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段时间我面试几家公司,最后直接对话的都是这家公司的一把手或者二把手。其中有一家公司的 Boss 说的话让我极为的印象深刻。他说:「西安这地界儿其实挺小,来来回回大的公司企业无非就是那么几个,而且在外人看来,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公司。」听到这里我就笑了一下,这个笑容表达的是赞同。所谓「奇怪」,就是你看不出这家公司的路数,或者说的盈利模式。这家公司对外的宣传,你只看到洋洋洒洒的价值观,却半点摸不到这家公司的核心产品和服务是什么,又或者它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从常理来说是很小的,完全不足以支撑起如此体量的一个企业。

其实,所谓的「奇怪」,看不懂的背后,它的核心竞争力都落在了政商关系上。你觉得这家公司的企业文化很糟糕,老板任人唯亲,公司管理一团散沙,底下的人一个个中饱私囊,会干活的累死,有关系的闲死,你也许之前读了很多的经济管理的书,然后你言之凿凿:这公司迟早是个死。但是,在中国这地方所发生的事,专门治的就是读书人的「不服」,打的就是读书人的脸。这样一家无论从哪个角度都看上去混乱的不行的公司,绝对倒不掉。你所能看到的是:老板每年都在换身边的车子和女人,抽着雪茄洋洋自得,底下的人唯唯诺诺,亦步亦趋。忍的下来的,就跟着喝汤,忍不住的,那就走人。

嗨,这年头光景,你跟我提市场竞争,优胜劣汰?

这段时间我挤公交车挤了个美,公交车上那种拥挤的程度,就是把人的身体挤压在玻璃门上形成片状的那种拥挤。地铁一到站后,一批人从地铁上出来就是一路狂奔向扶手电梯,大家这哪里有半点生活的影子,完全都是为了生存。

我所在办公区域,算是西安最为核心的一块儿高端 CBD,男人们的标配都是白色的衬衫,双肩黑色皮包,行色匆匆,女人们拎着各种手包,踩着高跟,经过你身旁就是各种的香气。办公大楼跟商业体相连,精品店和咖啡店,会给人一种生活在西方现代国家的错觉。这种错觉多么的难得,电梯门上叮的一声亮起灯来,宽敞锃亮的电梯几乎能折射出你无数个侧影,也就在那一刻,之前早晨在上班人流高峰时被挤压,被裹挟的那种狼狈以及懊恼,才会有了或多或少的舒缓。

总而言之,在个人与公司的这场博弈之中,我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么,换来的是什么,而我在将来所图谋的,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