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英语流利说进入到了 Level7 的阶段,难度直线提升。用的材料全部取自于 TED 中高语速的演讲,而且这些演讲都是我五六年前曾经看过,并留有极为深刻印象的。

就比如说第一篇,讲的是拖延症。当时看了之后大获启发,但是很快被生活的惯性以及惰性给扔到记忆的角落里了。演讲者 Urban 说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拖延症,真正解决这个病症的手段是给每一个想要完成的目标设置一个 Deadline ,只有 Deadline 才能让你开始恐慌,使得那个只关注眼下享乐的猴子吓的跑回树上,让具有理性决策能力的人来掌控心智。而为了说明 Deadline 的必要性,他在大大的屏幕上面投放出来了一个密密麻麻的表格,每一个格子都是以「周」为单位的时间,这样一张表格,其实就囊括了一个人才出生到 90 岁死亡的整个时间。而我们其实都已经走完了非常多的格子,所以这就告诉你们在座的每一个人,所谓拖延,拖的到底是什么。

第二篇,说的是如何做一个激励人心的领导者,成就一个激励人心的领军型品牌。他给出了一个圆环,最大的圆圈是 What(是什么),中间的圆圈是 How(怎么做),最里面的圆圈是 Why(为什么),他说大部分人的思考的组成从外向内的,首先是我们是什么,然后怎么做,直到最核心的 Why 的时候,就已经找不到答案。而真正具有竞争力的人和品牌,都是从内向外的思考,首先想清楚我们做事的初衷和动机,然后再想方式以及落地之后成型的结果。

其实,这个命题是需要 critical thinking 的,不能全盘接收。你要知道,市场上的领导者只有很少的那些,而大部分人都甘愿做跟随者,是因为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这个策略吗?我觉得不是的,大家都不傻,做跟随者固然吃不到市场上最大的蛋糕,固然站不到聚光灯下,但他的安全边际是非常高的。试错的事,让别人去做。

想清楚了的 Why 的人,其实都发令枪响之后的领跑者,这里要知道,不是每一个想清楚 Why 的人都能成功。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原因,是否与当时当下的市场趋势相符合,是否与大环境相兼容,这都是变数出现的地方。即便以上都获得了肯定的答案呢,剩下的时间是你的「why」和别人的「why」拼刺刀的阶段,一将功成万骨枯,在很多讲座鼓励所有人做领导者,拓荒者,领军者的时候,我们应该看到的是「比例」,是「概率」。

但不管怎样,能以「why」为思考出发点的,以「what」作为思考落脚点的,这样的路径如果放到个人生活上面,是不会错的。其实,人的一生,无非是在三种题。

有的人,是在做论述题,平铺直叙,将看到的,听到的,经历到的记录下来。四平八稳,总的来说论述题最次也能拿个 60 分。

有的人,是在做判断题,他们家境优越,从一开始就有非常好的资源,导师在自己的旁边,任何选项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别人总是会给他们指明一条方向,他们要做的仅仅是判断这条路对错就好了,就像是十字路口的交通信号灯,判断权在自己的手上,他们往往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握有决策权。

还有的人,是在做证明题。即:某一个论点,急需要得到证明。但是之前没人证明过,你没有可以参考的范本,别人也无法及时给你正确的反馈。这个时候只能依靠你自己的直觉,经验,还有知识储备,当然还有运气,一步步往前走。试错是在所难免,而且要记得及时止损,及时调整方向。

而我以为,人生最有趣,也是最有魅力的部分,恰恰是去做一道证明题。