槽帮来了!

我在 Twitter 上认识了几个有趣的人,因为都挺喜欢看书,又喜欢没事儿写点儿东西,于是就变得融洽投机。然后,我们几个人勇敢的抛弃了世俗的偏见,放下了最后的一丝廉耻,无视了地域上的区别,摒弃了专业上的不同,宽容了性向上的不一致,毅然决然的在微信里开了个群。

这群里,平时沉静如湖水,但总有那么一个时刻,从湖边的丛林里跑出来个蓬头垢面的野人,呜噜噜噜的叫着然后猛然一跃就跳进了湖中。于是热闹有时,狂乱有时。胡话疯话醉话有时,有给别人说的,有说给自己听的。相互吹捧的,挤眉弄眼的,总之乱七八糟。

不过这就是趣味的所在吧。反正至少在我们这几个人的眼中,没有所谓的虚伪的,矫饰的,有人都大大方方的宣布出柜了,我们还有什么藏着掖着,不以诚相待彼此的呢?

于是,这个小组就一直存在下去。后来经@十四姨提议,说开设一个播客。以电台的形式给大家做类似于脱口秀的内容,大家纷纷响应,其中也包括我。自己一直以来都想当一次午夜时分的老军医,给夜半时分已经被荷尔蒙憋的睡不着的羞涩的青少年们普及手淫的危害,多年以来,阴差阳错,我和我的梦想屡次失之交臂。而这一次,我不能再错过了!

后来我们谈到了这个播客的定位。这个多人参与的媒体到底想干啥?首先我不想让它成为所谓的启迪民智的老师,这年头老师够多了。其次我不想让它成为精打细算的商人,凭借耸人听闻的、夸大其词的,擦边色情的话题来赚取眼球和流量。最后我也不想让它成为个人的秀场,GOOGLE了一晚上资料然后红着眼睛对着麦克风装起学富五车,悬壶济世的高人来。

那究竟想干啥?

也许只是想尝试点儿不一样的事情来吧?也许只是因为,我们已经厌倦了成天见到台面上那些个熟悉的面孔,洋洋自得的说着老生常谈的话题,烦到不能再烦的时候,就会有种冲动一把把他们推开,自己上去自说自话一番,至于有人看没人看,哈哈,那就随缘了。

不过我相信,作为草根的我们,在没有正式场合约束,审查的前提下,凭借着各自对生活的领悟,以及人生那么点儿经验,最后有尊重和包容兜着底儿,那么总能擦出点儿不一样的小火花儿的。

写到这里,是这个媒体的名字呼之欲出的时候了。经过大家的一致审议,觉得“槽帮”这两个字最为合适。从短促有力的两个发音上,彰显了男性雄浑有力的体格,以及已婚妇女那硬邦邦的态度!(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好吧,槽帮主要成员有:(以推特ID为准,后续还会有人进入) (这时候的BGM应该是运动员进场曲)
@lostabaddon (塔塔)
@damyata (美林)
@dharmasong(十四姨)
@ld0905 (花满楼)
@dou0(幽灵)
猛戳这里,可以到达槽帮主页。

加入讨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17年九月
« 8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