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风扇吹着,自己光着脊背,电脑放在腿上写日志,崽崽趴在身边酣睡,羚羊坐在不远处的地上,给叮当剪毛。很安静,除了风扇旋转所发出轻微的机械声和风声之外,一切似乎都静止下来了。

这就是盛夏。

喜欢夏天的原因不仅仅在于晴朗的天气,明媚的阳光,盛开的植物,更因为夜晚再也不会因为寒冷而变得充满死寂气息,而会因为炎热的短暂告别而带来街头上的喧闹,夜的深处似乎随时能绽放出狂欢的花朵。

离羚羊的预产期还有十几天的时间,关于新成员的名字,我和羚羊想了好多,对未来充满了惶惑与期待,傻头傻脑的崽崽和胆小如鼠的叮当(两条泰迪)因此升级成了“叔字辈”,每每想到这点,都觉得很有爱。

最近发生了好多的事,以至于这个自留地已经荒废了好长时间。后台里面存了好几篇写了一半,甚至只是开头写了几个字的文章,凭着一时兴起的劲头做一个回顾,但写了几句之后就觉得用文字写出来的,往往只是妄图在空气中捕获几粒悬浮的尘埃,既不完整立体,也不真诚自然。那些哭泣的镜头,无可挽回的心情,就自己留下来,自己知道好了。

昨晚上做梦,梦见了自己又回到了奥威。跟老板促膝长谈,坦诚之至。又走到了  7 楼北侧的那个卫生间,又看到了一排排后台正在运行着炒股软件的破旧电脑。想了想毕业后的五年,那里真的是我一个人踟蹰前行的晦暗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