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哇滴咔

第一次出国游玩,目的地:曼谷和芭提雅。毕竟第一次,出于安全稳妥等因素的考虑,还是选择报了旅行团。这一路上,欢笑与惊喜有之,尴尬与窘迫有之,但总的来说,泰国是一个值得再去一次的地方。

曾经看到好多人对“自由行”和“旅行团”的取舍发表评论,说这两者都是各有利弊。但是在我看来,“跟团游”这个词跟“冰冷的太阳”;“没有棱角的山峰“属于同一阵营,因为这里面含有两个从本质上来说就相互抵触的因子。旅游本身就是迎接某种未知,去探索大家都不曾去过的角落,去开启一段全新、刺激、大开眼界的旅程。如果去国外,如果你不了解他们的历史,不亲自跟当地的居民聊上几句,不走走他们平日里逛过的菜市场,不吃吃他们平日里吃的饭菜,那真的和“旅行”并没有多大的联系了。

所以我一到国外之后,总是不放过任何一个跟当地人交流的机会。当然前提是泰国人必须懂英文才行。其间我还是闹了一些乌龙,比如我跟卖波罗蜜干的小贩,我俩苦于无法实现沟通而买卖做不成,最后这哥们一气之下把所有东西倒回篮子,双手一挥做出一个赶人的动作。

但即便这样我也觉得是值得的。有些时候我坐在高高的旅游大巴上,寂寞地望向窗户外,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车辆,看到自己绝对安全的置于一个“真空区”,特别像是你在一个野生的动物园里,只允许你坐在封闭的大巴车上观光,看着那些动物自在的饮水,奔跑,而你无法走近去感受它们热烘烘的气息。

你看,这说白了就是“风险”与“收获”之间的取舍。你当然可以将风险值降到最小,你可以确保自己犹如在家附近菜市场转悠一样安全,但是你获得的是千篇一律的东西,所有的产品切割成型。有时候我们马不停蹄的辗转各个景点,尤其是在到了一处后立刻摆好两排咧嘴照张集体照,然后迅速下来让下一波人照,事后小贩问我们要不要花钱买这张合影照片,这一切都像是一个巨大的生产流水线上设计好的关节。每个环节之间的衔接都是如此的默契自然。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国外跟团的自助餐环节。所有大陆游客一旦拿起盘子之后立刻秒变成战乱时背井离乡的难民,服务员小哥一脸冷漠无聊的表情,像倾倒垃圾一样的将一盆盆饭菜倒到槽里。就连导游在旁边的嘶声呐喊,都像是在驱赶一群群没有自我意识的动物。所以我很能理解国外针对中国游客的负面评论,比如香港人所形容的“蝗灾”,我能清楚的感知到,那一张张或笑容可掬,或冷漠鄙夷的表情的背后,藏着的是相同的六个字:“钱留下,赶紧滚。”

说了那么多不好的地方,其实美好的回忆还是有的。第一次跟羚羊两个人坐起了那种摩托艇降落伞,就是海面上摩托艇在前面疾驰,后面拖拽着一个巨大的降落伞,你挂在降落伞上,快艇速度放慢下来你逐渐被“放”到海面,整个人高速地划过水面,然后再次上升。曼谷的大皇宫真的是名副其实的金碧辉煌。我看到到虔诚的身着黑衣的泰国民众,黑压压一片,烈日当空,他们愿意等上八九个小时,换来对刚刚逝去的九世皇的最后一眼送别。

泰国是皇权加私人资本主义的世界,他们极其注重规则,马路上非常干净,极难看见垃圾杂物。他们喜欢开皮卡以及摩托车。虽然做事很慢,但是马路上的摩托车可以飞驰在汽车的左右两边。泰国人喜欢纹身,各种稀奇古怪的图案,总是透露着无尽的邪恶气息。他们对佛很虔诚,寺庙以金黄和纯白色为主,雕像上总是会见到夜叉的形象。

去芭提雅后,跟羚羊看了成人秀。真的是大开眼界。场面上的活色生香让羚羊看的是分外紧张,她紧紧抱着我的胳膊。中间她突然笑的不行,给我说让我看对面的那一排中国人,尤其是大叔和小伙,他们的眼睛都变的直勾勾的,又是紧张又充满了兴奋。特别有意思。

在最后离开曼谷的那一天,在满是吵闹嘈杂中国人的机场里,我跟一个戴着眼镜,将笔记本放在膝盖上安静打字的英国老人攀谈了起来。他说自己在曼谷住了 14 年的时间,这里的环境越来越糟糕。我说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某些既得利益团体……他连忙点头说是,说这里的腐败很严重,明面上各种规则其实都是想着给自己捞钱。而且空气质量也不行……我一听什么?空气质量?这我可忍不了了。我说我来自中国西安,什么时候邀请你到我那里走走转转,你才知道什么是糟糕的空气。他一听立刻服了,说你那里我可不去……

几天旅行下来,收获了很多很棒的回忆。最后总结一下:在提前做足功课和具备语言基础的前提下,尽量自由行;要逆时而动,黄金大假最好猫在家里;要多出去走走,要多跟人去交流,而不是将自己变成一张张的风景明信片……

加入讨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17年十二月
« 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RECEN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