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土味

我从小到大,在商店里试衣服的时候总是听到售货员说出这样一个词:“洋气!” 这个词的生命力是如此的经久不衰,跨越了好几个世代,成为销售员语言神经中牢牢绑定的一个词。

在中国刚刚打开国门的时候,各种舶来品都被冠上了“洋”的字眼,比如“洋火”,说的就是“火柴”,也称作是“自来火”;“洋灯”,那说的是套有玻璃罩的煤油灯;“洋片”,指的就是电影了。但“洋气”是啥,我一直搞不明白,是说这个人漂亮吗?那为什么不直接说这个人漂亮,而是要将“美”跟“西洋”给等同了起来。

也许正是因为“洋气”这个概念深入人心,所以我们的商品社会中,但凡是靠近西方社会生活的商品、接近于他们生活方式的服务与产品,卖的价格也就更高一些。也正是因为如此,国内举凡有点儿脑子的商家,小到卖衣服的大到卖楼盘的,都会给自己起一个看似从英文名译过来的中文名字,如果还想在消费者的心目当中抬升一下地位,那么就得花钱找几个正儿八经的老外来为其站台了。

总而言之,大家心里约定俗成的一条规则就是:“外国的生活就是好啊,外国的产品也真的是信得过啊。” 甭管中国举着“大国崛起”的旗帜多少年,国人在看到外国人的时候,目光里总是带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洋气”的对面就是“土味”。如果说举凡是从国外而来的舶来品都带有一些“洋气”,都是好的美的,那么难道说“土味”意味着举凡产自大陆的东西都是坏的丑的吗?评价土味的标准似乎更难以捕捉,但是你又不能否认它的存在,因为你每天只要稍微留意一下,你就会嗅到这种“土”的味道,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一辆小轿车路过山村后扬起来的阵阵黄土,然后几个光屁股的小孩儿兴高采烈的追在车后面奔跑,游手好闲的小伙子穿着黑色的棉袄,拢着袖子蹲在土墙墙根晒太阳,乱糟糟的头发像极了鸟窝;几个神色可疑的妇女在窗户边上露出了半张侧脸,刀子一样的目光投射出来后,“哗”的把门窗合上。

啊,在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我并没有专门针对乡村生活,将它与“土”简单粗暴的画上等号。这只是一个比喻。事实上,也许只有你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里,才会体会到那种地道纯粹的土味儿。

按照我的理解,其实土味意味着尴尬,一种想够到上流阶级,但是一不小心露出了底裤的尴尬。就比如说在星巴克里磕了一地的瓜子,这就比较土;比如在整洁的地铁车厢里面抱着孩子就地小便,就这更土了一些;再比如在偌大的城市广场上,一个老汉旁若无人的挥舞着鞭子,Pia Pia 的尘土飞扬,路人避之唯恐不及,老汉的下巴抬的高了一分,眼神里满是骄傲以及对青春岁月的回忆;再再比如一场西式婚礼上,新娘穿着婚纱,但到最后还是要跪下来吃新郎胯下悬挂着的香蕉,在众人吵杂的哄笑声中,几个伴娘被一大群不怀好意的年轻男人们搡入了另外一间房。

说的更加直白一些,其实就是你以为现代都市文明自然而然的降临,其实现实总是会时不时往你脑门上弹上那么一下,让你清醒一些。“土”,其实就是不自知;“土er” 就是不但不自知,而且还理直气壮;“土est” 就是不但不自知,不但理直气壮,而且还要侵犯,伤害其他人的尊严和利益。

长久以来,我们接受的教育里,倡导大家追求真善美,抵制假恶丑。这前后两者的区分标准其实是很明显的,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笑着外国人的迂腐、耿直、其实无非是在嘴上讨点儿小便宜,彼此给予一些安慰而已,哪个人不愿意在一个遵守规则、信息公开透明的社会中生活呢?

有无数过来人,一边点着烟,一边意味深长的在烟雾中给我说出社会的本质:“孩砸,这就是一个人情社会。”这说的确实没错,但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得意的,也许是因为“人情社会”,逢年过节的时候自己收着几张超市购物卡了吧。但你可别忘了,这被我们吸入肺部深处的雾霾,这人(hu)情(hai)社会里催生出来的产物,是几份礼品就能勾销冲抵得了的吗?也许,中华土味的意思就是,所有美好的事物都离我们渐行渐远,这个时候还得响起一首 BGM,周杰伦的《我不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