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曲江搬到了北郊这边。西安人都知道,这一南一北两个方向,房价是天差地别。

曲江是所有人眼中的「富人区」。这里小别墅、小高层林立,林荫小道,鸟语花香,Shopping Mall 坐落在各个小区之间,无论是柴米油盐,又或者是咖啡茶社,全部收拢在巨无霸一样的建筑里。路上的公交车、公交站也比较少,时不时能看到一个慢慢跑步的时尚年轻人,耐克阿迪自不用说都是标配,还会配上腕带,头带,一幅精致生活的模样。

而当你搬到北郊来,这简直就成为了曲江的镜像,一个完全颠倒过来的世界。这里林立的居民楼没有了西式建筑的设计特色,往往配色简单,功能实用,一梯多户。街上多是一排排的门面房商户,有什么移动联通的充值和手机维修,女人从卵巢到脸蛋的精致保养,有五金店杂货铺便利店,有面馆快餐店烤肉店,但往往都是沾了一些知名品牌的山寨牌子。这里交通无序,有一种全凭人类下意识活动而从混乱中衍生出来的秩序与和谐。早上六七点的时候,整个街面上就已经热闹起来了,卖包子稀饭的、炸油条,卖豆腐脑的,还有河南的肉丁胡辣汤配麻花、食客们往往大快朵颐。你可以经常看到吃到满头大汗的大汉,一只脚踩在高处,二指背心卷了起来亮出肚皮。我甚至有一天看到了几个光着脊背的醉汉,大声的说笑,那可是早上七点多钟啊。

两相对比下来,你会发现曲江倾向于欧美地区的社群文化,而北郊这边的「土味」就更加浓厚一些。前者的人情相对冷漠,更加在于品牌,时尚,光鲜亮丽,消费水平也偏高,而后者的人情走动更加频繁,哪怕是素昧平生的路人,路过相视一笑打过招呼开个玩笑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做的早点实在,可口,没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噱头。

你要是问我更喜欢哪种,年轻时向往曲江,年长后向往北郊。年轻的时候情系欧美文化,尤其受了诸如《情人节》这样的爱情电影的影响,晚上约在窗明几净的落地窗跟前,跟佳人碰杯,旁边是一位将一只手背在身后,彬彬有礼身着燕尾服的 Waiter,端着盘子服务;早上总是先冲完澡,系好鞋带后用 Apple Watch 来记录今天的健身情况,这里充满了秩序、整洁、孤独这些词汇。

但是,当你走进生活的深处就会发现,有很多都是文艺作品带给你的幻象。咖啡和大蒜,哪个更对你的脾胃,哪个更真实可信,我看还是选大蒜好了。至于原因,那么得从当年马列主义传入中国那时候开始说起。

按照俄国的革命经验,我们的革命是要起始于城市里的工厂,工厂搞定了,一步步的向全社会蔓延。中国的一批年轻人觉得就得复制粘贴到这里来,但是有个毛姓年轻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中国的本质是个农业大国,革命的「睾丸」在于农村,而非城市,我们首先就是要争取农民。这个点掐的特别准。

其实,在接下来的历史进程中,无论是国策、还是当下个人的自我选择,创业,你能多去思考一下毛姓年轻人为啥那么想,而你就严格地按照他的思路去发挥,决策,一般都错不了的。这种正确的分析或者决策,最后如果加上一句总结语的话,就是:「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为啥要加这样一句结束语,那是因为要强调一些「实事求是」这四个字。我们太多时候愿意一厢情愿的去判断,相信,以为一些事,而不去调研事情的基本面,最为客观的现状。

就比如说,如果你做手机的时候,老是搞什么高端人群,8848 加密手机,广告宣传语定位的高端商务人群,不管你的手机壳子有多么金灿灿,最后胜出的都不会是它,而是强调性价比,让你用最少的钱买到最好产品的手机,从 iPhone 手里抢夺用户;

就比如说:如果你做一个社群平台,不要老想着知识精英,开启民智,自由辩论,真理至上,你没两天就不说被政府监管了,社群内部一群互相都瞧不上的精英就会因为内讧而分裂;相反,如果你做一个供人们炫富,扮丑,在短短几十秒时间内无脑乐呵的短视频平台,让无论是民工大哥,还是白领丽人,又或者是小学生中学生,都能在里面停不下来的刷刷刷,那么你也就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

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实事求是,最后总结呢,就是「情况呢就是这么个情况」。

最后,我现在尤为的喜欢接地气的烟火人生,就比如最喜欢看到的就是大排档前夫妻算账,白领抽空后街抽烟,饭店打烊吃饭,工地睡前打牌,都代表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所以,情况呢,就是这么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