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前,正在忙什么的时候,接了个电话。电话里一个女声快速流畅的说道:「先生你好,联通推出了冰激凌无限上网流量套餐……」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后续的内容,什么免费通话时间这那的。然后我当时唔唔了两声,也就算是答应了。

后面的电话费,就每个月改成了 108 元,超 22 G流量就会降速。后来知道还有一个套餐是 58 元,也是流量无限,只不过上限是 11 G。于是打电话过去请求降级,谁知电话那边是生硬的女声:对不起先生,现在的话费套餐只能升,不能降,且调整套餐只能在同一个品牌之内进行更换。抱歉无法给您降级。我一听有点懵,然后试着总结一下:你的意思是说:我这个号啊,就是这张卡啊,我这一辈子,就只能往上消费了不能调整了。客服说:也不能这么理解,在您的这个套餐系列之内还是可以来回做更换的。我说:啊,那我的总结更正一下,我余生的所有联通消费,全部必须划归在你这个品牌底下了是不? 客服给出很明确坚定的回应:是。

然后我就打电话给推特上的豆弟,他就是来回跟各大运营商打交道的,而且经常还薅一些它们的羊毛。他在微信上哈哈一笑,说下次你拨打投诉电话,说明情况之后,开着录音,最后得到明确的否定答复后,说: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全程我都在录音呢,你这个答案我早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咱们就按照程序一步步走,我挂了电话就在工信部网站上举报。他告诉我,你这么说,看他怎么回应。

然后我就这么照做了,对方听到我的表态之后,说会跟领导商量,看能否得到特批……语气态度也明显和缓了好多,并且电话最后告知了我下一次给我反馈的时间,最晚不超过周二。

这其实说不上什么惨烈的维权,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一天生活中在面临无缝不钻的「商业欺诈」时的应对。对于很多上了年龄的父母长辈,还有很多不怎么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学生党上班族,其实每个月本可以省掉 50 多元的,一年就是 600 元,不声不响地被运营商骗走了。

「地表黑洞」的生活常态就是这样,充满了各种的狡诈与算计。当你对自己的钱和时间不怎么上心负责的时候,无所不在的猎人就会在暗处开枪,遍地都是的陷阱就会如繁花盛开,无数的刺客便会在你安睡时衔枚疾进。

有了孩子之后,把 Twitter 注销了,原来的社交通道被我炸毁,塌陷的巨石堵住了路口。孩子具有一种我无法抗拒的,将我拽回地面的引力,之前轻飘飘的浮在空中做梦,现在不了。

更关键的是:不能认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