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8年8月12日

历史的转折点

现如今人们都喜欢宏大的叙事,动辄就是时代如何,历史如何,从 2008 年那时候,各路媒体各路宣传都是极尽了世间所有慷慨激昂的词汇,着重表达的无非是我们所有人都是站在历史的潮头,迎面吹来的海风吹的我们的衣衫猎猎作响,那那种乘风破浪的势头,无论讲述多少次都还是会让人目眩神迷。

但是我现在尽量想用一种中性的词汇,一种存在极大变数的拐点,来形容当下。之前我看到有句话说的特别好,国家对外宣传时轻描淡写处所提到的「一小段的弯路」,其实对于很多人来说,那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事。想来真的是这样,一个人的一辈子,能够具备基本生产力的那段时间,也就是 25 岁到 65 岁这段时间,这不过就是四个十年而已。而当下很多年轻人所做的选择,就是将自己的若干个十年,作为筹码押上去,选择跳上疯狂疾驰的地产列车。没有跳上车的年轻人,会被时代甩在身后。

这种房产上看多和看空的对决,其实从十年前的时候就已经打的胶着,后来是多头骑在空头的身上,暴雨般的拳头落下。

人很难不被时代所裹挟的。很多人嘲笑着宏大叙事的虚无,其实这一点儿也不虚无。当自身没有足够的决断力,掌控力的时候,你只能被潮流所裹挟。而如今看来,似乎我们真的已经走到了一个转折点。这种转折点是上,是下,无疑会将一批人的人生埋葬。

其实,中国这个巨大的机器怪兽在历史中披荆斩棘的时候,每到一个瓶颈节点,都是需要一批人作为「燃料」给消耗掉的,之前的下岗工人、纺织厂、富士康生产线的工人、那些在煤炭大省里,用肺部吞吐烟尘的老人孩子,那些中国石油 60 元上市之后兴冲冲全仓买入的股民,每一个破局的点,总是会有人来买单的,转型的成本总是会选择一批人来进行分摊的。

所以,在盛世狂欢时,在 2008 年奥运所有人在鸟巢兴奋的倒计时的时候,是不会有人回望一眼我们身后留下来了什么,那些历史巨轮所碾过的灰烬,被风一吹就什么都不存在了。

同样,再过上二三十年,我相信贵国还是会以最为倔强的姿态,抵抗着世间最基本的法则,但是谁会是接下来被献祭出去的祭品呢?

没有人知道。


一个夙愿

看了很多的小说,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动笔去写。一直以来,其实自己想写点系统的,可以用「部」这个量词来总结提携的东西,而不是在博客上零零散散的敲敲打打。

这其实是一颗埋藏很深的种子,其脉络已经在泥土的深处盘根错节,总得有让它能见天日的一天。在动笔写的时候,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考量。人物情节总是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现在回想起来,太过强调伏笔的预埋,情节的反转,但是却少了很多人物的描写。说实话,我现在都觉得我那部小说里几乎所有的人物,都是在用一个声音在说话,而当预设的伏笔越来越多的时候,我自己也开始觉得要将这些坑填掉,甚至还有在各种「坑」之间构建起有逻辑的关系,是一件越来越吃力的事情。

但是还是会写下去。前几天把 Ayn Rand 的《The Art of Fiction: A Guide for Writers and Readers》下载下来,看的时候就觉得获益匪浅。她就在说:其实写作就是一场与潜意识进行捉迷藏的游戏。你先确定下来这个故事要体现的基本脉络是什么,在接下来的写作过程中,那么就是由你的潜意识进行引导,而非平日里的意识。

这种潜意识说起来,完全来自于平日里的思考,琢磨,以及平日里大量的阅读和积累。正如牛顿被苹果树上掉落的苹果砸中脑袋,而想到了地心引力,一个写作者的灵感,也应该是这样迸发出来的。

不过还是很满意自己终于迈出了第一步,这部非常唬烂的小说,不管里面的情节会有多么无脑,也不管里面的人物角色有多么苍白,我还是会继续坚持把它写下去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接下来的情节发展中, 会努力让它写的越来越成熟,自己该纠正的地方去纠正,该完善的地方去完善。

最后推荐一款写作软件,堪称神器:Scriv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