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8年8月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我从曲江搬到了北郊这边。西安人都知道,这一南一北两个方向,房价是天差地别。

曲江是所有人眼中的「富人区」。这里小别墅、小高层林立,林荫小道,鸟语花香,Shopping Mall 坐落在各个小区之间,无论是柴米油盐,又或者是咖啡茶社,全部收拢在巨无霸一样的建筑里。路上的公交车、公交站也比较少,时不时能看到一个慢慢跑步的时尚年轻人,耐克阿迪自不用说都是标配,还会配上腕带,头带,一幅精致生活的模样。

而当你搬到北郊来,这简直就成为了曲江的镜像,一个完全颠倒过来的世界。这里林立的居民楼没有了西式建筑的设计特色,往往配色简单,功能实用,一梯多户。街上多是一排排的门面房商户,有什么移动联通的充值和手机维修,女人从卵巢到脸蛋的精致保养,有五金店杂货铺便利店,有面馆快餐店烤肉店,但往往都是沾了一些知名品牌的山寨牌子。这里交通无序,有一种全凭人类下意识活动而从混乱中衍生出来的秩序与和谐。早上六七点的时候,整个街面上就已经热闹起来了,卖包子稀饭的、炸油条,卖豆腐脑的,还有河南的肉丁胡辣汤配麻花、食客们往往大快朵颐。你可以经常看到吃到满头大汗的大汉,一只脚踩在高处,二指背心卷了起来亮出肚皮。我甚至有一天看到了几个光着脊背的醉汉,大声的说笑,那可是早上七点多钟啊。

两相对比下来,你会发现曲江倾向于欧美地区的社群文化,而北郊这边的「土味」就更加浓厚一些。前者的人情相对冷漠,更加在于品牌,时尚,光鲜亮丽,消费水平也偏高,而后者的人情走动更加频繁,哪怕是素昧平生的路人,路过相视一笑打过招呼开个玩笑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做的早点实在,可口,没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噱头。

你要是问我更喜欢哪种,年轻时向往曲江,年长后向往北郊。年轻的时候情系欧美文化,尤其受了诸如《情人节》这样的爱情电影的影响,晚上约在窗明几净的落地窗跟前,跟佳人碰杯,旁边是一位将一只手背在身后,彬彬有礼身着燕尾服的 Waiter,端着盘子服务;早上总是先冲完澡,系好鞋带后用 Apple Watch 来记录今天的健身情况,这里充满了秩序、整洁、孤独这些词汇。

但是,当你走进生活的深处就会发现,有很多都是文艺作品带给你的幻象。咖啡和大蒜,哪个更对你的脾胃,哪个更真实可信,我看还是选大蒜好了。至于原因,那么得从当年马列主义传入中国那时候开始说起。

按照俄国的革命经验,我们的革命是要起始于城市里的工厂,工厂搞定了,一步步的向全社会蔓延。中国的一批年轻人觉得就得复制粘贴到这里来,但是有个毛姓年轻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中国的本质是个农业大国,革命的「睾丸」在于农村,而非城市,我们首先就是要争取农民。这个点掐的特别准。

其实,在接下来的历史进程中,无论是国策、还是当下个人的自我选择,创业,你能多去思考一下毛姓年轻人为啥那么想,而你就严格地按照他的思路去发挥,决策,一般都错不了的。这种正确的分析或者决策,最后如果加上一句总结语的话,就是:「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为啥要加这样一句结束语,那是因为要强调一些「实事求是」这四个字。我们太多时候愿意一厢情愿的去判断,相信,以为一些事,而不去调研事情的基本面,最为客观的现状。

就比如说,如果你做手机的时候,老是搞什么高端人群,8848 加密手机,广告宣传语定位的高端商务人群,不管你的手机壳子有多么金灿灿,最后胜出的都不会是它,而是强调性价比,让你用最少的钱买到最好产品的手机,从 iPhone 手里抢夺用户;

就比如说:如果你做一个社群平台,不要老想着知识精英,开启民智,自由辩论,真理至上,你没两天就不说被政府监管了,社群内部一群互相都瞧不上的精英就会因为内讧而分裂;相反,如果你做一个供人们炫富,扮丑,在短短几十秒时间内无脑乐呵的短视频平台,让无论是民工大哥,还是白领丽人,又或者是小学生中学生,都能在里面停不下来的刷刷刷,那么你也就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

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实事求是,最后总结呢,就是「情况呢就是这么个情况」。

最后,我现在尤为的喜欢接地气的烟火人生,就比如最喜欢看到的就是大排档前夫妻算账,白领抽空后街抽烟,饭店打烊吃饭,工地睡前打牌,都代表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所以,情况呢,就是这么个情况。


