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演讲后

今天第一次在头马俱乐部里做了破冰演讲。一般这样的“破冰演讲”就是多谈谈自己,让大家能多了解一下你。

从刚开始会前的些许紧张,到最后在台子上面的侃侃而谈,我没想到的是自己适应这样的氛围是如此之快,而且也蛮享受过程的。

我知道这一次做就必须要脱稿,因为脱稿和念稿完全是两个世界里的事。脱稿让你的目光能够投向最重要的标的:观众,而念稿,你的目光被牢牢锁死在纸张上,这意味着整场里最关键的并不是观众,而是你如何顺利无障碍磕绊的完成演讲,在这个前提之下,你的行为更像是给自己交差,听的人也会很快因为倍感无聊而点亮身边的手机。

所以,在基于脱稿的目的之下,我给自己说了这样两句话:

第一点,你要让整场演讲顺利进行,要让大家能够记得住你的表现,那么就得多次的练习,没有其他捷径。你在台子底下对你的备稿越是熟悉,你在台子上就越是自信。

第二点,你要抓住所有人的目光,你就不可能保证你能一字不差,从头到尾地去背诵整篇稿子。一旦你开始背诵了,你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了。做演讲,这个词有可能给人高高在上,拒人于千里的感觉,其实高级的演讲就是在跟一群朋友以最亲切、自然的方式唠嗑,当然里面会有你自己的设计,但最重要的是你要传递的,让对方知道的内容。

所以,在台下多练习,在台上多变通。这是我给自己定下的两个要求。很欣慰的是,一次 6 分多钟的演讲顺利的走下来,里面确实有遗漏几句话,但是无伤大碍。不过还是有一个小小的遗憾,最后评选当晚最佳演讲者的时候,我落選了。

但也正因为如此,在活动结束的时候,至少有两个人专门跑过来给我说:当时他们都投票给了我,觉得我更适合拿这个奖,有可能是系统后台出故障了还是怎么样。我觉得有这样两个人在,还有我收获的几张小纸条(活动规则:观众可以给台上的演讲者写一些最想说的话在便签上),这足以让我感到满足和快乐了。

今天,Alex Hua 说的话挺让我触动的。他是在活动结束的最后,举手要到的这次发言机会。他说这一天其实他过的挺糟糕的,各种工作和生活上的不顺利,可是当他走到这里,心境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很受鼓舞。其实,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像头马这样的俱乐部,对每个人来说都挺必要的。你想想平日里有多少人在认真听你说话,我这里所说的不是你工作上的内容,而是关于你个人自己所观察,体验,提炼所形成的观点。哪怕是在这网路上,大部分的时间你所发的东西都只是面对着一个墙角。

那么好,现在有一个地方,给你上六七分钟的时间,大家愿意坐下来听你说,并给你鼓励和肯定。这不是一个挺好的事情吗?

另外,在这样的俱乐部里,你能遇见各种有趣的人。就比如说昨天晚上认识一个刚生完孩子的妈妈,她曾经在 IBM 里工作九年,后来碰到了一种叫做 Zumba 的舞蹈,从此不可自拔。就是那种:“就是它了!这辈子如果不做跟它有关的事情,一定会遗憾后悔死。” 于是,她做了一个决定。辞掉了 9 年的工作,踏上了一个全新的道路。学习 Zumba,进而尝试代课以及开自己的舞蹈班。

也许是我自己的经历和她有着相似的地方。所以当我知道她的故事后,很容易唤起共鸣。作为计算机领域的专家,她自己已经深刻地意识到了具有自我学习能力的机器拥有怎样无比强大的威力,甚至于一些写代码的事情也无须人类来动手了。所以她很审时度势地选择立刻洪水即将蔓延的区域,走上一片地势相对较高的地方。

毕竟,人在艺术创作和健身方面,机器还是暂时取代不了的。

下圖就是 Zumba:

Electric Run Amsterdam

加入讨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17年十二月
« 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