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及其他

前几天噗哧脱口秀来西安站做巡演了,里面有几个一直出现在“脱口秀大会”和“吐槽大会”上的熟面孔,比如韦若琛,史炎。

一个月前我就在网上预订了这场演出,带羚羊第一次近距离看脱口秀的现场,非常满意,跟我期望中的效果基本吻合,美中不足的是,天儿,实在太冷了。

场地是定在了环城南路的光圈 Club,里面没暖气,黑漆漆的看不到其他人的面庞,只是乌压压的人群坐满了一个大厅,非常符合那种“地下”的感觉。怕羚羊冷着,在吧台跟工作人员交涉了好一会儿才要来了一杯开水,让她捧在手心取暖。

正式演出是由 6 个人来接力完成的,每个人的脱口秀表演时间大概也就 15 分钟左右。因为是处于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里,所以这里的表演就不存在什么消音,什么黄暴的段子都能讲出来,虽然有一些梗在没扔出来之前,就已经知道是什么内容,但是在这么多人的场子里第一次听他们的表演,还是感到无比的欢乐。大家哈哈大笑,很开心。

有一个不满意的地方:女主持人的主持风格上面我并不是很喜欢。好像是为了专门凸显“地下”这种酷酷的感觉。每句话里面都要夹杂着“他妈的”,或者“鸡巴”之类的脏词,我倒不是反感脏话,而是你稍微一听,你会觉得这些词嵌在句子里,用的很不是地方,就感觉是一个平时不怎么说脏话的人,专门要给你做出来一种很酷,很无所谓的感觉。有些东西是演不出来的。就像是我很早之前去夜店或者酒吧里面,在吧台跟前点上一根烟,我身边的哥们儿就去笑我,一看你拿烟的姿势,吐烟雾的表情,就知道你是在装的,你平时不抽烟。这个女主持人大可以不必非得飙脏话来显示什么叛逆啊之类的。对于”假“的东西,我是不喜欢的。

我已经喜欢脱口秀这种表演形式很长时间了,以前好像也有写过”脱口秀“和”相声“之间的区别。相比于后者来说,前者的形式更加自由,更加具有犀利的讽刺精神,它的娱乐目的是更加的纯粹。传统相声里面夹杂了曲艺等艺术表演形式,而穿着西装,两个人站在话筒跟圈的现代相声(以牛群冯巩为代表的),曲艺没了,讽刺的勇气和尝试也没了。只剩下两个人站在春晚的舞台上比着嗓门儿大。

我知道脱口秀这种形式只能在地下展开,即便是地下,也有可能冒犯到一些人。因为脱口秀演员本身就是为了挑战某些禁忌、某些政治正确而存在。

说到挑战,想起来最近看的两部电影,都备受我的喜爱。一部是阿米尔汉的《神秘巨星》,一部是 Gary Oldman 主演的《至暗时刻》。这两i电影放在一起说的主要原因就是:他们都体现了某一种宁死不屈的精神。

你不觉得这个时代里面太缺乏这样的精神了吗?每一个人都在追求一种顺流而下的状态,学习着到处跟人和解,跟自己和解,学会让步、妥协,得过且过,美其名曰佛系,一种让自己的每一根筋骨都逐渐酥麻,每一块肌肉都逐渐松弛下来的状态。

之所以这样的电影出现,也许正是因为这种挑战权威、反抗强权,无论是一个家庭,还是一个国家的命运就此扭转过来的剧本,在如今已经越来越少看到了。

这些电影本身的存在,其实就是缝制每一个不同时代的针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