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8年7月

路还长,我和你一起成长

孩子落地已经 10 天时间了。这样一个新生命,在偌大的榻榻米上四肢晃动,挣扎,哭喊,排泄,脸憋的通红,时不时地浑身都在用力,就像是一颗豆子在石缝当中崩裂发芽。从刚开始眼睛是两道长长的缝,到现在眼皮逐渐睁开,里面有星光在闪动,其实只是几天的时间。而今天,他在床上挣扎的力道更大了,似乎是想要学着如何翻身,而翻身之后,便是可以四肢爬行,再然后,就可以趔趄前行了。

于是,在这样的观察当中,你便能真切的感知到生命的涌动是何等的波澜壮阔。而关于亲子关系,我只是想说:路很长,我会和你一起成长。

之前看到过一篇鸡汤文,里面有句话的大致意思是:我带你看世界,你带我认识我自己。孩子降生后,自己的注意力,兴趣点,似乎完全颠倒了个儿。我想到的,更多的是如何让我和他一起变得更好。

想必每一个新生儿的父母都会感慨:我一定要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送给他。其实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便是更好的自己。你是否能成为孩子的榜样,是否能身体力行,是否能在前方领他走好最初的人生路?

路还长,别担心,我和你一起成长。


浅谈夏天打蚊子跟炒股票之间的哲学关系

本人夏天打了无数只蚊子,这些蚊子的死法不一,雪白的天花板上尸迹斑斑。蚊子有时候多到短短半个小时,我能打死将近 20 只蚊子的程度,也正因为丰富的猎杀经验,掌握了一套组合拳和心法,并发现此心法竟然能活学活用套在股票投机市场上,现总结如下:

股票市场上的追涨=半夜里,你全然不管蚊子的存在,就是想一心睡去,但是不巧,蚊子袭来。这时候你打蚊子完全凭借的是耳边的嗡鸣声,然后模糊中一巴掌扇过去,九成九,你这蚊子是打不死,捏不中的,往往留下来的一声清脆的耳光。这就相当于韭菜在股票市场上的追涨,他看到上涨时的”大笔买入“,就变得生理不能自持,然后就跟进去了,然后一巴掌就落在自己脸上了。

股票市场上的低吸=你这个时候不睡觉了,打开台灯,让一团黑暗中有了一团暖暖的亮光,你知道,蚊子必定会到亮光处来,这就跟低吸是一个道理,题材的炒作,绕不开这个标的,我选择一个安全的地方,守株待兔即可。

股票市场上的打板=空无一物的房间,你看似静悄悄,但其中潜伏了很多的蚊子,你必须仔细观察,壁纸一寸寸的细细看过,墙角,窗帘,床头,衣柜上方,每一处都不能放过,然后你会发现趴在墙上的蚊子,这是最具有确定性,也极具风险性的尝试,打板是有可能打到,但是你还得考虑第二天的溢价,即这个蚊子的尸体务必不能留在墙壁上,留上了,你这个板也就白打了。

有的人赤手空拳打蚊子,有的人拿苍蝇拍,有的机构凭借独有的通道顶一字板抢筹,那就是拿这电蚊拍了。这个市场本身就不公平,不要艳羡别人的身法、手段,多去思考一下自己一天能打死几只蚊子。

7 月 12 日凌晨 1: 42 分失眠,写着玩儿的。

 


火车到站,下来了一个小人儿

终于,火车到站了,从火车上下来个小人儿。那是我的儿子,换句话说,我当爸了。

羚羊这几天吃了不少苦,之前尽管她看了那么多产妇的视频日记,见识了那么多狰狞的表情,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也会如此的辛苦。因为她心心念念就是要上无痛顺产,结果剧本变了,无痛没上,催产针倒是上了。从 7 月 4 日开始见红之后,到 7 月 8 日孩子呱呱坠地,一共五天时间,活活就疼了五天时间。刚开始是小疼,然后放佛就有个掌管疼痛级树的旋钮在那里,有个人逐渐地加大疼痛指数。

7 月 7 号的晚上,我几乎通宵,耳边是羚羊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呻吟,最后黑暗中传来的已经是嚷叫了,我告诉自己,现在什么都做不了(羚羊在痛的时候不让人碰),只能默默地一次又一次的打开手机按下宫缩计数器,每隔 10 分钟,一波犹如雷击的疼痛感袭来,长达一分钟左右,然后如潮水褪去,再过 5 到 10 分钟,疼痛再次袭来,就这样持续反复,羚羊整整坚持三天三夜……

我还记得今天下午在产房,我换上了专门的隔离服以及鞋套之后,火急火燎的往里面走。从门缝看到虚弱的羚羊,还有旁边躺着一个小小的人儿,她给我摆了一个胜利的 V 字手势,眼泪一下子就忍不住了,还好那时候护士还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不让我进去,于是就在门外不断地踱步,深呼吸调整心情。见了羚羊之后握着她的手只是说:“你辛苦了。”

