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下

刘谦回归春晚,拿出了一个想什么就能倒出什么的魔力酒壶。他在镜头跟前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我没有请托,反复请人检查酒壶是否藏有装置。事后,有人发出视频,原来在镜头下还蹲着一个人,当着所有宾客的面,从摄像机下面递上了又一个一模一样的酒壶。

刘谦一方面保持着在镜头里的信誓旦旦,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一边用手接过了这个酒壶,将其呈现在镜头当中。

这么简单粗暴的骗局,已然不是魔术的范畴。这里并不是想跟那些为刘谦辩护的人起什么争论,我只是想说的是:电视机屏幕上所放着的东西,有真的吗?

这当然就不包括魔术了。既然以如此安全,成本低廉的方式获得满堂喝彩,获得节节攀升的收视率,请问我们有什么必要去追求不可控呢?观众能分辨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么?

所以,当两个所谓的心理大师一脸严肃的在台子上「斗法」的时候,请你不要认真,他们台子底下有可能对过了无数的台词;事实上,光是听一下介绍,你难道不觉得这里面有巨大的荒谬成分在吗?两个心理大师互相猜对方吃的什么馅儿的饺子?我能把这用在脱口秀的段子里吗?

同理还有各种剪辑的恰到好处的真人秀,吉尼斯世界纪录打破,什么两个家庭生活互换。这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真实的成分可言,幕后的导演,剪辑,不会浪费里面的每一分每一秒,什么时候铺垫,什么时候紧张,什么时候高潮,什么时候在高潮来临时塞入广告,这些早已经成为了极为成熟的流水线作业,拿捏的恰到好处,丝丝入扣。

这些事其实已经太过明显了,明显到了完全不至于花一篇文章来强调。但是之所以写出来,也是在警醒自己,大众娱乐至死的年代,多少人的时间和精力都被付之一炬。你没看见有多少人反复咂摸慨叹一部《流浪地球》的伟大,并且上网跟踪人肉每一个给这部电影打 1 分的 ID?

被愚弄的,被摆布的,被控制的,人们在一个又一个疯狂的大笑中睡去,从一个又一个疯狂的嘲弄中醒来,到最后又有谁能分辨哪个人是真的人呢?

继续疯吧。没有嘲弄揶揄诸位的意思,我只是一个在丧尸横行的世界里披着兜帽,默默赶着夜路的过客。火把将你们狂乱的身影投射在地面,影子变形出各种兽的形状,我低头不语,行色匆匆,于墙角下的阴影中溜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