历史的转折点

现如今人们都喜欢宏大的叙事,动辄就是时代如何,历史如何,从 2008 年那时候,各路媒体各路宣传都是极尽了世间所有慷慨激昂的词汇,着重表达的无非是我们所有人都是站在历史的潮头,迎面吹来的海风吹的我们的衣衫猎猎作响,那那种乘风破浪的势头,无论讲述多少次都还是会让人目眩神迷。

但是我现在尽量想用一种中性的词汇,一种存在极大变数的拐点,来形容当下。之前我看到有句话说的特别好,国家对外宣传时轻描淡写处所提到的「一小段的弯路」,其实对于很多人来说,那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事。想来真的是这样,一个人的一辈子,能够具备基本生产力的那段时间,也就是 25 岁到 65 岁这段时间,这不过就是四个十年而已。而当下很多年轻人所做的选择,就是将自己的若干个十年,作为筹码押上去,选择跳上疯狂疾驰的地产列车。没有跳上车的年轻人,会被时代甩在身后。

这种房产上看多和看空的对决,其实从十年前的时候就已经打的胶着,后来是多头骑在空头的身上,暴雨般的拳头落下。

人很难不被时代所裹挟的。很多人嘲笑着宏大叙事的虚无,其实这一点儿也不虚无。当自身没有足够的决断力,掌控力的时候,你只能被潮流所裹挟。而如今看来,似乎我们真的已经走到了一个转折点。这种转折点是上,是下,无疑会将一批人的人生埋葬。

其实,中国这个巨大的机器怪兽在历史中披荆斩棘的时候,每到一个瓶颈节点,都是需要一批人作为「燃料」给消耗掉的,之前的下岗工人、纺织厂、富士康生产线的工人、那些在煤炭大省里,用肺部吞吐烟尘的老人孩子,那些中国石油 60 元上市之后兴冲冲全仓买入的股民,每一个破局的点,总是会有人来买单的,转型的成本总是会选择一批人来进行分摊的。

所以,在盛世狂欢时,在 2008 年奥运所有人在鸟巢兴奋的倒计时的时候,是不会有人回望一眼我们身后留下来了什么,那些历史巨轮所碾过的灰烬,被风一吹就什么都不存在了。

同样,再过上二三十年,我相信贵国还是会以最为倔强的姿态,抵抗着世间最基本的法则,但是谁会是接下来被献祭出去的祭品呢?

没有人知道。


一个夙愿

看了很多的小说,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动笔去写。一直以来,其实自己想写点系统的,可以用「部」这个量词来总结提携的东西,而不是在博客上零零散散的敲敲打打。

这其实是一颗埋藏很深的种子,其脉络已经在泥土的深处盘根错节,总得有让它能见天日的一天。在动笔写的时候,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考量。人物情节总是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现在回想起来,太过强调伏笔的预埋,情节的反转,但是却少了很多人物的描写。说实话,我现在都觉得我那部小说里几乎所有的人物,都是在用一个声音在说话,而当预设的伏笔越来越多的时候,我自己也开始觉得要将这些坑填掉,甚至还有在各种「坑」之间构建起有逻辑的关系,是一件越来越吃力的事情。

但是还是会写下去。前几天把 Ayn Rand 的《The Art of Fiction: A Guide for Writers and Readers》下载下来,看的时候就觉得获益匪浅。她就在说:其实写作就是一场与潜意识进行捉迷藏的游戏。你先确定下来这个故事要体现的基本脉络是什么,在接下来的写作过程中,那么就是由你的潜意识进行引导,而非平日里的意识。

这种潜意识说起来,完全来自于平日里的思考,琢磨,以及平日里大量的阅读和积累。正如牛顿被苹果树上掉落的苹果砸中脑袋,而想到了地心引力,一个写作者的灵感,也应该是这样迸发出来的。

不过还是很满意自己终于迈出了第一步,这部非常唬烂的小说,不管里面的情节会有多么无脑,也不管里面的人物角色有多么苍白,我还是会继续坚持把它写下去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接下来的情节发展中, 会努力让它写的越来越成熟,自己该纠正的地方去纠正,该完善的地方去完善。

最后推荐一款写作软件,堪称神器:Scrivener。

 

 


A New Start

跟羚羊过二人世界,在曲江这边住了将近四年的时间。今天,我们叫了一辆货拉拉,把两条泰迪的笼子,家里的植物,孩子的衣物物件,全部拉上了车。我们抱着孩子,牵着狗子,又一次回到了北郊,跟爸妈住在了一起。

