管再怎么不顺眼你都得把他们供起来;而伴侣的关系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基于生殖欲望,这同样属于动物范畴,所以也是不受你控制的。

唯独这朋友,是彻底跳脱了生物的层面,在精神层面去寻找频率相一致的同类。它定义着你究竟是谁。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朋友的特殊意义可谓相当的重大,且有父母和伴侣无法替代的成分。

我身边的朋友没有几个,很多已经是隔好多时间出来聚一聚的那种。从我的经验上来说,不管多么好的莫逆之交,其实都摆脱不了下面的两条原则:

1、基于共同的一段历史,或者拥有类似的一个兴趣。你们曾经有过共同的求学、工作经历,或者在某个领域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但兴趣所凝结出来的友谊往往持久一些,因为过往的经历如同发黄的照片,最后再经过层层记忆滤镜的美化下,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其实兴趣其实说到底也会变的,只是不像记忆衰退的那么快而已。

2、礼尚往来。今天你搀我一把,明天我扶你一下,再往俗气点说,请客吃饭轮流坐庄。不可能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无止境地帮忙,奉献。我的一个朋友命运多舛,走在漫长的 L 型的最右端,180 度的直线,一丝一毫向右上方抬起的角度都不曾出现。于是,无休止的麻烦如约到来,我才知道,朋友这件事,再怎么说的斩钉截铁,人心上都会放着一杆秤的,时间像是朝着一个方向上吹起的风,沙砾一点一滴的在一个盘子上堆积,很快天平就不再平衡了。

或者简而言之,两个人起码是处于同一消费阶层,同一收入水平上的。双方差个毫厘其实也无所谓,但是如果一个人觉得年收入二三十万是挂在星河上的一个梦,此生最大的追求,而另外一个人在苦恼的是另外一件事,你说这个朋友如何做得下去嘛。

最近与这位朋友关系上所发生的微妙变化,让我真的能够体会到现实能够静悄悄碾压一切,或者说,就像是你站在船头,然后用船桨轻轻触碰码头,岸上的人跟你招手,然后越来越远,他开始变得面容模糊,也许此生都再也无法见到他了。

将朋友关系的相处之道说的如此的冷酷现实,讲出来似乎显得自己也有点儿薄情冷血。多少次酒后那种肝胆相照的义气呢?现在跑到哪里去了?

现在我只承认一点:酒后说过的话,那些眉头紧簇,目光凝重,拍着肩膀所说的话,现在想来很傻逼,真的非常傻逼。

结论的结论便是:少喝酒,多吃肉。

 


日本的深夜食堂,西安的夜幕排挡

我国有深夜食堂么?那种食客们风尘仆仆,兴致冲冲地闯进一间小屋,围坐在厨师的一周,各自都带着一堆故事。食物的热气与香气升腾起来,小小的房间与外面寒冷寂静的环境隔绝开来,热闹且温馨,自成一个小世界。

大家客气的相互寒暄,自然友好地搭讪,而当一碗碗刚出炉的食物送进肠胃,裹了一天的“铠甲”就此哗啦啦地散落在地上。而等交换了各自的故事后,又迅速地消失掉,各自奔前程。

这样对陌生人不设防,且相互道声珍重再见的场景会在西安会发生么?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怕是不存在的。

对应于日本的深夜食堂,我们这里有的是夜色降临下的大排档。

排档分为两种。第一种是一堆小推车,三轮摩托车所临时盘踞下来的一块地方,它往往会突兀地出现在交通闹市区的枢纽位置。地上散落着马扎、小孩子吃饭时常常用到的折叠方桌。推车上往往会有一个醒目的红底白字的招牌,其营销战略要么是以行业领军者自居:比如“麻辣大王”,要么是挂靠某个地方名称,一般都是百姓只能在新闻联播里见到的地方,比如台湾烤肠,土耳其烤饭,对了,还有沂蒙山的煎饼。想必很多人都对下面的食物颇为熟悉:炒面、炒饼、馄饨、馍夹菜。竹签子上穿着鹌鹑蛋、鸡柳、海带、青菜、豆腐皮,然后浸泡在红色的汤锅里。

这个时候作为食客的你,只需要大大咧咧地走过来,抄起一个马扎坐下来,然后对着夜空喊上一嗓子:“老办!烤以霸腰子,多方店资然!” 往往离地也就十几公分的桌子上,都会放着一瓶冰峰。

这种摩托车、三轮车所组成的迷你夜市,往往是刚刚走出写字楼的加班白领,出来享受夜生活的年轻情侣们经常光顾的地方。便宜、好吃,解饱。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某一年,从西大街的莎莎出来,就从那个闪烁着霓虹灯的大楼下面,摆满了小方桌和马扎,很多年轻人从那样一个光怪陆离且浮华的世界走出来,很自然地切换到了更接地气儿的生活状态当中,捧起一碗热腾腾的馄饨面吃起来。

