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8年11月

在失去与获得后谈谈福气

2018 年,在个人层面上充满了各种巨变,这种巨变是体现在生命的降临,以及永久的离别上的。

在上半年,我哥因突发脑溢血走了,曾经在紧急救护站门前的台阶上坐了将近一个通宵,也在医院大厅的长椅上简单盖个衣服蜷起身子打起盹儿来,人走了,你就会想起跟他有关的点点滴滴的往事,心里充满了空荡荡的失落。

下半年,羚羊的弟弟也走了,里面有很多我们难以详查和深究的内情,总之羚羊有段时间天天待在小房子里面哭,追忆过去,缅怀逝者。

然后呢,因为孩子的出生,我们实在不能像以往一样那么自在的养着两条狗了。叮当找到了新的主人,昨天晚上在夜色下,放入了滴滴快车的后备箱。它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没做什么告别的仪式,等回到家里看到那个空荡荡的墙角,才恍然知道,以后再也见不到它乖巧的趴伏在我的脚下等待我的手掌抚摸它的头了。

各种失去,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当然我也获得了很多,最大的一个欣喜就是这样一个笑起来眼睛眯着两道弯弯月亮的大胖小子。事实上,我们都从未想到能有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儿出现。他的到来,让我们再次回归爸妈的家庭。两代人的生活习惯,世界观价值观,自然难免有所碰撞冲突,但一切都还好,大家都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与体谅,我很知趣的在中间当作缓冲器。就是我爸他吧,他的性格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骄傲,而且经常会陷入到一种不明原因的委屈愤懑当中,有时候我知道原因,有时候我不知道,他也不跟人说,只是一个劲的生闷气。我心说,这么可爱的天使降临,多么好的事,他自己看了也欢喜,可是为什么日子里反而还比以往多了很多的不开心呢?

这不由得让我想到了林语堂在《京华烟云》这部书里的一段话:

福气不是自外而来的,而是自内而生的。一个人若享真正的福气,或是人世间各式各样儿的福气,必须有享福的德性,才能持盈保泰。在有福的人面前,一缸清水会变成雪白的银子;在不该享福的人面前,一缸银子也会变成一缸清水”。

现在我也不对其他人有任何的期许,又或者去改变他们什么。我只是告诫自己,要具备那种能将一缸清水变成雪白银子的福气,而不是任何的好事到了身上,都能向周围散发出浓郁阴沉的丧的气息。

还记得这个博客的副标题吗?你还是不懂么?我的人生,可不是用来悲伤的。


魔鬼藏在细节中

所有富丽堂皇的外观下,你往往需要对细节进行仔细的观察,所谓「魔鬼藏在细节中」,这个「魔鬼」的意思其实是指某些重大隐秘的信息。

忽视那些宏大的叙事,绕开那些人声鼎沸的人群,将自己的目光维度不断缩小,你其实就可以还原这个世界的真相。

太多人愿意将自己放置在时代的潮头,却不曾注意到自己每一天时间点点滴滴的流逝,太多人愿意加入大合唱,体会那汹涌澎湃的激情,却不曾想过哪一天自己能独自站在聚光灯的光圈下,一展歌喉,让歌声在鸦雀无声的大厅里回荡。

太多人想着去远行,去环游世界,却从来不知道自己家小区旁边的某个巷子里,藏着多少让人垂涎三尺的美食。

有一幕我总是忘不了。08 年奥运会的开幕式上,一个像塔一样的造型出现在眼前,起初以为是一个艺术品,后来才发现,组成这个艺术品的原来是密密麻麻的,叠架起来的人!他们就像是我们小时候蹲在地上所观察到的蚂蚁一样,聚沙成塔,这还不是最为糟糕的,最糟糕的是,这「塔」开始动了,其表面就像是湖面吹起的涟漪一样,层层波动。拼凑出这个「塔」的每一个个体,开始像虫子一样嚅动。我当时脑海里只有两个英文词蹦出:Holy Shit!

当你跟人交往的时候,也不要去看他那些显性的,外在的东西,而是要看他举手投足时的礼貌,待人接物时的诚恳。教养,不是花几百万能买来的。一个人的高贵和低贱,其关键性的评判标准,都藏在细节当中。

以上均是由「花总丢了金箍棒」这个微博用户爆料国内所有高端酒店卫生标准不过关的新闻想到的。


老了的人

拒绝变数,厌恶随机,如果可以的话,连电灯泡里隐隐发出的电流声都要消灭。渴望控制力,渴望控制力获得后所实现的沉寂,静默。带上帽子,口罩,穿上风衣,雨靴,戴上手套,再手臂上挂一把雨伞,层层的套子保护着自己,然后再将自己置于一个壁垒森严的古堡,亲手钉死窗子上最的后一颗钉子,对城堡周遭出现的任何活物,哪怕是一缕清风,都怒目而视。

作息精准的卡在时针里的每一小格,周而复始的循环,永不变化的节奏,正如下班后空无一人的办公室中,日子被塞进复印机里,诡异的机器就这么一张一张的吐着相同的文档,地面一片狼藉。

人老了,也许就变成了自己的君王,在故纸堆里摸索故人的荣耀,并欣喜地做成王冠戴在头上。睥睨一切,一个人给自己喝彩。观者不忍戳破,只好在旁边附和着,跟捧着。

老无所依后,似乎这便成了唯一的归宿,油盐不进,已成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