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 Hotdog 变成了 Jolin

最为可悲的一件事:有一天你从床上醒来,在洗手间,对着镜子一看,你竟然已经变成了你最讨厌的人的样子。

1999 年是一个非常魔幻的年份,那一年,大家的神情里面总是难掩一种对末日的期待,所谓的“千禧虫”,“末日论”不绝于耳。商家们也极尽所能造势,估计 2000 年生下来的孩子非常多,因为很多年轻人都想着在末日来临之前放纵一把。可惜了了,那时候的我正在上高中,天天跟同学猫在他家,把黄碟放入 DVD 机,盘腿坐地上看的那种。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从同学那里,还有网路上听到了哈狗帮的音乐作品,第一首歌《韩流来袭》就直接彻底颠覆掉了我的整个音乐世界。WTF!音乐还能这么赤裸粗俗的表达?CNMGB 这五个字如此轻巧地吐出来,粗口和性,第一次如此奔放地用音乐表达出来,我从音乐中找到了一种和 MC Hotdog 同为年轻人的那种躁动。接下来当然一发不可收拾。什么《西门町老人》,《1030》、《九局下半》,这些歌直到现在,只要音乐一响起来,我就能跟着热狗一起点着头,开始 Rap 起来。

那时候,他们是纯粹的地下歌手,就是那种随时能够从大裤兜里面掏出一把枪,脖子上闻着乱七八糟图案的社会渣滓。那时候也确实因为他们的出现,饶舌这种音乐形式开始逐渐走红。凭借着我模糊的记忆,依稀记得似乎在大陆和台湾之间曾经发生过一次 Rap 的 Battle,大陆的这边好像是来自四川的,名字记不清了;台湾那边派出来的是饶舌歌手“大支”。

现在想想,对比一下如今的网络环境,你都会觉得不可思议,台湾和大陆竟然会在互联网新兴之时,被拉的这么近。这就像是两个冤家被塞入了一个黑漆漆的房子,两个人都很痛恨对方,但是都确信这个房子里只有自己。忽然,房子的灯给打开了,两个人猛然发现自己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大脸,就差亲到一起去了,双方同时向后跃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衣着和神情,最终开始你推我一下,我搡你一下,嘴里念念有词:“你想怎样?!”

啊,说远了。说回 MC 热狗,我记得当时是一个团体来着,如今成了他一个人顶着这个牌号。当时他们喷韩国团体真的很凶,还有台湾明星蔡依林之类的。他们作为地下玩儿音乐的,看不上台上那些衣着光鲜亮丽的,觉得他们都是加把式,没有任何自己的态度和立场,碰到广告商、赞助商,碰到大把的钞票之后就乖的跟条小狗一样。他们这些 Underground 哪能干这些事!是吧!我们虽然穷,但是我们穷的有骨气!骂了隔壁的我们就是要把地球戳一个窟窿的人,不要惹毛我,因为我生起气来我自己都会觉得害怕!总之就是这样的吧。

然后呢?我现在如果能穿越时间,回到 1999 年的那个夏天,我会给正在读高中,听哈狗帮磁带如痴如醉的我说:“听听这些歌就好,千万别把这些人当回事。他们自己站在了鄙视链的最高处,只不过是因为他们现在还比较穷罢了。”

这就是我看《中国有嘻哈》里面最大的感触,现在接商演,广告,做各种秀,这些姿势难道不是曾经的你最为鄙视的么?当然,我也不是想踩到高处来去鄙视他,仅仅是想说明白一个事实而已。所谓鄙视链,其实毫无道理可言,有些时候,高举出的“情怀”大旗是假,对“别人拿高收入”的愤恨是真。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就是现在,很多地下的 Rapper 也在取笑着中国有嘻哈的这些人。

这让我想到了前不久国内举办的一场音乐节,某歌手公开鄙视李宇春的粉丝,称李宇春为“春哥”。看,这又是一个鄙视链。玩儿地下的鄙视天团偶像,玩儿PS4的鄙视玩儿手游的,上推特的鄙视玩儿微博的,看美剧英剧的鄙视看国产剧。再别说成天推这个柏林墙那个墙的,问问自己是不是已经在心里挖了很多的战壕,竖起了很多的堡垒,一天天的战火纷飞,弹坑遍地。

加入讨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17年十二月
« 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