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连珠炮似的爆出新闻:一开始当然是龙哥在夜色下,川流不息的车辆中,提着明晃晃的长刀去砍电动车主,然后被反杀。

然后,是外卖的小哥被一个女的连声辱骂,被扇巴掌,凶狠了扇了几个,继续指着鼻子骂,小哥没理,继续骂,然后继续扇巴掌。最后小哥怒了,把头盔摘了下来,当脸就是一拳,女人倒下,然后就装死,想要讹人,小哥骑着电动车要走,她利索的爬起来又上去拦,然后又是一顿 KO。

别急,还有第三条。这则新闻发生在秦皇岛。两个很富裕的老人,买了西瓜说吃拉肚了,要超市员工赵广军赔偿,由30元到300元再到10000元。赵报警派出所不理,老人说要骂49天,骂到第5天,赵提刀解决了两个文革一代。视频里那个男人拎着刀出现在老人身前,旁人都是惊惶跑过,老人被捅了之后坐在地上,我估摸着是没回过味儿来:「这种人我他妈欺负了一辈子了,屁都不敢放一个,今天是怎么了?」还在那儿犯嘀咕呢,那男人又提着刀前来,上来就是继续补刀,就是要你的命来了,你继续错愕吧。

我觉得有一种人,或者往大了说,一个民族也好,最为下贱的一种文化就是恃强凌弱。碰到强者了,不敢正面刚,小声嘟嘟囔囔还怕对方听见,迎面儿了就是虚与委蛇笑脸相迎,翻过脸儿就是下脚使绊儿,有便宜尽可能的占,吃干抹净碗底儿也得舔了,对方没发现或者一直忍耐,就笑人家傻逼,人家怒了之前赶紧擦屁股走人;遇到弱者了就是不把他当人看,比牛马还不如,动辄上手打骂,遇到得意事,暂时处上风,洋洋得意嘲讽火力全开,正儿八经的「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所谓下贱,就是如此,这里面的每一处细节都完全站在了「高贵」的反面。他们在世间中游走的标准就是:看人下菜碟。但关键是:所有将自己的生存依附于具体的人,都是风险极大的行为。江湖里城头变幻大王旗,之前老大,下一秒有可能就是一条狗,你能保证自己的脸翻的比旁人更快,成为踩在他脸上的第一只脚而不是最后一只?(第一只脚和最后一只脚的待遇可是天上地下的)。又比如,你所欺辱的那个弱者,你怎么就这么笃定他不会反戈一击?当他从腰后抽出一把冷如月色的长刀来,那刀砍向你的那瞬间,是不存在什么犹疑的,它是无比的果断,冷静,目的非常明确,它就是要你死而已。你的欺辱,让他最后开脱了,世间的藩篱桎梏全然不存在了,他就是要抱着你一起跳入深渊。

现如今,置于死地的人是越来越多。上下班的路上,每一个清晨,抑或是黄昏,那些行色匆匆的骑着共享单车的路人,那些一只胳膊吊起来,一只胳膊举着手机看延禧攻略的路人,他们中间,有多少人的胸口里藏着一只随时就会咆哮而出的野兽?他有可能是个看上去只会死读书的四眼仔,又或者是一个臃肿不堪,行动迟缓的中年妇女,你看他们身上没纹身,没武力,完全符合你之前一直欺辱的弱者形象,你没理还不饶人,得寸进尺,步步紧逼,最后你死在错愕里面,留给世界的最后一个表情就是错愕,想都没想明白,就挂了。

以后大家都客气点儿,宽容点儿,相互多体谅一些,没什么是非得把人往死里逼的,因为保不齐你就会遇到一只穷途末路时的兔子。你甚至没有像上面三个新闻里面的受害者那么咄咄逼人,兴许只是稍微威胁一下对方,殊不知就成为了炸药桶上的那根点燃的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