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法与口语

标题谈了两个东西,其实说的就是一回事。

先来说输入法。我是上个世纪末的时候学会上网的。说来最为惭愧的一件事是,从那个 Zmud 文字网路游戏开始风行,连图形网络游戏都还没有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深深地感受到了互联网的美好。当时连百度都还没有,我记得,在那个拨号上网的时代里,我第一次知道的网络搜索其实是搜狐。坐在电脑跟前,叼着个烟嘴的社会哥很轻描淡写地给我介绍,你想了解什么内容,去什么网站,就在这个搜索框里输入内容就好了。

所以你看,我接触网络如此之早,但是我永远心安理得的安坐在比特海的最底层,欣然地当一名数字技术的消费者而非构建者。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为这个环境填上怎样颜色的一块砖,好吧,也许自己是想过的,但也仅仅是想过而已。我当了 20 年的数字消费者,既没有成为这个世界的架构者,参与者,也从来没有想过在资本世界里一起享受财富的飞速增长。

说偏了,我要说什么来着,噢对了,输入法。正如上面所言,这将近 20 年时间的故步自封,已经让我有了一个很舒适的,壁垒森严的城堡,这是一片面积从未拓展过的舒适区,这里面铺满了我所钟爱的信息渠道,以及我自己的信息输出方式:也就是习惯了将近 20 年的全拼输入法。

爸妈曾经无比羡慕地看着我的手指如此飞速地在键盘上面跳跃,甚至于我完全可以把目光从键盘上拿掉进行盲打。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在打很多字的时候,其实误打率是非常高的。如果平时聊天的时候还不觉得,毕竟聊天的时候用的都是高频词汇,而且也不会很累。但是,一旦进入到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你会发现这样的全拼输入方式真的非常低效。20 年的习惯,已经深深地缠绕在了我手指上面,当我的双手平铺在键盘上的时候,我就会习惯性地去打一些字,完全是下意识的操作,而当我开始工作的时候,频繁地退格就会出现,其实我的工作量无形中增加了一倍!

于是我就做了个决定,选择使用鼠须管输入法中的小鹤双拼来进行打字。我很明确的一点是,这样的打字方式,每个字只需要输入两个字母即可完成。它无疑是准确,高效。但前提是,你必须走出舒适区,彻底地砍掉近乎于你身体一部分的习惯,从头作起。

幸运的是,我做到了。也就是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已经将小鹤双拼的输入速度不断地提升。从一开始每打一个字都要对照着键盘字母表来打,到现在可以近乎于全拼的速度,而我知道这并不是我速度的极限,它还可以有更大的提升空间。

然后说第二件事:口语。其实,口语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肌肉记忆。你之前是怎么练习输入法的,现在你就应该如何练口语。键盘上的打字是在培养你的指头的肌肉记忆,而口语就是在培养你嘴巴和舌头的肌肉记忆。你应该在社交场合具备下意识的反映。那么提高口语能力的途径简直呼之欲出:多说。这是唯一一条路,你没有其他路可以选。正如你每天逼自己写任何东西的时候都用小鹤双拼一样。

所以,这里需要的只是你需要展示的一种态度:你到底愿不愿意去走出舒适区,是否愿意为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去跟过去的自己说再见。

而我很欣慰自己能实现这样一个转变。

加入讨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17年十二月
« 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