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妖孽。人人噤声缩头,抬头望天,黑云压城。

下马,摸刀,心稍安。迈方步,脚掌隔着布鞋感受青石板路。门面仓促关上,街角有小孩的哭声,忽地没了,似乎被巴掌捂住。

声音似乎来自高处,怪鸦一样,说着道:“乱世,你又何必出来受死?”

话不多说,泼墨一般的刀光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