第二种是街边夜幕落下时街边搭起来的大排档。以往城管查的不严的时候,街面上会摆满了那种白色的遮阳椅。而近几年似乎这样的场合越来越远离市中心,常常见于某些偏远的郊区,往往会以啤酒园的形式出现。

这个时候,上到台面的食物就会高级了一些了,比如会有一些海鲜。而此时的众生相也就丰富有趣了。

比如几个膀大腰圆的社会哥,青龙白虎在黑色背心里若隐若现,几个妖艳的女子穿插坐在男人中间。他们在这种场合中怡然自得,把酒言欢的状态,可比拟于《大西洋帝国》黑帮成员在夜总会里听着爵士乐,喝着啤酒,抽着雪茄,旁边几个舞女依附在身上。

比如刚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生涩拘束地双腿并拢坐在那儿,非常规矩。对面坐着提携照顾他的中年人,大马金刀的坐下来,熟练地招呼老板,把菜点上后,潇洒地点上一根烟,在袅袅升起的烟雾中,眯着眼睛,开始问起他从事什么工作,然后开始在桌子上一笔一划的指点混社会的条条经验,其间种种的利害关系。

比如我还曾经见道两个男人愁云惨淡地坐在那儿喝闷酒,原来是一个失恋了,另外一个拙于言辞不知道如何张口。念及痛处,沉默中忽然恨声道:“喝!” 那个夜里的长安城中又多了一个醉汉,摇摇晃晃地走着,出租车司机绕道而行没人敢拉。

我还见过一次,大排档接近散场,一个桌子上只坐了一位女生,长头发,一身白色的吊带裙,桌子上点了一大堆的烤串烤菜,多半都没吃完剩在那里,脚底下散落着几个酒瓶,看起来明显是喝大了,人半趴在那里,用手支着头。直觉告诉我,这一般是遇到了难以逾越的坎儿了。旁边一桌上的几个男人也在不断地把目光投向这个女孩儿,时不时还貌似商量着什么,然后爆发出一阵笑声。我正在犹豫着是不是要上去搭话时,只见烧烤摊的老板大步走了过去,把她扶起来后,从她嘴里模模糊糊问清楚了住址,随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就将女孩儿送了进去。于是顿觉心安。

说了这么多,让我们来看看最近热播的国产版的《深夜食堂》是什么样子。话说,光是凭借黄磊的一身打扮,以及第一集里面各位食客进来后说话的语气,你甚至会有一种“平行世界里我国已经被日占领几十年后的场景”。光是这服饰、人设不符合现实也就罢了,让该剧质量沦为一泡污的根本原因是:无节制的植入广告,以及完全无法称之为演技的表演。

一边是面无表情的黄磊在机械地说这欢迎光临;一边是快乐大本营的吴昕极尽五官之所能来向观众宣告:“这泡面贼 TM 好吃。” 另外一干人等的表情其浮夸程度,让人连苦笑的力气都没有,剩下的全是尴尬。

所以相比之下,我们更是会将目光投向身边的生活,我们经常会去的夜市以及排挡。之所以对这样的地方充满感情,其原因在于它能让人慢下来。如今的社会发展速度太快,每个人都在拼了命的向前奔跑。奔跑时,视线会变得模糊,视野会变得狭窄。而长安城晚上的大排档就是漫漫黄沙中的一座驿站,人们能在这里歇歇脚,在这里,故事和酒,两者皆有。

其实,虽然人们总是说美食美食,但大家对味道真不怎么讲究。只要食材新鲜一些,烤肉和烤韭菜不要那么老,立刻就能有口皆碑。人们更在乎的是一起吃饭的人。还记得之前在电子正街那里的三宝烤肉,人气高时乌压压大帐篷下全是人,不仅夏天如此,冬天桌子之间还会架起烤炉,丝毫不影响生意。而如今这家店的服务态度和食品质量和它的扩张速度呈反比,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西安的盛夏,于此时此地你才能感受到最真实的烟火气,而不是一个穿着日本服饰的中国男人,从厨房门帘背后给你端出来一碗热气腾腾的康师傅老坛酸菜面。


这个国家自有一种吞咽苦难的能力,各种在常人眼中无法下咽的历史,都被平滑地送入到了肠胃当中,默默地将其消化掉。

九年了。


闲言碎语(1)