孩子的出生,让我们本来各自享受二人世界的两个小家,再次融合成为了一个大家。

今天早上一顿忙碌,等到了中午收拾了大部分东西之后,又跑到附近的停车场办理了包月年卡。觉得接下来的日子,因为跟父母的相处,更因为孩子的诞生,而会变得完全的不同。

对了,自己还把 Twitter 给注销掉了。Twitter 是我 09 年注册的,现在是 18 年,用了整整九个年头。也许正是因为孩子的诞生,看到真切的生命在怀抱里扭动,挣扎,两相对比之后更是体会到了网路社区的虚无。

长期活跃在网路社区上的一般是两种人,第一种是可以将自己的现实利益跟网路受众给挂上钩,但是这绝对是凤毛麟角,更多的是第二种,就是希望能在现实以外的地方,做一回真正的自己,吐露自己的心声,在数字空间寻找自己的同类。当自己的情绪发泄完毕,当随着一句句轻飘飘的嘲讽换来了似有似无的共鸣,自己才能像电动汽车一样充好电,再次上路。

九年的 Twitter 记录,我全部下载了下来,备份在了电脑里。现在想来,还是有点恍若隔世的意味。

所以才有了标题上的 New Start,之前一直很出世,冷眼看人间,笑论各路傻逼,谁都不放在眼里,但事实上自己何尝没有做傻逼且疯狂的事情呢?

重返于人间,希望一切顺利。


从高善文的演讲谈起

你仔细回忆一下,上一次在简体中文网上看到直陈时弊的文章是什么时候?这里排除掉那些四平八稳,用模板来套用的官样文章,也排除掉那些装疯卖怪,如草履虫单细胞生物一样的网络流行语,只是说真话,说实话的文章,你上一次见是什么时候。

反正我是记不清了。所以高善文的演讲稿出现之后,会让人觉得很难得,终于有人在公众场合,将语言的基本职能发挥出来了。这次语言不是戏服,不是衣服,不是武器,仅仅就是语言而已。

当下,将自己所看到的,所想到的,所经历的表达出来,其实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所以这篇难得的文章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当然,不用想,这篇「不受欢迎」的文章就被驱逐到墙外了。

这篇演讲稿其实说的就是两件事:第一点:外交上面中美双方的合作政治基础现在荡然无存了;第二点:经济上面的去杠杆走向极端了。

说白了就是:外交经济这两年搞的一塌糊涂。

而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他在总结中国人如何看待世界上面的表述。他说这是中美双方谈不拢的重要原因。美国人善于用仪器、尺子、工具、去记录数据,然后去分析、推理。而中国人呢?有两大特点。

第一大特点是表现在对人上面习惯性的呈现出「阴谋论」。即:这个人说的话,并不是他的本意,这层话的背后还有其他的意思;这个人做的事情,其背后也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在阴谋论这个思维惯性下,想象力及心理博弈、对赌、就这么无穷无尽的展开了。

第二大特点是表现在对物上面的「类比」。即:将异常复杂的活动、过程,简而化之,通过比喻、形容等方式,用极为简单的动词、名词来替换,以方便自己理解以及对方理解。类比适合于抒情,适合于代入,但不适合说理。这方面的例子可以说是无穷无尽。你稍微注意一下每天生活中周围人们的表述,自己的表述,里面会出现多少个比喻。「就好比」其实就是很多人不自知,不自觉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举个最为形象贴切的例子:「上火」。中国的老祖宗们喜欢将所有身体表面的不适、都形容为「上火」。就是说有一股看不见的火气在缠绕着你,在看不见的经脉里穿行、肆虐。不管是什么病症,不管是舌头生疮,还是脸上起痘,还是嗓子发炎,反正疼痛、刺痛的这个感觉,就犹如被火灼烧,所以归因于「上火」就是太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其实能举的例子有很多,我今天翻了翻自己发过的 Twitter,有很多事情都用了比喻,类比。但其实事情压根不是这样子的。一个异常复杂的过程,需要同样复杂的表述以及同等复杂程度的理解,不是通过你轻描淡写的比喻就能完成工作的。

如果总结一下就是:中国人的智慧用错了地方,配比上出现问题了。他们将太多的心智,用于揣摩对方的心思,联想对方「不可告人」之目的;而在理解复杂问题的过程中,投入的「智力活动」是明显不足的。

最近经常会想起丁元英在《天道》这部电视剧里说的话: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之间的区别,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即天道。你需要做的,是尽可能去除掉那些蒙昧的、模糊的、粘稠的、自欺欺人的弱者文化,选择用数据来分析解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