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土味之环球缤纷圣诞村

我素来没有凑热闹的习惯,往年的平安夜,都是和老婆在家中宅着度过,打打游戏看看书,看着电子屏幕里的人潮人海,张灯结彩,说几句打趣儿的话也就过过去了。

今年,觉得是不是自己宅的太久了,应该出去转悠转悠沾沾人气儿了,于是在网上搜索有什么在平安夜里举行的活动。最后,我就找到了这个:在未央湖公园里举办的《环球缤纷圣诞村》活动。在活动页面,它告诉我们有圣诞的驯鹿、有造型各异的灯展,貌似还有什么烟火和演艺活动。于是,心里起了兴致。官方还专门强调:目前是预售价一个人 45 元,到现场买得 100 元。我本着实事求是、事情要落实到位的精神,还给那边打了电话,对方回应:如果是平安夜圣诞节跨年夜,你到现场还得补 20 元差价。

噢……好吧。那也不过 65 元一个人嘛。于是就欣然在网上付了款。

平安夜,也就是昨天晚上,自己从曲江这大南郊,在晚上6点多的交通高峰时段,从城里穿越,直接给干到了北三环外面的未央湖公园。快到的时候已经是马路塞的水泄不通,费了好半天才找到一个车位停下来。

在即将开始近乎于流水账一样的介绍之前,我先提前跟大家汇报一下我的心态:事实上,我从来没有对这次活动寄予很高的期待。因为你从它的活动页面就已经能够捕捉到一丝丝可疑的气息:没有一张实景照片,全部是从国外的某些聚会、活动上搬过来的。按照我对中国人过节时的理解:这样一场活动里面肯定会有“轰炸大鱿鱼”这样美妙的食物出现吧。

虽说没有多少期待,但是看到公园门口密密麻麻,堵的水泄不通的人群,自己的心理顿时还是从了众,觉得这检票口隔出来了天堂与地狱两个世界。

那头的天堂究竟是怎样的情景,现在还存在于我的脑海中,但地狱一说,却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一间房子四面墙(这不废话么),四面墙上好像都有窗口,每个窗口都挤着密密麻麻的人群,这里不存在任何的线性概念,就像是大饥荒时期拼命去抢一些救济粥饭的难民,无数支胳膊拿着手机,穿过窗户的栏杆,晃动着,都在争取验票员的注意。“师傅看这里!看这里!”“别挤啦!我要出去!!” 我当时在人群中已经几乎丧失了主动行动的能力,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力量的较量,心里起了恐慌:这样的事态让我想起了几年前上海跨年夜的踩踏伤亡事故。

在这样混乱的环境中,我终于得知,几乎所有人都是提前在网上付款,然后在线下兑票的。但是人数太多了。反而是你现在拿着现金去买票,非常轻松快速。一手交钱一手拿票,直接走人,而且票价甚至还比网上的低 5 元,一个人才 60 元!

于是索性自己掏钱买了两张票(回头再考虑退票的事儿),将一大堆排队兑票的人扔在了身后。

正如我之前所说,进入园区之前,我是有心理准备的,我认为它不会给我带来多大的惊喜。然而,眼前的一切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进入园区没走几步路,鼻间就嗅到了一股浓烈的味道。没错!“轰炸大鱿鱼”、“长沙臭豆腐”、“内蒙羊羔肉”、“台湾奶茶”、各种小吃摊点呈一个环形迎接你的到来。遍地是垃圾,竹签子,灯光照不到的地面上污水横流。再往远处看:一个巨大的舞台上放着几个巨型音响。几个杀马特在上面激情地嚎着各种摇滚版,充满农业重金属风格的歌曲。

目瞪口呆的我,带着同样目瞪口呆的老婆,迅速地远离这片区域,周围的灯光迅速暗了下来。草地上,摆着几个钢铁侠、绿巨人的东蔓造型,水面上浮着一些灯光荷花,草地上有一个“灯光高跟鞋”、“灯光马车”、还要“灯光雨伞”,很多女孩子都非常勇敢地伸手把雨伞拿起来拍照。有皮影戏用的那种幕布,你可以在幕布的那一端做出造型,然后让幕布外面的人给你拍照。

再往前走,其实就绕了一个圈,接近了出口的位置。在出口旁边,放着本次“环球缤纷盛会”的最大亮点:驯鹿。一头鹿,少了一支角,百无聊赖地在地上吃着草料,走起路来也是病怏怏的。

以上就是整场“环球缤纷圣诞乐园”的实况,当走出园区的时候,看着乌泱泱的人群还在拼了命一样的往兑票窗口挤,你还能说什么呢?

在之前的博客文章里,我专门说到“中华土味”这个词,我在今天晚上,也是本着感受“中华土味”的觉悟来的。但我没想到的是,现在节日的欢庆方式,已经在诸位同胞的眼中蜕化到了这等的地步。

你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所谓过节,平安或者圣诞,这里面不存在任何“平安喜乐”的意思。这里面没有任何精神上的安宁,舒适,充斥着的是一种更近乎于动物一样的本能,某种狂野的、扭曲的、不明所以的狂热。更进一步,似乎所有人都缺失了对美欣赏、识别的能力。人们眼中的美,就是用一些LED灯,组成粉红色的桃心状,组成一个长廊让人们行走。

“中华土味”这四个字,就是告诉每一个人我们的城市甭管起了多少高楼,但是距离文明还有多远的距离。这不仅仅是关于社会公德的遵守,比如“不随手扔垃圾”,“不随地便溺”,更有关于“人文精神”、“是否具备欣赏美的能力”这些内容。

这一次经历也更让我意识到了,离你支还是没有做到足够远,你需要时刻认清楚现状。所以,这也是我就“中华土味”话题最后一次更新。我之前也许会抱着“欢乐吐槽”的心态来去开玩笑,但是如果你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之后,你会内心升起很多的怜悯与悲哀。多少人,日复一日的就沉沦在这样粗野、狂暴的混乱当中了。

当然,这样的“同情”心理在某些人看来也开启了嘲讽的理由,在他们看来这太“左”了,太“圣母”了。每个人不都是有着自己的活法呢不是么?你何必拿自己的标准套用在别人身上,你又怎知别人真的不开心呢?在“右”的眼中:这个世界就是存在高下等级的,有些人活该在泥泞中做打一辈子滚的猪,有些人就理应在云端活的逍遥自在。王思聪不是也说了么,“那些因为犯傻而酿成安全事故的人,就让他们去死好了。这些犯傻的人死干净了。我们的世界也就净化了很多。”

上面说的有点儿远了。说回到自己,也许是因为养了动物,所以心就一下子变得柔软起来。对动物尚且有同理心,何况是对人。不过,自己所能做到,也只不过是收拾好打翻一地的尴尬与颓丧,争取明年去香港或者国外过一个充满平安喜乐气氛的,真正的圣诞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