是数字娱乐把无数个走投无路的年轻且暴躁的灵魂困在了暗无天日的网吧里。你党应该感谢马化腾,真的。

有些事即便成了,也不会放在网上当作墙上的奖状供人浏览。每个人的路都是独一无二的,更何况还有运气成分。

现在觉得“惺惺相惜”这个词很恶心。

相比于外界给你的假象,自己给自己造成的错觉才是最难破除的。

我觉得吧,一辈子总得有几个不可原谅的人。别总拿“放过别人即是放过自己”的那套鸡汤说辞麻醉别人。你要证明人的情感(不管是爱与恨)是不会被时间所击垮消解的。如果时间能战胜一切,那人本身就是个虚无,有个毛的存在意义。

在肯德基,年轻妈妈控制不住脾气,对面前的女孩儿大声呵斥,女孩默默承受。真的很烦这样的家长,像是一只动物。

羚羊种的月季,今天早上发现被邻居家的狗窜进来踩断了。心有恨意,不自觉地举起拳头喊出来:“let’s build a wall! The neighbour must pay for it! let’s make our garden great again!”

 


一个觉悟

婚前婚后,个人觉得最大的区别便是:曾经那些如纷繁蝴蝶飞舞迷人眼的小玩意儿,包括但不限于游戏、电影、小说、音乐,哗的一下四散开去,就像是魔术师把一只兔子放进黑色礼帽里变没那样简单。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曾经,我觉得在精神上有追求是一件很酷的事,也是让一个人变的有趣且深刻起来的必要条件;而迈过三十岁这个坎儿之后呢,开始加速向“充满铜臭气息的人世间”俯冲。

你固然能在精神上脑补出另外的一个宇宙,但是银行账户里的数字才是圆规里划出圆形的那根“胳臂”,它的长度定义出你能在这个世界上行走的最大距离,甚至也定义出你在超市中的行走路线。更何况,生于世上并非独为自己而活,有了家庭,责任确是沉沉地压在肩头。

也难怪为什么每次大家聚会的时候,长吁短叹时多,纵情大笑时少,行走在暴雪迎面的路上,大家都在坚持着下一秒,视野里能出现一间透露着橘红色暖光的暖和小屋。

有些人在中途倒下了,给我说:“我就在这儿待着了,走不动了,这是我一生能行至的最远处了。你加油。” 有些人先跑了,临走给我说:“咱们走错路了,大部队在不远处,他们在朝另外的方向挺进,我不跟你这儿耗了,耗不起了。”说完丫拎起包一溜烟儿地消失在雪雾中了。

总而言之,同行者越来越少,可是自己的步子却也迈的越来越大, 越来越坚决。我想,前三十年所孤独度过的每一分钟都没有浪费,它们像一颗颗钉子,以静默的力量钉在灵魂深处。

越来越相信性格决定命运的事,虽然我没有信奉任何的宗教,然而这“性格”和“命运”之间所勾连起来的错综复杂且微妙的关系,让我能多多少少体会到神的威严、肃穆与庄重。

我的故事里,没有什么一夜之间的顿悟,没有灵光一现,也没有醍醐灌顶,日复一日的静默之中,真相自然而然浮出水面。


被一股怀旧之风刮的天旋地转

前几天机缘巧合,与初中同桌联系上了,进而进入到微信初中同学群,于是,被一股强劲的怀旧之风刮的天旋地转。

如果回过头来看我过去的就学经历,它应该是独立成篇的小说。小说中除了“我”这个角色是恒定的之外,第一部小说中的角色绝不会出现在第二部中。

似乎每开启新的征程,身边总会围绕着新的朋友,然后随着宴席的结束,大家挥手作别,有些时候甚至连个像样的仪式都没有。稀松平常的某一天,我们都没想到那也许是此生最后一面了。

我的大学是在山东烟台上的。如果让我回顾一下自己的就学经历,对大学的舍友们最怀有歉疚。因为寝室里面有一个福建的、一个东北的、五个山东的,还有我这一个陕西西安的,其中山东的五个同学家庭经济状况都比较一般,而我当时却没有很在意这一点,虽然自己的家境也一般,但是跟农民家庭的孩子比起来,那真的还是有区别的。

就比如说当我们第一次聚首聊天,我必须给他们解释什么是 QQ;我从包里掏出来一个 CD 机,立刻会投来十分好奇新鲜的目光。而我没有在一开始就注意到这其中是存在着某种隔阂的,不以为然的生活,我想应该是会有几次刺痛他们的自尊心吧,其实真不是有意的。

总而言之,四年的时间,一起喝过酒,彼此拍肩追求侠肝义胆,吐着酒气说是要做一辈子的兄弟(忽然觉得这句话的原本应该是“说好做彼此守护的天使” XD)。现在想来,真的是蛮可爱的。如今的人们怎么可能如此直白的表露感情,那么这种感情并不能指向遥远的未来,但在那一刻,是很认真的。

进入社会后的人们是什么样子的呢?精心地布划关系的网络,构建利益输送的渠道,并以此勾勒出自己获取财富的边界,精心维护好它,扩大盟友,铲除异己。在长袖善舞中,渐渐让自己居于利益输送的中心位置。这当然是需要熟练切换好几种表情才能办到。

那么剩下的人呢?坐办公室?喝茶?看报?所谓的人生宽度只不过是自己的办公桌与饮水机之间的距离?

