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仔细回忆一下,上一次在简体中文网上看到直陈时弊的文章是什么时候?这里排除掉那些四平八稳,用模板来套用的官样文章,也排除掉那些装疯卖怪,如草履虫单细胞生物一样的网络流行语,只是说真话,说实话的文章,你上一次见是什么时候。

反正我是记不清了。所以高善文的演讲稿出现之后,会让人觉得很难得,终于有人在公众场合,将语言的基本职能发挥出来了。这次语言不是戏服,不是衣服,不是武器,仅仅就是语言而已。

当下,将自己所看到的,所想到的,所经历的表达出来,其实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所以这篇难得的文章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当然,不用想,这篇「不受欢迎」的文章就被驱逐到墙外了。

这篇演讲稿其实说的就是两件事:第一点:外交上面中美双方的合作政治基础现在荡然无存了;第二点:经济上面的去杠杆走向极端了。

说白了就是:外交经济这两年搞的一塌糊涂。

而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他在总结中国人如何看待世界上面的表述。他说这是中美双方谈不拢的重要原因。美国人善于用仪器、尺子、工具、去记录数据,然后去分析、推理。而中国人呢?有两大特点。

第一大特点是表现在对人上面习惯性的呈现出「阴谋论」。即:这个人说的话,并不是他的本意,这层话的背后还有其他的意思;这个人做的事情,其背后也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在阴谋论这个思维惯性下,想象力及心理博弈、对赌、就这么无穷无尽的展开了。

第二大特点是表现在对物上面的「类比」。即:将异常复杂的活动、过程,简而化之,通过比喻、形容等方式,用极为简单的动词、名词来替换,以方便自己理解以及对方理解。类比适合于抒情,适合于代入,但不适合说理。这方面的例子可以说是无穷无尽。你稍微注意一下每天生活中周围人们的表述,自己的表述,里面会出现多少个比喻。「就好比」其实就是很多人不自知,不自觉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举个最为形象贴切的例子:「上火」。中国的老祖宗们喜欢将所有身体表面的不适、都形容为「上火」。就是说有一股看不见的火气在缠绕着你,在看不见的经脉里穿行、肆虐。不管是什么病症,不管是舌头生疮,还是脸上起痘,还是嗓子发炎,反正疼痛、刺痛的这个感觉,就犹如被火灼烧,所以归因于「上火」就是太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其实能举的例子有很多,我今天翻了翻自己发过的 Twitter,有很多事情都用了比喻,类比。但其实事情压根不是这样子的。一个异常复杂的过程,需要同样复杂的表述以及同等复杂程度的理解,不是通过你轻描淡写的比喻就能完成工作的。

如果总结一下就是:中国人的智慧用错了地方,配比上出现问题了。他们将太多的心智,用于揣摩对方的心思,联想对方「不可告人」之目的;而在理解复杂问题的过程中,投入的「智力活动」是明显不足的。

最近经常会想起丁元英在《天道》这部电视剧里说的话: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之间的区别,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即天道。你需要做的,是尽可能去除掉那些蒙昧的、模糊的、粘稠的、自欺欺人的弱者文化,选择用数据来分析解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