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的时代,阴风怒号的冬天。

很久之前,我们曾经有过一段非常荒谬、疯狂的时期。那时候人们狂热的拜服在权力的脚下,亲吻它的脚趾。在遮天蔽日、万千旌旗挥舞的声势下,某个人幻化成为了神,某种绝对的主宰。他的举手投足,让人潮沸腾。人们声嘶力竭,热泪盈眶,努力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寄希望于自己能被看到,被听到。

那是一片由手臂组成的狂乱的森林。

后来,神话破碎,海潮退去,那些曾经照亮荒野的星们相继陨落。人们开始觉得自己被背叛、愚弄、摆布,在意识到曾经的疯狂和愚蠢之后,默不作声,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将道具戏服收拾起来,整束衣容,若无其事的开始过另外的一种平静生活。

现在很多人都在欢呼科技的伟大,似乎一个更加开化、昌明的时代已经来临。互联网、这种自上世纪起开始崛起的神话,至今已经延绵了几十年的时间,然而它的自我进化功夫着实了得,从之前的信息高速公路,再到所谓的 Web 2.0,再到现在的移动互联网,进而发展到大数据、物联网、它似乎总是能够从自身掏出更加新鲜的内容。

于是,硅谷成为了又一个神坛。曾经我们跪拜于权力,如今我们膜拜于技术。无孔不入的数字科技,不断地侵入我们的私人生活,它以一种更加隐秘的方式,干扰我们的思维,将每一个微小的个体卷入到数字的狂欢当中。没有人再会去安安静静地读一本书,抑或是找一个人面对面坐下来说一会儿话。资本地疯狂涌入,让技术能够窥探一切,并为之后主宰一切打下基础。

因为工作的关系,读了很多有关大数据的文章。其实按照我的理解,所谓的“大数据”就是将人当做一个个微小的因子,某种赖以形成更加具体对象的因子和元素。由人的行为而导致的数据集合在一起,会更加有效的把握、甚至引导人们的行为甚至是思想。人的自由和灵性在数据的窥探和摆布下荡然无存。

说到这里,忽然想起来了最近看的一部国产电视剧,陈佩斯和杨建新主演的《好大一个家》。曾经我一度困惑于为什么我对杨建新这个演员这么有好感。如今再次看到他骑着摇摇晃晃的自行车从北京的破旧院子里骑出来上班,似乎找到了答案。在他的身上,永远有着一种属于过去那个时代里的踏实本分。那个《我爱我家》里的志国,不就是提着个公文包,带着厚眼镜片子,骑着个二八大驴,每次经过街坊邻居都热情的打招呼吗?这种角色虽然在当时看起来不起眼,但是如今想来确实如此的真实且有温度,让人踏实舒服。

快过年了。如今这年啊,已经成了大家伙的负担、甚至是折磨。亲友们仍然年复一年地在饭桌上挥舞着语言的大棒,肆无忌惮地在你的隐私领地杀伐砍戮,戴起“天底下最关心你的人的面具”,让你如实汇报自己的思想、生活、和工作动态,然后当 7 天过去之后,又一同约好潜入海底,杳无音信,等待着来年的这个时候再次出来,再次扮演起惹人生厌的角色。

是啊,快过年了,大家都喜欢说吉利话,抱拳贺喜。然而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一件接一件。曾经还在我上篇文章里面活蹦乱跳的肉松,死了;前同事的父亲因为一场突发心脏病,也给走了;Inxian 这个我们看着它成长了 5 年的本土媒体,(尽管得承认其中的一些小编真的有点儿傻,从专业素养上来说不太够)在新浪微博上被彻底禁言销号。

与此同时,唯一能够提示到年关将至的信号,就是四处可见,不停抖落的红包。

 

讨论

  1. 胡铁花 回复

    我的猫也送人了,唉

加入讨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17年十二月
« 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