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光的少女,中二的人生

說了 7 月份不進電影院的,不會在這個國產電影保護月貢獻任何票房的,但最終還是着了道,在 7 月的倒數第二天買了兩張電影票。關鍵是因爲,我和羚羊不同的社交圈子,不同的信息渠道,都有人在真誠的安利這部電影。如果只是一個古靈精怪的二次元九零後給我安利也就罷了,一個世故精明的 70 年頭髮半禿男人也在朋友圈裏真誠的安利,字裏行間我彷彿都能看見他那如鑽石一般的淚水,閃閃的淚光裏他興許已經瞥見了那個被女生發卡後,在滂渤大雨中奔走的雨夜。

然而,如果說我跟他的感覺有一點雷同的地方在於,他在雨夜裏奔走不知道臉上是傷心的淚水還是冰冷的雨水,而我在電影院裏胳膊上起的雞皮疙瘩不知道是冷氣太足,還是生硬憋拗的劇情導致的。

時不時黑暗裏我會和羚羊相視尷尬一笑,這一笑裏面默契其實已然達成,即:這個片子的受衆並不指向我們。這部片子是拍給這樣一群人看的:喜歡穿着洛麗塔的衣服,將自己渾圓的腰身隱藏在其中的胖胖可愛粉紅少女,喜歡在電腦跟前追各種漫畫,桌子上擺滿手辦,牆壁上貼滿了海報的肥胖宅男,他們唯一能夠運動的機會就是在舞臺下面整齊劃一且賣力地搖晃熒光棒,有節奏的跟着曲子的節奏打牌子和吆喝,當然還有最近流行的什麼所謂的“古風圈”,套個白色的頭套,站在一棵櫻花樹下,穿着漢服或者和服,打着一把油紙傘。

我跟這些人群完全沒有任何的交集。雖然我很想擺出一幅非常正義,顯得自己端莊持重的身姿沉聲說道:“大家各自都有處置自己人生的權利,我雖然不理解他們,但是我也不反對他們,各走各路就好。”,雖然我很想這樣,以顯得自己非常的具有胸懷,逼格,但是我自己是騙不了自己的,因爲當我寫出來上面的形容描述的時候,言語間就已經流露出來的輕蔑。所以,那麼我就要問自己了,爲什麼要給他們一個負面的評價呢?難道你自己沒有中二過嗎?

曾經有個這樣的新聞,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說有個死宅在家裏孤獨地死去,整個房間就是他的二次元世界,似乎更慘的是被他養的貓啃去了半張臉?當然,最後這一條實在有夠杜撰,我們不去管它,但是光是前半條內容就足以引發網路上巨大的爭議。有的人以憐憫的目光看這具屍體,有的人是以羨慕的目光看,原因無非是這是他自己選擇的人生,多好。

我承認,二次元的宅文化其實已經席捲世界。從東瀛刮起來的一股旋風,讓眼下所有失落的年輕人找到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家的感覺。對於全世界各地的年輕人來說,每個群提所面臨的壓力都不小,但我總是想指出,在我們這裏的壓力會更大,現實也會更加的殘酷。我們絕大多數的年輕人,其實目前是沒有談及“生活”的資格,而只是徘徊與生存的邊界。就這樣不管不顧地去一頭扎入一個虛擬的世界,如果它能夠像是一個巨大的,無縫的 Matrix 矩陣一樣套住你的一生倒還好說,這裏面最具風險的莫過於遲早有一天,你在 Matrix 的街上行走,一個穿着黑色風衣的光頭黑人把你叫住,他都不帶問你是否選紅藥丸還是藍藥丸,直接從天而降給你一個左勾拳一計右鉤拳一句惹毛我的人有危險,然後你忽然醒來,發現你衣不蔽體,在一個暗無天日,污水橫流的巨大管道裏,其他人還在沉沉的睡去,這個時候你無法再回到 Matrix 了,但是你也無法逃出這樣一個世界。

你說這該怎麼辦?

說得好像越來越遠了,懂的人自然就懂我說的意思。說回電影,分鏡突兀,劇本俗套,演技浮誇,也許將小群體共同的喜好非常快速的插入到其中,但與我而言只是身上能夠抖落一地的雞皮疙瘩。

是爲“閃亮的少女,中二的人生。”

加入讨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17年十二月
« 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