霾,“雨”字头下面一个“狸”,很像是一种毛茸茸的,生性狡诈,眼睛狭长的动物。如今,它就盘卧在我们的城市上空,久久不肯离去。
昨天出门,因为一级响应单双号限行,于是坐公交,还走了一段路,街上,几乎没有几个人戴口罩,这不禁显得有一些讽刺。2011 年,日本发生大地震,福岛核电站出现严重的核泄漏事故。隔着一片海,中国大陆这边,尤其是居住在海边的人们惶恐不安,觉得核物质会随着海风、海水飘过来。在没有任何科学考证的前提下,仅仅凭着“铅”能防辐射这一概念,很快联想到“盐”也能放辐射,也许是因为两个字发音上有一些相像的地方吧。缺乏基本科学素养的人们开始陷入到去超市抢购食盐的狂热当中。至今,我还记得照片上用手推车抢盐,满载而归的大妈们是何等的喜笑颜开。
看来,人们是真的爱惜自己的生命啊。到后来,谣言破除,温度冷却,众人一哄而散,闹剧似乎就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为什么这一次生命迎来了最严峻的考验和威胁,大部分人都是泰然处之呢?我昨天戴了口罩大概 4 个小时的时间,今天在灯光底下一照,口罩内层明显有一次灰黑色的物质,你是无法拿手擦掉的,这种细小的物质嵌在了口罩深处,而它们原本是要出现在我的肺部的。
家里有一个空气净化器,是当时小区装修大赛时的奖品,查了一下也不过一千多元,很是担心它的除霾效果。我知道,如果没有一个质量过关的设备,室内外的空气质量几乎是一样的,我甚至觉得在家里都应该戴口罩,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怎么办呢?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恐慌。互联网上,我看到天津、石家庄那里的 PM2.5 指数破 500,破 1000,看着那已经红的发紫,发黑的标志,我在想这种浓重的污染物中,每个人的肺部会是怎样的一幅情景?会不会就像是二战刚开始,被德国空袭后的波兰街道一样?
可是只是我在意啊,人们津津乐道的是街道上出行的车辆变少了,西安本土媒体电台里,主持人们以一种略带兴奋、激动的腔调报道着实时的路况,甚至会有记者拿着手机,跑到西安各大主要干道上去实拍直播雾霾和街景。
我想,现在似乎已经达成一个共识。我们确实就像是在进行一场轮盘赌,我们都在赌那个小圆珠(厄运)不会落到自己的格子,而当不幸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时候,我们只能撇去同情的目光,抓紧赶紧走眼前的路。然而,这一次雾霾就像是这个轮盘上忽然洒下来了无数个圆珠,它们噼里啪啦地掉下来,有着各自不同的运动轨迹,曲线,然后落入不同的格子里。三年后,五年后,十年后,这些格子的主人们就会收到通知单。
于是只好遵循这样的规则吧。大家就像是赶路的难民,谁在中途扛不住了,走不动了,摔倒在半道上了,我们连一口水、一口粮都没办法给出去,匆匆地从他身边掠过,只希望下一个人不是自己。
岁月静好为假象,丛林逃杀是现实。这本来就是一场分秒必争的逃亡,还允许你独自在那里伤悲春秋?亦或是在一个个自嘲、揶揄的段子里面消解自己抗争的意志,钻进温吞吞的澡水盆里再也不愿出来?
c0c4ex_veaabmxz
上图为河北保定市民在學校門口接小孩放學 ,你联想到了怎样的场景?

加入讨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17年十二月
« 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