6 斤,男孩儿。就这样当爹了。在推上收到了三百多个人的点赞,上百人送来的祝福。感觉自己的生命中某些版图开始做了位移,某些东西碎裂,某些东西完整,总之,有了全然不同的形状。

7 月 8 日,列车到站,欢迎新乘客的到来,此地便是你的家。


药罐子里面没有神,只有胡椒面。

羚羊大着肚子,不方便去电影院,就在网上找了个在线看的地址,就是那种在电影院盗摄的片子。全片看下来,前半段穿插了点黑色幽默,后半段全是无语问苍天的苦情戏。之前有看到过网络上的评论,不禁感慨现如今你只要把持着流量节点,那么几乎能拥有“点石成金”的魔力。

但首先,你得是石而不是屎才行。也正因为大家已经看到了太多的屎,见到一块石头,新奇的不得了,让旁边各路大神摩挲一番后,白糖就变成了碎钻,绿辣椒就变成了翡翠。

这就是我对这部电影的整体观感。其实,这片子还带有一点危险的气息,它巧妙地避开医保这些最为基本保障的系统中出现的漏洞,而直接将“劳苦大众”跟“衣着光鲜”的资本家对立了起来。片子一开始没多长时间,就是一群病友戴着口罩围在公司门口举牌闹事,而走出来的几个人,一看就是典型罪恶资本家的面目,靓丽的领带,鲜艳的西装,得意洋洋轻蔑的表情。

矛盾一下子就浮出水面了。也许是摄像机第一次关注到患有重疾的人群,观影结束后往往人们评价这部片子接地气,具有直指现实的锐利锋芒。但这所谓的“锋芒”,其实简而言之只不过是又一碗浓浓的鸡汤而已,让你感动,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倾佩草根英雄的挺身而出,最后庆幸自己并不是那一小撮儿走投无路的群体。

没了。

其实贵国的电影,或者说精神产品,安全的无非两种,一种是痒痒挠,这是最安全的,各种无厘头的笑料给你一堆,比如男扮女装啦,学周星驰之前的某些桥段啦,另外一种是胡椒面,往你脸上这么一吹,眼泪扑簌簌的掉下来,感伤堕胎青春啦,伤痕累累的爱情终于落幕最后还想着把幕帘子再撩开重走一边戏码啦。

煽情的部分稍微有点危险的原因是,情感涌动之处,你不能找泉眼儿,换句话说:你不能去问为什么。比如为什么要有人牺牲,为什么不公不义就这么发生?为什么一问出来,在别人眼里你就很没意思了。你把四肢舒展了放在承满眼泪的浴缸里,不是挺好一件事儿吗?何苦来得要去问为什么?这不是挑刺儿吗?

综上,你能获得的精神按摩有两种,痒痒挠和胡椒面。不允许你有追问和思考。鉴于大部分的电影来痒痒挠都算不上,而出来一部胡椒面的电影概率是那么的低,所以胡椒面就成为了人们精神食粮中的珍馐佳肴了,情怀担当,现实辛辣,这些词儿都跟粉底一样扑扑的往上面盖了。

现在想来,其实想要“站着”把钱赚了,在此地似乎也不是一件难事。


火车要进站啦

昨天一睁眼,看到羚羊走到床头说:起来啦,去医院了,我见红了。立马觉得身边响起来紧张的 BGM。火车终于要进站了吗?

于是着急忙活的洗漱,吃饭,打车去医院。外面下的还是大雨。其实于体温相对偏高的产妇来说,这是一个非常舒适的天气。但是自己觉得,踩在打起大大小小水花的路面,手里拎着三个大的待产包,我和羚羊还有丈母娘三个人行色匆匆,总觉得有点忙乱和狼狈。

去了医院做了 B 超和胎心监护之后,医生摆摆手说时间还远远没有到。好在家离医院本身就不远,打个车 10 分钟就回到家里了。昨天晚上,镇痛开始频繁出现,而且疼度加大。早上还笑嘻嘻的羚羊,晚上的时候握着我的手,皱紧眉头,也不想说话了。

以往我都是在电视网路上看到女人生产的情景,最后的时刻,无一不是仰着头,脖子上血管青筋突起,头发被汗水粘着贴在皮肤上。这种痛苦的表情看了,哪怕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我都觉得很难受,更别提是自家的羚羊了。

昨天晚上跟羚羊说笑,说以前爸妈对我们恨铁不成钢的情绪,现在似乎什么都没开始呢,就已经多少有了体会。你想啊,将他带入人世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最后学习成绩还 TM 给我来个 59 啥的,腿难道不考虑被打折一下吗?

后面的路还长,希望一切都平安。


七月

今天正式進入 7 月,2018 年已經過去一半。仔細思考一下自己想做的事完成了幾件,還有多少東西只是淺嘗輒止而已,這兩天晚上睡不着覺,一直在想接下來的計劃和安排。

要從妙手空空處變出花團錦簇,要從粘稠停滯處變出輕盈靈動。

人們都說想要給下一代最好的東西,其實最好的禮物就是成爲更好的自己。他們只需要在旁邊 Watch and learn 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