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到一片海滩,夜风吹拂,带来海浪的声音,黑暗的尽头是一道白色的细线。另一个方向,更远的地方,天空上悬浮着一些灯火,依稀一些人影,像是热闹躲在远处,更显得周遭的冷清与孤寂。

沙子细腻,每踩下去一脚都深陷下去,沙子填满在每一个脚趾之间。挽起的裤腿下面,腿毛飘飘。

不远处,他发现了一个半截埋在沙滩里,不知道废弃多久闲置不用的巨大轮胎,他坐在上面,凝望远处那一片与浓浓夜色融为一体的海面,似乎想到了喜剧之王里的那两句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