事实上,当我加入了初中同学群之后,翻看了一下他们的头像、朋友圈,不禁由衷的佩服社会强大的生产流水线的能力,这就像是工厂上的某一个四四方方的样品,被切割打磨的一模一样。

所谓寒暄中最常见的话就是:“你们年轻,而我已经老了。” 所谓最入世的态度,就是站在侧面,伸出手来介绍:“这是我们高局。” 尽可能捧着所有人,尽可能让自己的个头再低一些,然而在所谓的“不经意间”,云淡风起的提到某件事,表示:“我其实都是在让着你,你还没发现么?”

关于社会交际的游戏规则无非就是这样。而我已经厌倦了那一副又一副相同的表情。

当我进入社会以后,换了几份工作,同理,当把同事的这层外衣脱掉之后,立刻秒变路人。但与此同时,在互联网上却结识了一批人,我和他们的关系恒久且稳定,每日的问候早安,在特定时候的吐槽,分享,这些似乎已经成为了让人生足够有趣起来的重要支柱,而在不知不觉中,五年,甚至十年的岁月就被灌注到这份友谊上面。

去年的时候去北京,到其中一位朋友家做客,给她的孩子买了饭盒,大家一起围坐在桌子跟前吃羊肉,喝洋酒,很开心。希望今年能多一些这样的机会吧。


正式踏入 Mac 世界

2017 年一开年,羚羊就给本人送了一份大礼。带 Touchbar 的 Macbook Pro 13,而且还是 512 G 的版本,从小寨赛格国际的实体店提的货。

从上中学的时候开始,进入数字世界的入口就是微软给我打造的,之前总是听别人说起 Mac 带给用户的惊喜愉悦,说实话,自己是不以为然的。在我故有的对数字世界的认识里,黑白屏幕上自上而下滚动一串串的英文,然后跳出 Windows 的界面,这是一种植根于记忆深处的唯一路径,唯一可能。

让我对 Apple 产品,尤其是笔记本产生兴趣的源头来自于 iPhone。起初只是老舅退下来不用的 iPhone4,自己把手上的魅族给放下,拿起它,然后就放不下来了。手掌握着 iPhone4 切割的圆润与锋利结合出的边缘,然后就开始给羚羊和我买了 iPhone 6 和 6S。

于是在不知不觉中,本人的移动互联网其实已经被 Apple 霸占,于是开始好奇桌面端的 Apple 世界又是怎样的。逐渐发现,身边很多我所喜欢,所欣赏的人都开始对 Apple 赞不绝口,它的笔记本产品对我的吸引力也就越来越大了。

今天正式踏入 Mac 世界,虽然之前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系统,但是上手几乎没有任何困难。记得当时我还很无知地问导购:笔记本配鼠标么?当我开始逐渐上手触控板的手势操作,我才意识到为什么不带鼠标。因为在 Apple 的概念里,你的眼前只需要出现这样一个本子,鼠标是什么外设?甚至电源线也给取了,本身的续航时间足以满足你一天的需要。

事实上,惊喜是从拆箱的那一刻就开始出现了。屏幕上的一张薄薄的纸,被我轻轻取下,然而就在纸张完全脱落的那一刻,电脑就亮了,就像是一个被人叫醒一样。在 Apple 的图标亮起来几秒钟后,直接就进入到了桌面,没有什么跟我完全不相关的英文字符再跳出来了。

事实上,当我越来越上手 Mac,那种为什么会造就如此多果粉的原因也就越来越明显。很明显,在人与数字世界之间,Apple 所铺设的路径最短,也最好看。它要你通过手指的划动,键盘的敲击,就能够自由切换程序,畅游在数字世界中。这是 Windows 到现在都没能给予的一种愉悦体验。

前几天看新闻,Elon Musk 在公众场合这么说到:人们必须迎接机器的到来,在人工智能彻底颠覆世界之前,真正能站稳脚跟的是那些能够跟机器共存,协作,甚至实现某种程度上人机合一的群体。而这种功能上的拓展,对于男人们来说是不可抗拒的,正如女人希望自己的容颜像花儿一样,男人们渴求的是对信息的控制能力。

最后说一点,Mac Book Pro 满足了我对一款笔记本所有的要求,之前曾经担心它的键盘手感会差,但是实际上手之后,这种噼里啪啦的感觉完全回来了。手指在键盘上连续敲击的感觉,毫无滞涩。这样一款笔记本强烈安利给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